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24 意外

第二十四章意外

“那串钥匙...”白雨昔想着木子宸的那个动作:“那个角落的地方就是监视器么?”

“真聪明。宋祁以为宋皓凌一朝失势就翻不了身了,所以偷了宋皓凌的东西。现在估计在消除监控记录吧。”

那个黑衣人开着车子,时不时的瞟一眼白雨昔,最后终于忍不住:“白小姐,小少爷他年少气盛,到了那边请不要告知族长们这件事,我会劝小少爷把东西还回去的。”

白雨昔看着说完话闭上眼睛似乎在休息的木子宸,微微点了点头。

下了车,那黑衣人带着木子宸和白雨昔缓缓往里走。这里看起来就是个类似于私人花园的地方,一路上都是盛开着的百合和马蹄莲。有一条并不算宽阔的石板路延伸向不远处一个精致的类似玻璃的建筑。

到了一个巨大的石柱前,那个黑衣人停住了。“木先生,我只能送到这里了。”木子宸朝远处眯了眯眼睛,点点头,那人离开了。

白雨昔看着仰仰头看了一眼太阳后就自顾自往前走的木子宸,还是忍不住拉了他一把:“你觉得宋家的人就这么轻易地就送我们来他们祠堂了?会不会有诈?”

木子宸转头,摸了摸白雨昔的头:“别紧张。他们这地方修的和我当年去过的一模一样,还是那么丑。”

“恶魔不是和神是对立的么?也可以进他们的地方吗?”

木子宸低着头,微微笑了,却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朝前走去。

白雨昔忽地觉得,这一刻的木子宸是悲伤的,甚至隐隐的还有些愤怒。

走到那栋玻璃房子前,木子宸突然停住了,他转过头看着白雨昔,眼神有些淡漠,带着不同以往的严肃神情:“谢谢,我会保护好你的。”

白雨昔一愣,脚已经随着他一步步走上了台阶。

这栋建筑很漂亮,尤其是在周围鲜花的衬托以及明媚阳光的照射下,白雨昔忍不住想:“这果然像是神住的地方啊。”

往里走时,白雨昔发现,这地方仿佛没有人看管,门自动开合着,一开始的她以为这是一栋极具现代化的建筑,可是到了里面她才发现,不知道是什么风格抑或是什么时候的东西,他们都充满了古典的与优雅的和谐美,美丽的喷水池,随着像汉白玉一般往里走的窄小的路的两旁,是碧绿的池水,水里是她从未见过的鱼儿们在嬉戏。

再往里走,建筑的恢弘几乎震得她合不拢嘴,她这才明白,外面的玻璃建筑不过像是一个罩子,把里面真正的建筑罩了起来,似乎是在保护它免受侵蚀。

走过前厅,绕过一个回廊,里面雕栏玉砌,鸟语花香。尽管被罩子笼罩着,可是依旧看得出这里并没有受什么影响。

白雨昔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要来干什么的,忍不住都要沉浸在风景中了。可是走过这个像小花园的地方,景色蓦地变了,鸟语花香不再,四周被巨大的岩石所包裹,木子宸带着她缓缓往一个往下的台阶走去。

“这是哪里?”白雨昔看着木子宸轻车熟路的走过这地方,显然并不是他说的来过这地方这么简单,是相当的熟悉啊。

“囚牢。”木子宸扭头看了白雨昔一眼,忽地拉住了她的手。“你畏高么?”

白雨昔摇摇头,两人已经走到了底。白雨昔看着像是地下城的地方,眼前泛起橘黄色的像是火光的更深的谷底,从那地方时不时传来恐怖的嘶叫声,忍不住皱起了眉。“你是说皓凌被关在了这里?”

木子宸也不出声,转身朝着岩壁边一个不起眼的梯子继续往下走,一边朝着白雨昔做了个小声的动作。

白雨昔虽然不明白,也点了点头,低声问他:“你怎么知道怎么走?”

木子宸没有回答问题,反而问她:“这栋建筑给你的感觉是什么?还是神居住的地方么?”

白雨昔认真想了想:“像是一个天使和恶魔相融合的地方。”

木子宸勾了勾嘴角:“总结得真到位。”

白雨昔正准备继续问,突地看到眼前不远处就是宋老爷子坐着,立马噤声,和木子宸一起躲到岩壁后,偷偷看。

这似乎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岩洞的四周坐着许多人,穿戴和白雨昔这样的现世界装束不同,他们的装束很滑稽,不过看起来很是庄重。而宋老爷子就坐在最显眼的地方,看起来那地方就是族长的位置。

而中央有一个独立的石柱子的中心,有一个人双手被铁链拉着站在那里,四周像是岩浆一般在翻滚着,不过却感觉不到热气。白雨昔这才明白,才刚在上面看到的橘红色的光就是这里发出来的,看来他们进了腹地了。虽然隔得有些远,白雨昔还是认出来了,被绑在中央的就是宋皓凌。

而在那橘红色的光中时隐时现着一个看起来巨大无比的身影,等到它探出头来白雨昔才看清,这是一个三头的巨型怪物,像是传说中的龙。

那些围坐在一起的人似乎在进行讨论,而宋皓凌一直低着头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像是睡着了。

“这什么东西啊?”白雨昔戳戳木子宸,自从和这个自称是恶魔的人在一起后,还真是开大了眼界了,啧。

“恶龙。”木子宸紧紧地盯着前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着白雨昔的问题。

“饿龙?这么说的话它会把皓凌当成食物吗?”白雨昔一脸的担忧。

木子宸扭脸看她:“你真幽默。”

