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19 真正含义

十九章恶魔球的真正含义

 

    “找东西?”木子宸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莫名的笑了。随后他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好累,解决了回去好好睡个觉吧。”

      白雨昔狐疑的看着木子宸,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想提起。

     “话是这么说,不过外面那堆东西......”白然指了指那些尸体们。

苍冥意味不明的朝着白雨昔挑了下嘴角,看起来苍冥想到了上次,会场里面那些被白雨昔无意中清除的尸体以及味道,如法炮制么?这里是不是太多了?

白然有些危险地瞄了苍冥一眼,下意识的将白雨昔护在了里面。

苍冥失笑,摇摇头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啊。

木子宸此时走到了希娅的身边,拍了拍她肩膀:“你学会开地狱之门了么?”

白雨昔听到了,有些意外的看了希娅一眼,眼神中闪烁着意外又期待的光芒,木子宸瞟见了白雨昔有些幼稚的神情,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喂,你笑了哦。路西法老爹说,恶魔大人是不苟言笑的。”希娅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材也比较纤细,个子小小的,此刻仰着头踮着脚眯着眼睛看着木子宸,小眼神凶巴巴的。

“眼见为实你路西法老爹没教你?”木子宸敲了敲她的头,似乎有些不耐烦:“打开地狱之门。”

“这才像样子么。”希娅打了一声呼哨,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比她身高高不少的死神镰刀,那镰刀上描着诡异古朴而又繁复的花纹,她拿起镰刀,头上的死神环有一层银色的光芒闪过。随后,她猛击地下,地面裂开,一个黑色大口子出现在了面前,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还挺像样子么~”冷秋本来看着小姑娘拿着一把高了她不少的镰刀忍不住噗了一声,不过见她一本正经的开门样子还是忍不住赞了一把。

随后一些黑色的像是影子一样的东西爬上来,先是向希娅恭恭敬敬的敬礼,然后便听希娅的吩咐开始有序的收拾尸体。

一直默不作声的顾溪摸着下巴似乎是思考了好久,突然道:“恩,这边的事情算是解决,不过我和大白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要去看看么?”

白雨昔心中纳闷,还没完啊,还有这些东西么?真是有些恶心呢......不过想想刚才木子宸的打斗动作,以及上次他和苍冥的作战,白雨昔忍不住摩拳擦掌,啊啊啊,好久都没有灵感了,这次回家一定要画个酣畅淋漓!

众人随着顾溪来到了一个离矿井不远的山洞里,还没进山洞,众人就闻到了一股血的味道。白雨昔,冷清,希娅同时皱眉,好恶心!

“你不是死神么?跟着我们做什么?”苍冥本来性格就有些乖张,看起来像个叛逆的青春期少年,发现了希娅一直默默地跟着他们,忍不住调侃。

“谁,谁跟着你了?”希娅小脸通红,有些紧张,却虚张声势的对苍冥凶巴巴的。

“耍小孩子脾气呢。”冷秋还是一贯的高冷,看着像是小女生模样的希娅,眉间还是不太友好。

白雨昔突然觉得,冷秋像是一个刺猬,最开始对谁都冷冷的,里面是软的么?刚才自己救她时,她似乎是别扭了。

白然和顾溪都是酷酷的样子,双手插兜优哉游哉,时不时两人商量两句,完全不在状况内。

希娅大概觉得白雨昔是里面脾气最好的,而且也是她救的自己,就有些可怜兮兮的朝着白雨昔看。

其实此刻的白雨昔正观察着坐在木子宸肩头的那个奇怪的小生物,此时才发现他俩针对着希娅,她嘴角微微一翘:“你还不想回家么?”

“路西法是个大坏蛋!我才不要回去。”希娅气哼哼的。

白雨昔无奈,果然是个小孩子么。“那暂时你可以去我家,客房有的是,不过,离家出走可不是好孩子。”白雨昔试图拍她的肩膀,可是想到之前苍冥碰她她都十分不高兴,还是收了回来。

“哦,这东西。”几人吵吵闹闹,已经走进了洞里,这才发现四周除了很多血迹之外,洞里有些血红色的像是细碎的水晶一样的粉末在微微散发着光芒,虽然画面看起来有些血腥,可是不得不承认,带着一股暴力的美。

“你真是那个恶魔?”这时的顾溪在看了木子宸的反应后,才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木子宸。”木子宸微微一挑眉毛,眉间尽是不在意。

“那我问你,那传说中的有形的魔力,你现在还剩多少?”

......

最后的散场多少是有些不愉快的,木子宸冷冷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带着众人离开了,最后点起颜色稍有些艳丽的蓝色火焰,将那山洞的一切烧的干净。

离去之时,顾溪和木子宸两人似乎是单独谈了什么,总之本被拿了卷轴一脸不满的顾溪之后是挺满意的离开了。不过离开之时,看着白雨昔一脸的神思恍惚不在状态的样子毫不犹豫的上了木子宸的车,忍不住叫住她:“小昔,今天在这里看到你我还有些意外,宋氏的典礼,你今天竟然没去?”

