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20 以对手的身份

第二十章以对手的身份

当然最后没等木子宸说出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白雨昔已经拒绝了,木子宸耸耸肩,淡定看她沉着脸拉开了车门,然后径直上了楼顶。

之后的几天,白雨昔都没有出现,连吃喝都是仆人送上楼顶。希娅好奇过,白雨昔所待的地方是楼顶,是一个像小阁楼的地方,不过里面是什么,他们不知道。

在希娅第一百零一次探到门口之后,苏管家终于站在她身后慈祥的告诉了她。“希娅小姐,这是雨昔的画室。”

希娅顿时星星眼:“就是小白白房间里的那样的画吗?”

苏管家笑着摇摇头:“小姐的画都在画廊里,那幅画是夫人画的。不过,小姐的画很有名。”

希娅又多了一些好奇,在她的心中,白雨昔的地位节节攀升,长得漂亮又有自己事业的女人什么的,简直人见人爱!!偶像!!

木子宸这几天倒是显得很困,几乎天天埋在昏暗的房间里睡觉,不过用偶尔档期的间歇来探班的苍冥的话说,木子宸正在酝酿,至于酝酿什么呢,苍冥表示也不知道。

希娅又瞄了瞄不远处看会儿书又盯着白然房间发会儿呆的冷秋,挑起一个调皮的笑容,这姑娘看起来有心事哦~

不过始终还是没劲的,白然因为一般并不在这栋宅子里呆,所以也没有随他们一起回来,希娅百无聊赖的叹了第一百口气后,突然有了回地狱的念头,这时候只听叮咚一声,大门的门铃响了。

希娅的眼睛顿时亮晶晶,谁来了?

她欢快的从大沙发上蹦起来,跑到了门口,正巧仆人拉开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年轻男性,相貌很出众,衣着很得体,只不过看起来心情很糟糕,所以显得有些阴郁。希娅歪歪头,现世界的绅士么?

那人和希娅互相对视了半分钟,他也调整了自己的面部神情,刚才的倦怠已经收了起来,开口:“你是谁?小雨的朋友?”

希娅继续歪头,虽然声音很好听,但是不太友善哦。“小雨是谁?”

这时苏管家走了过来:“宋公子,雨昔在阁楼,恐怕有些不方便。”

因为白雨昔有个习惯,她创作的时候喜欢把自己关在阁楼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以往的时候,宋皓凌几乎都是宠溺的惯着她这些习惯,可是最近,很不对劲。她已经一周没有联系他了,上次的大会没来参加不说,甚至连一个借口都没有,这让他几乎有些愤怒。

他脸黑下来了一些,也没有做声,就往楼上走。苏管家在后面叫他也不应。苏管家便只是跟在了后面。希娅转转眼珠,这人是来砸场子的还是要欺负小小白?想到这里,好像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他比宋皓凌跑的更快,到了白雨昔的隔壁,也就是木子宸的房间猛敲了起来:“大王快起来,大事不好啦。”

宋皓凌瞧着希娅敲门的房间,眼神更阴郁了,不过还是停了下来,对着苏管家,是质询的口气:“小昔的家里,住了不少陌生人?”

苏管家微微低头:“这是大公子的贵宾们。”

宋皓凌冷哼了一声,一抬头便撞上了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了楼上的冷秋,激得宋皓凌背脊一凉,下意识的看了冷秋一眼,冷秋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样子,瞟了他一眼,就下去了。

宋皓凌立马反应过来:“你不是人?”

冷秋冷冷一笑:“作为一个驱鬼师,你迟钝的真不是一点点。”

宋皓凌的怒气在一点点的累积,眼神凌厉看向苏管家:“你是说白然他让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和小雨住在一起?难怪小雨最近怪怪的。”

苏管家还未回答,希娅倒是怒了:“你说谁人不人鬼不鬼,我们可是小白的好!朋!友!你是谁?凭什么跑到这里来大呼小叫?”

宋皓凌不再理众人,径直冲向阁楼:“我看小雨根本没在画画,你们一定对她做了什么!”

眼看已经冲到了阁楼门口,正准备大力敲开房门时,一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宋皓凌扭头一看,穿着白衬衣打着七扭八扭的领带看起来吊儿郎当眼中带着惺忪的木子宸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漫不经心的神情:“你有什么事等雨昔画完了再说。”

“是你?”宋皓凌一脸的不相信。

木子宸微微抬了抬头:“是我,终于见面了,那个传说中的被选中的,神。”

宋皓凌愣了愣,眼中扫过一丝犹豫:“小雨知道她的身份了吗?”

木子宸敲了敲自己下巴:“她很聪明的。”

宋皓凌大力的甩开了他的手:“那又如何,你抢不走她的,她是我的,我比你先认识了她二十多年。”

木子宸淡淡的看着他,有些嘲讽的笑着:“先认识了几千年又如何,决定权不是一直都在她的手里吗?”

