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23 交手

第二十三章交手

审问这种事情都让冷秋和希娅一力承担了,木子宸一直在白雨昔身后紧紧的粘着她,粘得白雨昔都有些发毛,最后她转过身,扔了一袋糖果给他,笑着问他:“狗狗要糖果么?”

木子宸接过糖哭笑不得:“也只有你敢这么使唤我。”

白雨昔剥了颗糖扔进嘴里:“是么?不过胆子是你借给我的。”

木子宸也跟着剥了一颗,然后吃进嘴里,微微的笑了。

白雨昔电话突然响了,是顾倾城的:“雨昔雨昔,我不在的这么一小会儿,怎么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

“什么事啊?”白雨昔不理解了,不过从顾倾城那咋咋呼呼的劲来看,她已经完全没事了。

“快看新闻啊,新闻,今天的!宋家没有通知你?”

“宋家什么事啊?”白雨昔莫名其妙的打开了电视。

木子宸这时也接到了一条短信。为了适应现时代的生活,几个人也为了方便联系,白雨昔为他们几个人都配置了手机,不过钱都是从白然头上算。他点开一看,是苍冥:老大,你的机会来了!

他一抬头,看到白雨昔已经愣在了电视机前。只见电视机前是宋家的发言人公开的发布会,原来她和宋皓凌的婚约宣布取消了。

木子宸还没想通缘由,只看到镜头一切,是宋皓凌的特写镜头,他对着镜头无声的说了几个字:我们公平竞争。

木子宸微微眯起眼睛,这么自信么?要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说服那顽固的上神宗族,或者说,要有多大的力量才能让他们信服......他是可以和自己抗衡的。

感觉,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

木子宸突然捉住了白雨昔的手,挡住了电视,低头认真看着白雨昔:“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白雨昔本来有些措手不及,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疑惑的抬起头:“什么感觉?”

“心痛么?”木子宸声音轻轻地,像是在小心试探,看起来很专注的在观察她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

白雨昔看木子宸很紧张的神情,突然有些想笑,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不痛。不过......有些难过,我觉得皓凌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木子宸眼里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不过还是决定告诉她始末:“昨天他来找你的时候,遇到我了。”

“他认出了你?”

木子宸点头:“事实上,我们迅速认出了对方。”

“什么意思?”

“其实,他的身体里还住着另一个灵魂,他就是那个沉睡了的神。”

白雨昔有些错愕,她倒是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那么,皓凌呢?会怎样......”

木子宸有些犹豫:“说不好,得看谁占上风了。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个神的控制力极强的话,宋皓凌的灵魂将会被吞灭。不过其实都是一样的。”

“什么一样的?”

木子宸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因为他们最爱的人,都是你。”

白雨昔听不懂他说什么,不过木子宸已经不再继续说下去。她觉得自己坠入了一张很深很大的网中,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家族,这代表着什么吗?为什么会和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扯上关系......

“我想,这就是宿命吧。”

白雨昔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最后她还是下了决定:“我想去找皓凌。”

“我陪你。”木子宸拉住已经往楼梯下走的白雨昔,觉得她蓦地有些急,还是担心他的么...

“他们全是鬼师,你不怕么?”白雨昔看着已经换上一副漫不经心神情的木子宸,不明白过去不愿意正面碰上的木子宸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纠正一下,他们现在,大概已经是驱魔师了。不过,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两人并肩往白雨昔的白色小跑车走去,希娅从楼上气喘吁吁跑下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大王,那两人不对劲啊,秋秋说,这两人晚上要归巢,你们去哪里啊,晚上还会不会来了,哎......”

正巧了,翻墙回来取衣服,顺便看一眼白雨昔是否因为今天的新闻失魂落魄的白然歪着个头,和跑到了大门口却还是没追上他俩气得跺脚的希娅一转身,两人打了一个照面。

两个想法蹦进了白然空空的脑子里。

---他家小白看起来并没有哭鼻子而且和那个恶魔走在一起好像十分顺眼的样子。

---然后,眼前这个小姑娘嘛,看起来有点眼熟的样子。恩...最近见过吗?

“啊!现世界强盗!”希娅大吼一声,已经一蹦到了白然面前,眼看就要扑上去了。

听着希娅的动静不小,也听到了白雨昔她们离开的声音,冷秋琢磨着出来看看,走出来一个抬头,正看到希娅扑向白然的那一个瞬间,白然看冷秋像看到救星一样,向她挥了挥手,却发现地下站在草坪上那个一身古典旗袍的姑娘像傻了一样愣住了。

......