白雨昔一脸的茫然:“今天宋氏有典礼么?”

“那你完了。”顾溪一脸同情的看着她,甩下一句话,开着车,载着朝她酷酷笑的白然扬长而去。

白雨昔想了一瞬,眼睛圆睁看着木子宸。

木子宸挑眉,偏头:“大概他们已经察觉到我的身份了。”

“谁?”白雨昔还是不明白,是东西没偷走吗?为什么宋皓凌还是如期接手宋氏了。可是不可能啊,白雨昔亲眼看到木子宸依旧带着这块玉佩。那么说......

白雨昔的脸白了白:“皓凌他...也不是普通人么?”

木子宸忍不住捏了捏她的下巴:“普通人做我的对手?怎么够格。”

希娅坐在车后座看着互动的两人忍不住咋舌,啧啧,画面好暧昧!这次离家出走真是走对了!就该出来见见世面,路西法那个保守派!!

白雨昔微微拧起了眉毛,有些失神...不是普通人么,那是什么?

木子宸看着他的神情,挑起嘴角:“比起担心这个,刚才那个夜神说了,你不去的话你真的死定了么?”

白雨昔又是一愣,迅速的打开自己的手机,关了机,拍拍车,脸上是平日里少有的孩子气的样子:“开车,我要回家!”

“遵命。”对白雨昔的决定似乎很满意的木子宸打了声呼哨,性能良好的车子立马发动。

希娅还兴致勃勃的看着两人,一脸的兴奋,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直这样的么?当旁人不存在诶,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热恋?!她激动地握了握拳,虽然这不是自己菜,可是,好喜欢!

“喂,小丫头,你真的是死神?还没成年吧。”苍冥见她一脸的新奇,心底又忍不住升起逗她的心思。

希娅不满的瞥了他一眼:“无知的狼族,小姐我马上就成年了,就可以恋爱了哈哈哈,我可是路西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冷秋泼她冷水:“路西法不是还有个儿子么,据说是个混世大魔王和当年的路西法一模一样,你真的是第一顺位的?”

希娅撇嘴,这个冷冷的姐姐讨厌讨厌的,一点都没有前面那个姐姐温和,就不想搭理她。

苍冥用肩膀碰了碰她的肩,一脸的揶揄:“不会说中了吧?”

希娅尖叫着想离他远些:“你别碰我,小心弄脏我的袍子,本小姐就是第一顺位的,你们不信我丢你们下地狱!!”

苍冥做出怕怕的样子,嬉皮笑脸的:“可是车里就这么点位置啊,不然你坐车顶啊。”

白雨昔听着后面又闹了起来,知道他俩逗这有些二的小姑娘呢,有些好笑,本来高冷的冷秋就爱跟苍冥吵嘴,现在配合着苍冥一左一右欺负小姑娘,这时候就平易近人多了,一点大小姐的样子都没了。白雨昔都能想像今后自己那本来空荡荡的大屋子该有多吵了,有些无奈的摇头。

“我会尽快找到地方带他们离开不打扰你的生活的。”见白雨昔摇头,木子宸微微的皱了一下眉,认真解释。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白雨昔摇了摇头:“没事,我还挺喜欢的。”说完自己都是一愣,有些尴尬的看着木子宸。

木子宸微微挑起嘴角,心情看起来比刚才好了不少。“那就好。”

“但我有三个疑问。”白雨昔直直的看着木子宸:“希望你解答。”

木子宸挑眉,似乎意料之中:“说说看。”

“第一,刚刚那个洞里,顾大哥为什么和你说那些话。

第二,你一直说办完事情后就离开,那么,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为什么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呆在我身边?

第三,如果说你们是非于人类的存在,那么为什么你是有记载的?”

木子宸半晌没有说话,后面的三人屏气凝神的看着两人。冷秋是微挑着嘴角,有些幸灾乐祸;苍冥则是摸着下巴琢磨,这姓白的姑娘别看平时细声细气温柔如水的样子,做起事来真是分外的雷厉风行一击即中啊。希娅则是眼睛亮晶晶的:剧情反转了!!

“很庆幸,你没有把你未婚夫列在其中,这么说,我还有机会?至于恶魔球你已经见过了,那就是我的有形魔力,不过看起来似乎被人分割了,而那些暴走的东西就是我的魔力导致的,不在我掌控中的,现在至少有一半以上。第三个问题比较复杂,不过那只是我曾存在过,而且这里的人应该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木子宸说到这里就不再继续了,反而专心致志的开着车,白雨昔左等右等,偏偏等不到他的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有些纳闷。

木子宸又是沉默了片刻,忽地道:“如果说回答了第二个问题,那你就答应我的追求么?”

白雨昔一时怔住,面色却是由白变得绯红。

三人在后面同时挑眉,喔~还有这一出?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