宋皓凌眼神一黯,低下了头。木子宸感兴趣的看了他一眼:“不错啊,灵力迅速上涨的同时,上一世的记忆也回来了。”

宋皓凌抬起头的时候,眼里满是愤怒:“什么上一世,我是我,我是宋皓凌,不是那个人。”

木子宸微微一笑,伸出了手:“怎么样,以对手的名义,我们公平竞争吧。”

宋皓凌迟疑的看着他,随后也伸出了手,和他的相击:“以我宋皓凌的名义。”

木子宸挑眉,表示赞同。

宋皓凌又定定的看了面前的门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敲下去,转身便准备走了,木子宸叫住了他:“你就不担心我是回来复仇的?”

宋皓凌笑得有些勉强:“既然我有他的记忆,那么你应该知道,从始至终我都是明白的。复仇不过是长老会那些人所给的理由罢了。”

木子宸微微带了些赞赏:“不错,起码你比他理智一些。”

宋皓凌已经往楼下走了,背影有些寂寞,不过木子宸还是听清了他的话:“你错了,我比他更疯狂。”

目送着宋皓凌远去,木子宸的眉毛几不可见的轻轻皱了一下,瞥见了仆人例行的端上来的白雨昔的餐点,他端过来,示意让自己去,仆人点点头离开了。

其实木子宸也有些担心,但是苏管家说白雨昔画画一般都不愿意让人打扰。今天是第四天,木子宸没睡觉的间歇有向仆人打听过,仆人表示自己并不会允许看画作,不过昨天看起来白雨昔就快结束了。

木子宸敲了三声门。里面没有回应,木子宸想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门。

这房间虽说在顶层,不过好似窗帘较厚,所以看起来有些昏暗,不过也许就才是创作的最佳气氛。屋子里色彩斑斓,但味道并不重。阁楼里有许多画板,但是因为都蒙上了白色的布所以看不到画的什么。

整间阁楼除了一个简易的床,还有一个小小的桌子,似乎是写东西用的,上面放了一些书。此时白雨昔正趴在桌子上,黑色的长发散开在肩头,姣好的容颜恬静无比,看起来因为疲累睡着了。她本来就喜欢穿白色,作画的时候也穿着长长的白色棉麻裙子,上面沾着些许彩色的颜料。比以往的素净看起来要活泼了不少。

他把盘子轻轻放在了桌上,却并没有惊醒她,他静静地注视着她柔和的睡颜,一时间忘了自己进来想看一眼她的画作的想法。毕竟,那之前他无意间听到她跟顾倾城打电话,说她在上次第一次和苍冥碰见的那个场馆里产生了些灵感,想要画下来。

他看着她直到看到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她脸上有些茫然,随后微微一笑,宛若花开:“是听到外面很吵,你怎么进来了?”

还以为她是不情愿别人踏入她画室半步的,没想到看起来没有介意。

“你,画了什么?”木子宸索性直接开口了。

白雨昔微微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告诉他,黑长发在肩头散下来,像流水一般。“想看么?”说完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还是第一次尝试人物呢。”

说完也没有等待木子宸的回答,而是从椅子上跳下来,毫无顾忌的扯下了画布。木子宸就看到一双白嫩的没穿袜子的脚从面前晃过,然后她转头来微微笑着看着他。

这才看到那幅画,除了白色背景的那个场馆,主基调就是黑色与血色,黑色是他,血色萦绕在他的四周。他明白,那是他解开恶魔球符咒的那个时刻。只是本该邪恶的场景,在她的笔触下却偏偏觉得干净圣洁。

木子宸有些满意的挑眉,原来他在她眼中是这样的。白雨昔有些希翼的瞧着木子宸,眼里是渴望得到肯定的眼神。

木子宸却偏头看了她一眼:“你画了这么久的画都光着脚么?这样会着凉,你这房间应该铺地毯。”

随后不知道跟谁打了电话,下午的时候便有人送了上好的地毯过来。白雨昔有些不满的嘀咕:“明明很满意的样子,却偏偏要岔开话题!”却丝毫没有发现从来对自己画作万分自信的为何突然想得到他的一个肯定。

白雨昔和木子宸从房间里一起走出来,希娅立马蹦到了面前:“小小白你终于出来了!可喜可贺!”

冷秋在楼下的大沙发上仰头望了一眼,以这样的方式打了个招呼。

苏管家见白雨昔出来了,便迎上来告知了才刚宋皓凌来过的事情,白雨昔愣了愣,垂下了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木子宸皱皱眉,正准备告诉她一切时,苍冥咋咋呼呼的来了,他一脸焦急的跑过来就冲着木子宸道:“你看看我。”

木子宸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看你什么?”

“我今天是不是中邪了?”苍冥这么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木子宸一扬眉:“你狼王能中什么邪?”

冷秋淡淡的瞟过来:“我看你印堂发黑,今天有霉运。”

“真的啊!”苍冥一脸认真的又蹦到了冷秋面前。

“你小子今天怎么了?”木子宸看他咋咋呼呼的,是有些不对劲。

“我觉得我可能撞邪了。”苍冥一脸认真的说道。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