月黄昏

恶魔 番外22 一场禁忌恋

第二十二章番外篇一场禁忌恋

顾倾城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自己漂浮在空中,像是成了一缕魂魄。

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害怕,想到自己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都没有做,自己不能就这么死掉,于是乎,她拼尽了全力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仿佛自己确实是在空中漂浮着一样。

她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看着并没有实物的黑暗前方,感觉内心很害怕。她知道,在一个很黑暗很黑暗的地方,人容易丧失自己的五感,她想动动触摸自己,可是却发现动不了。

她静静地听着却发现连自己的心跳都听不到。

她害怕的简直要哭出来,突然,她觉得有一个温暖的手掌在触摸自己,从脸蛋缓缓滑向颈间,像是在触摸一件精细的瓷器。随后继续向下。顾倾城觉得自己的脸蛋快要烧起来了,这样的触感,让人忍不住脸红。

在即将触摸到胸口的时候,顾倾城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为什么感觉自己没有穿衣服?为什么?自己怎么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她记得之前的自己明明是在宋皓凌的继承大会上,接了白雨昔的一个电话后自己觉得头很痛,于是......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吗?

“住手!”顾倾城尽管想动不能动,可是终于喊出了口,感觉像是跑了一场步,顾倾城累的气喘吁吁,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那双手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在顿了一会儿后,那双手略过了她的胸,而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臂,像是安抚。

顾倾城突然觉得这样的感觉有些异样的熟悉,对,从那双手抚上自己开始,那恐惧感似乎慢慢消失了。

“你...是谁?”顾倾城忍不住问出口,此时那手掌已经到了她的腰间,顾倾城简直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真的什么都没穿么,尽管在这个黑暗无比的空间里,她相信那个人也看不到,可是这种感觉,好害羞......好害怕......

这种害怕是对未知的害怕,而且,黑暗这种东西总是让人压抑。

顾倾城忍不住哭出了声。

“乖,别哭。”一个好听的温柔男声响在了耳边。顾倾城听着近在耳边却显得有些飘渺却好听得异常的男声,哭得更凶了。那手便停了。

“不要,放过我......”顾倾城此时心里无限委屈,她不想被陌生的男子触碰,泪眼中她想到了顾溪,她记得顾溪对她说过,他会一直在,永远都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哥哥,救我。哥哥。”顾倾城朝着空气喊着,却察觉耳边那个男子狠狠地抽了一口凉气,突地把脸埋到了她的颈窝处,突如其来的温暖让顾倾城一个激灵。“怎么办,阿城,我快忍不住了。”

“哥哥?”顾倾城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很大,但是装潢十分奢华。

她突地坐起来检查自己,发现虽然自己穿得很薄,是自己夏日里穿的丝质睡衣,可是还好,并不是一丝不挂。

听到一声轻笑她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人,这才发觉顾溪正单手撑着头坐在旁边,似乎很好笑的神情。

“哥哥,这是在哪里?”顾倾城确信她从没有来过这里,那么顾溪怎么也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哦,我的私人宅子里。”顾溪微笑着,抬手拨了拨顾倾城额前有些打湿的碎发。

顾倾城抚了抚心口,发现才刚怦怦跳的心脏此刻平静了一些,她的大眼睛看着顾溪,毫无城府的对顾溪道:“呼,幸好是个梦。”

顾溪靠近了她一些些,嘴角也挑高了一点,弯着眼睛:“关于我的么?”

顾倾城吓得抽了一口气,与此同时,顾溪迅速的靠近顾倾城,在她的脸颊上蜻蜓点水一般吻过,顾倾城一时呆在那里。

“阿城,怎么办,我忍不住了。”顾溪的声音就这么低低的响在耳边 。

“可是,你是哥哥。”顾倾城全身僵硬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心脏又不受控制的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笨蛋阿城,我还没说,你就打算拒绝我?”顾溪端起旁边的一杯牛奶递给她:“快喝掉。”

“你不能那样的。”顾倾城不敢接牛奶,摇着头想拒绝。

顾溪疑惑的看着她:“你在想什么?快喝掉牛奶才有力气,你前天不是在宋家典礼上昏倒了吗?”

顾倾城被这消息又震了一震,自己晕倒?怎么自己不记得了。

顾溪又坏坏的凑近:“怎么,想我喂你?”

顾倾城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惊吓的看着怎么看起来都和以前不一样的顾溪,眼睛睁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大。

“快喝吧。”顾溪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仿佛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认真的看着顾倾城,仿佛在看过去,顾倾城接过杯子,听到他在身边轻轻地,认真的:“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我藏了许多年的秘密,可是我最近,渐渐地......再也忍不住,想要告诉你,全部......”

顾倾城偏头看着顾溪除开接生意时少以露出的认真神情,突然发现她想的那个忍不住,和顾溪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好像,自己想的有些...色色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的脸有些红红的。偷眼瞄了顾溪一眼,发现他也看着自己,赶忙移开了眼神。

然后她听到了一个关于自己身世的故事。那个故事不长,可是当顾溪讲起来时,透过他低沉的嗓音,她仿佛看到,在那个被地震震塌的地方,她从废墟中爬出来,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她迷茫的看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很低沉的呻吟声从下面传来。

过去熟悉的地方此刻就像是地狱,她连哭都哭不出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想起来,前一天她在外面玩耍的时候,她的眼前本来完好的建筑突然轰塌,她被吓坏了,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有人告诉镇上的人,她是一个灾难。

她代表着灾难。

她无助的站在废墟中,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去找谁,就在她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到了她的眼前:“小姑娘,跟我走吧。”

鬼使神差的,她毫不犹豫的握住了那只好看的手。然后她抬头,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留着板寸的顾溪弯下身子站在他面前。

那一刻,她觉得,她的世界亮了。

对,那就是她最初生的记忆,不知如何被埋在了深处,而在这一刻,它们破壳而出,朝向了温暖的阳光。

她真的,何其幸运。

“想起来了吗?我的小阿城。”顾溪看着顾倾城的样子。

“所以,你为什么没有老?”顾倾城冷不丁问出这句话。

顾溪揉揉她的脑袋:“我是夜神,神是不会老的。而且,我说过,我要陪你长大,我在等你长大。而现在,我不想等了。”

“我决定从这一刻开始,追求你。”

顾倾城眨巴眨巴眼睛:“可是大伯他们......”

顾溪露出一口小白牙:“他们不过是我的仆从而已,我可是神呀......”

顾倾城掩嘴笑了,顾家大哥还是从前那个二货样子,除了...除了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个他,像个真正的神。

顾溪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顾家小妹儿根本没有拒绝他的追求,也就是说,他守得云开的日子指日可待么?

想到这里,顾溪的嘴角翘上了天。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