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横斜月黄昏

【匪风】《林无静树》

66666

尼斯湖.燕其:

匪我思存×大风刮过


我爱这对cp!我爱两位太太!


  云觳料子轻薄香软,挨着皮肉触感并不真切,朦胧清凉的似是裹了满身山川云雾,草木气郁郁青青,浓得扑人。
  
  匪我思存懒靠在大风刮过的膝盖上,打了个酒嗝。
  
  “你这什么怪味道。”眉头拧成“川”字,大风刮过本来捋她头发的手猛的一紧,扯的匪我思存倒抽一口凉气。
  
  “唐萋萋祖传佳酿,白白的白酒啊——”她猫似的眯眼,伸手捉住大风刮过细白手腕。
  
  “你昨天不是刚喝过她家稠稠的稀粥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那个黑心饭馆?”她扯了一缕匪我思存乌油油的好头发,环了她颈子一...

恶魔 25 有妖怪噢

第二十五章有妖怪哦

白雨昔和木子宸赶回家的时候,只看到冷秋希娅坐在车上整装待发的样子,而司机位坐的是白然,不过么,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苍冥却不在,说是公司有事情缠住了,车后座坐着的除了希娅,还有那两个此时看起来表情木然的那个经纪人和助手。

“哥,你怎么回来了?”白雨昔好奇,她哥什么时候有闲心跟他们凑合了。

“额...我来取点东西。”他挠挠脑袋,朝白雨昔眨了下眼睛:“看你们挺忙,他们说你们大概不会回来,就准备送他们去那红叶村咯。”

白雨昔此刻心思还在刚才木子宸给她的奇怪感觉,以及宋皓凌离去的那个伤感的背影上。交杂在一起,她并不好受。所以没来得及思考白然为何有点反常。

“哦,那等等我,...

恶魔 24 意外

第二十四章意外

“那串钥匙...”白雨昔想着木子宸的那个动作:“那个角落的地方就是监视器么?”

“真聪明。宋祁以为宋皓凌一朝失势就翻不了身了,所以偷了宋皓凌的东西。现在估计在消除监控记录吧。”

那个黑衣人开着车子,时不时的瞟一眼白雨昔,最后终于忍不住:“白小姐,小少爷他年少气盛,到了那边请不要告知族长们这件事,我会劝小少爷把东西还回去的。”

白雨昔看着说完话闭上眼睛似乎在休息的木子宸,微微点了点头。

下了车,那黑衣人带着木子宸和白雨昔缓缓往里走。这里看起来就是个类似于私人花园的地方,一路上都是盛开着的百合和马蹄莲。有一条并不算宽阔的石板路延伸向不远处一个精致的类似玻璃的建筑。

到了...

恶魔 23 交手

第二十三章交手

审问这种事情都让冷秋和希娅一力承担了,木子宸一直在白雨昔身后紧紧的粘着她,粘得白雨昔都有些发毛,最后她转过身,扔了一袋糖果给他,笑着问他:“狗狗要糖果么?”

木子宸接过糖哭笑不得:“也只有你敢这么使唤我。”

白雨昔剥了颗糖扔进嘴里:“是么?不过胆子是你借给我的。”

木子宸也跟着剥了一颗,然后吃进嘴里,微微的笑了。

白雨昔电话突然响了,是顾倾城的:“雨昔雨昔,我不在的这么一小会儿,怎么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

“什么事啊?”白雨昔不理解了,不过从顾倾城那咋咋呼呼的劲来看,她已经完全没事了。

“快看新闻啊,新闻,今天的!宋家没有通知你?”

“宋家什么事啊?”白雨昔莫...

恶魔 番外22 一场禁忌恋

第二十二章番外篇一场禁忌恋

顾倾城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自己漂浮在空中,像是成了一缕魂魄。

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害怕,想到自己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都没有做,自己不能就这么死掉,于是乎,她拼尽了全力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仿佛自己确实是在空中漂浮着一样。

她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看着并没有实物的黑暗前方,感觉内心很害怕。她知道,在一个很黑暗很黑暗的地方,人容易丧失自己的五感,她想动动触摸自己,可是却发现动不了。

她静静地听着却发现连自己的心跳都听不到。

她害怕的简直要哭出来,突然,她觉得有一个温暖的手掌在触摸自己,从脸蛋缓缓滑向颈间,像是在触摸一件精细的瓷器。...