白雨昔和木子宸驱车到了宋宅,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的戒备森严,看起来也没出什么事,白雨昔知道,今天的新闻是上午的,也就是说宋皓凌应该已经回来了。

他敲开门的时候,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大宅子里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打开了房门,看着她愣愣的。

因为宋家除了宗族里的人和必要的保卫,是没有其他人的,而且,虽然白雨昔并没有完全的见过所有宋氏家族的人,不过看这年轻人的轮廓她断定应该跟宋皓凌是有亲属关系的。

听了白雨昔的自我介绍,他的眼神在木子宸身上逗留了许久才温和一笑:“白姐姐你好,我是宋祁,皓凌还没回来呢,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白雨昔有些迟疑,现在都还没回来,是回学校了吗,她想尽快找到他,不知道为何,心里就是有些不安。

“等会儿吧,皓凌应该很快回来,我去帮你联系他。”

说完,他叫人端上了茶,便往楼上去了。白雨昔倒是有些惊讶,他除了宋皓凌,一直没见过他家其他这年纪的孩子,没想到这人看起来分外懂礼貌不说,而且很聪明的样子。

木子宸在一旁意味不明的摸了摸下巴。等到端茶的人走开,木子宸突然歪过身子在白雨昔耳边说了一句话:“那小子在说谎,他在监视我们。”

“恩?”白雨昔正准备说话,木子宸的手覆上了她的,示意她别急。

“这小子相当聪明,资历也不错,要是没有宋皓凌的话,我想接手宗主位置的人应该是他。”

木子宸靠白雨昔很近,所以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在对她说些什么,在楼上监控中看着这一幕的宋祁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盯着镜头里的木子宸:“拿开你的脏手。”

随后,另一个机器在扫描了会客厅后闪起了红灯。宋祁有些疑惑的走过去拍拍那个机器:“以前都是黄灯的,今天怎么变红了...?坏了么...”

宋祁还在疑惑的时候,外面警报声突然想起,在监控中他看到鱼贯的保卫冲了进来。

他冲出房间:“你们都给我滚回去,跑出来干嘛?”

那些人荷枪实弹的一一靠近了屋子,有人在里面打开了门。木子宸看着这一幕,下意识的把白雨昔拦在了身后,随后淡定的下结论:“我被发现了。”

“那怎么办?”白雨昔看看那些个个像是背着重型武器的人,想着...这装备,恶魔都会被炸成粉碎的吧。

这时,宋祁从楼上跑了下来,对那些人道:“不要伤害白小姐,活捉她旁边的男人。”

那些人听命,收了手里的武器,开始蜂拥上来。木子宸有些恶趣味的挑起嘴角:“就这点程度?按理说这些人都是听命于宗主的,现在这样子,难道宋皓凌有什么原因不能出面了?”

宋祁的脸色顿时变了。白雨昔就知道,木子宸说中了。

木子宸偏头笑了笑,对着那一群靠近的人道:“哦,你们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就敢跟着他混啊。”随后他又转向宋祁:“不过说起来,宋皓凌的确比你强了不是一点点,起码他有的你没有。”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宋祁立马就被激怒了,他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他比宋皓凌弱,语罢,他夺过了身边一个人的枪,瞄准了木子宸:“你最好收回你所说的。”

木子宸耸肩:“我说的是实话。”

白雨昔想拉他,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说这种话,怎么看都是对自己不利的吧。木子宸刚说完,白雨昔便看到宋祁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木子宸把白雨昔一拉滚到了一边,只听砰地一声,木子宸身后的什么装置被打坏了。只听呜呜的声响过,本来已经被装置封锁的屋子,门窗都打开了。

白雨昔忍不住叫好,木子宸的确是聪明,这么快就发现了这屋子是靠装置控制的,而且迅速的找到了打开的“钥匙”。

宋祁顿时知道自己被耍了,扔了枪对那些人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却见木子宸立马翻了个身,一转眼到了宋祁的身边,抓住了他:“我可没想跑,带我去见宋皓凌。”

宋祁默不吭声,不过表情像是被激怒了的豹子。

“不说?”木子宸微微一笑,一指挑起了一串钥匙:“这个东西是什么?我昨天好像看到,这东西可是在宋皓凌身上。”

白雨昔见过这串东西,是钥匙,宋皓凌从不离身的,她记忆力甚佳,一眼发现了些不同,这串东西里,明显多了两把,因为颜色崭新,而且被宋皓凌新编了位置,与接手宗族位置有关么。

木子宸也没指望宋祁回答什么,而是把那串钥匙朝着某方向晃了晃,宋祁慌忙制止:“住手!我告诉你就是,不过说了你也去不了,宋大哥被族长带去祠堂了,因为他早晨私自开了发布会的原因,激怒了爷爷。”

木子宸对那些端着枪又不敢靠近的人点点下巴:“你们有知道路的么?”

宋祁忍不住插嘴:“知道路又如何,你一个小小的鬼能斗得过他们么?”

木子宸忍不住笑了,他一手放开了宋祁,看着他:“你要记住了,我是木子宸,你没听你的族长教育过你,碰到我这样的恶魔,就别挑衅我吗?”

“木子宸?”宋祁喃喃自语,随后忽地瞪大双眼。

木子宸很满意他的反应:“对,就是我。”

随后他的眼珠突地变红,扫视了整个屋子一圈,随着他的动作,所有的隐藏装置全都轰地炸开了。木子宸护着看得目瞪口呆的白雨昔,以防她被飞溅的东西划伤,随后便是一偏头:“让人带我们去。”

走出宋宅,看着前面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带着木子宸和白雨昔上车,白雨昔还有些不明白:“宋祁他就这样放弃了?他不追了?”

“哦,他还忙着去清理那些烂摊子呢。你说了,他很聪明,他知道,单凭他的力量,根本斗不过我。而且...我这么去,他巴不得观虎斗。”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