眼看着他们商量结束,宋老爷子开始质问宋皓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距离的原因,白雨昔根本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木子宸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白雨昔见木子宸听得专注,有些着急:“他们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到?按照回音谷原理来说,我应该听得很清楚才对啊。”

木子宸依旧头也不回:“这是当然,他们用的神语,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偷听。”

白雨昔气呼呼的瞪他,直到木子宸后知后觉转过头来看她时,白雨昔才压低了声音问他:“木子宸,你瞒了我多少东西?我不傻,也没那么好骗。”

“这个以后再解释。”只听下面似乎是惊喝了一声,连白雨昔都听到了,正在疑惑。却看到宋皓凌两手挣断了那两根看起来和他手腕差不多粗的铁链,那铁链此刻正被他举在手里。

木子宸正准备冲出去,却被白雨昔拉住了:“你真打算一直利用我下去么?”

木子宸本来都拨动了手上的武器,还是停住了,看着白雨昔一脸受伤的表情,解释:“我没有利用过你。”

白雨昔揪着他的衣角,看起来准备继续问,却听呼地一声有东西从耳边呼啸而过,木子宸一把扑开了她,两人的身后多了一条巨大的铁链。

木子宸连忙爬起来往下看,只见本来围座的人们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人正四散跑开,可是因为很多人的年纪都不小了,所以跑得很慢。唯有宋老爷子还站在那里,生气的拄着拐杖,对宋皓凌道:“你为了那个小白天使就罔顾宗族的信义吗?宋皓凌,你是不是反了?”

“你们不就是想用我这具身体为你们办事么?哈哈哈,真可惜,你们控制不及时,一切我都知道了!你们别想再操控我!”宋皓凌笑得有些狰狞,身上的黑西服也破了。

“皓凌,你不要胡来!”宋老爷子还在制止他。

“想让那个狗屁神占据我这身体?对不起,我做不到。”说罢,他把剩下的一条链子也挥了过来,宋老爷子被压在了下面,很快就没气了。

白雨昔爬起来,继续扯扯木子宸的袖子,指指自己的耳朵:“我怎么又能听到了?”

木子宸看着这个在状况外的姑娘,真想忍不住翻白眼,下面这人都为了她灭了宗族了,她却浑然不知。不过么......看起来似乎不用自己出手了。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逃到了往上走的小路,宋皓凌忽地抬脚踩到了那三头怪其中一个头上,随后紫光划过,那些人无一幸免。白雨昔终于是看明白了,忍不住抽了一口气。木子宸盯着那三头怪出神,显然是想起了什么。

“怎么样,木子宸,还满意么?”宋皓凌朝着木子宸的方向说着。

木子宸也站了起来,不过眼神依旧盯着那三头怪。那三头怪把宋皓凌送到了地面上,随后转身潜进了红色的水里,只露出三个脑袋看着他俩。

“是不是很意外?我也能操纵只听你话的恶兽?”宋皓凌得意洋洋的看着木子宸,有些狼狈的脸上有着不符合的光彩,不过在看到白雨昔也从后面走出来后,他的笑容凝固了,有些不愿意让她看到的转过了身。

“小雨,你怎么也在这里?不...别看我...”

“皓凌,你还好吗?他们...”看着周围死的死伤的伤的人,白雨昔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她今天只是有些担心,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所以迫切的想来看看他,毕竟,他是她的未婚夫,尽管现在已经不是了。

“小雨,快离开这里,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不想......”

白雨昔看看那个只露着脑袋近看还有些可爱的怪物,又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宋皓凌。她从未看到过如此脆弱的他。她想走近却被宋皓凌的手一挥,一股力量传来,白雨昔被带飞了好远,木子宸扑过去接住了她才免受了伤害。

“皓凌,你......”白雨昔看着现在像刺猬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宋皓凌掀飞了她却一脸惊恐的转过身,想要冲过去救她,却迟疑了,他害怕自己会继续伤害她,于是只好停下了,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小雨,我不想伤害你的。”

说完,他以极快的动作,在墙上不断弹跳,随后往顶上蹦去,随着他的动作,那三头怪也站了起来,往天上飞去,不过没飞多远就似乎被拉住了。只见他巨大的双脚也被铁链锁着。

木子宸看着它,眼里的情绪说不出的复杂,最后,他缓缓地拉出了翎,跃上那个石柱轻轻一斩,仰头朝着它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尽管声音不大,但白雨昔听得很清。“去追随你的新主人吧,你自由了。”

随后他看着那三头怪往上飞,载着一直往上冲的宋皓凌,撞开了封闭着的岩石,飞走了。

随后,木子宸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脚下的本是橘红色的像岩浆的东西在天光透下来后缓缓的变成了湛蓝,而那些宋氏宗族的人们随着光线的进入,也缓缓的不见了,就像是一种净化一般。

白雨昔仰头看着玄翎自动变成了手环的模样回到了木子宸手上,但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脚下。

白雨昔走到那石柱的前面看着木子宸:“木子宸,发什么呆呀,我们回家。”

木子宸似乎回过神的抬头,看着白雨昔。白雨昔看到在底下湖水印衬下的木子宸此刻的眼睛似乎也是水蓝色的,看起来尤其的纯净,像是天真未谙世事孩童所拥有的颜色。

那么突然地,白雨昔觉得自己的心奇怪的动了一下,像有一个人伸出手握了自己的心一把。介乎于痛苦之中,又让自己本来生气的看到那一瞬蓦地就心软了。

那时,她以为那种感觉叫心疼,后来很久之后她才明白,介乎心痛与心软之间的,叫心动。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