恶魔 21 魔鬼的微笑

第二十一章魔鬼的微笑

原来苍冥今天接到了新的活动,要见一个其他公司的广告商的。那个经纪人长相很普通,只不过苍冥看到他就觉得毛骨悚然,背脊发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那个经纪人自看到苍冥第一眼起,就一直对着他阴测测的笑,笑得他一介狼王都快撑不住了。

“胆子好小哦你。”希娅抓紧机会奚落他。

冷秋呆呆的,似乎在想事情。而木子宸则是想到了什么,道:“就这样?”

“不是的。”苍冥解释:“那个广告商还有个助理,她也是一直笑着看我...让我觉得好难适应......”

“该不会......”白雨昔才刚睡醒,脑子还不是太灵光,不过一些念头一闪而过,突然和希娅异口同声:“他们都喜欢你吧。”

“恩,”希娅扬...

恶魔 20 以对手的身份

第二十章以对手的身份

当然最后没等木子宸说出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白雨昔已经拒绝了,木子宸耸耸肩,淡定看她沉着脸拉开了车门,然后径直上了楼顶。

之后的几天,白雨昔都没有出现,连吃喝都是仆人送上楼顶。希娅好奇过,白雨昔所待的地方是楼顶,是一个像小阁楼的地方,不过里面是什么,他们不知道。

在希娅第一百零一次探到门口之后,苏管家终于站在她身后慈祥的告诉了她。“希娅小姐,这是雨昔的画室。”

希娅顿时星星眼:“就是小白白房间里的那样的画吗?”

苏管家笑着摇摇头:“小姐的画都在画廊里,那幅画是夫人画的。不过,小姐的画很有名。”

希娅又多了一些好奇,在她的心中,白雨昔的地位节节攀升,长得漂亮又有自己...

恶魔 19 真正含义

十九章恶魔球的真正含义


    “找东西?”木子宸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莫名的笑了。随后他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好累,解决了回去好好睡个觉吧。”

      白雨昔狐疑的看着木子宸,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想提起。

     “话是这么说,不过外面那堆东西......”白然指了指那些尸体们。

苍冥意味不明的朝着白雨昔挑了下嘴角,看起来苍冥想到了上次,会场里面那些被白雨昔无意中清除的尸体以及味道,如...

恶魔 18 死神

十八章死神

远处阴森森的森林里,有什么在躁动着。苍冥本来站在地下,仰天动动鼻子后,皱起了眉头,随后,又三两下上了树,手搭着凉棚望向下面。

木子宸微低着头,嘴角有些嘲讽的挑着。

白然和顾溪看了这边的依旧不见缓和的情形,两人对视了一眼。冷秋刚才只见到了白然和顾溪的侧面,就觉得,哎呀,今天这几个人都好帅呀,自己都几百年没见过这么多帅哥聚在一起了。

白然觉得大概是还没完,才刚的青獠尸体还堆在地上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总之是让人不太舒服。就准备上前按刚才的阵势帮忙,顾溪轻轻地碰碰白然,示意让他看。

远处背光的森林里缓缓走出一些摇摇晃晃的,似乎是人类?白然皱眉,这恶心的味道,虽然站在白雨...

恶魔 17 异变

十七章异变


第二天,白雨昔三人在吃了早饭后,便出发了。开动车子前,木子宸响亮的打了一个口哨。

白雨昔正在疑惑,耳边响起了一个无奈的声音:“说了召唤我要用符咒啊。”白雨昔这才看到,苍冥打着呵欠蹲在车顶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不过也就是抱怨了一句,他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上车了。白雨昔坐的副座,透过后视镜,看到冷秋和苍冥两人安静的坐在后面,不时的斗两句嘴,蓦地觉得,两人对木子宸似乎很是服气。

“到时候路会不好走,你带上冷秋。”木子宸淡淡的吩咐。苍冥像模像样的应了一声。

冷秋本来就是抱着几本书上车的,此刻正在埋头看,不过在白雨昔看来,她不过是在刷刷刷的翻罢了。

“万寿山那...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疏影横斜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