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18 死神

十八章死神

远处阴森森的森林里,有什么在躁动着。苍冥本来站在地下,仰天动动鼻子后,皱起了眉头,随后,又三两下上了树,手搭着凉棚望向下面。

木子宸微低着头,嘴角有些嘲讽的挑着。

白然和顾溪看了这边的依旧不见缓和的情形,两人对视了一眼。冷秋刚才只见到了白然和顾溪的侧面,就觉得,哎呀,今天这几个人都好帅呀,自己都几百年没见过这么多帅哥聚在一起了。

白然觉得大概是还没完,才刚的青獠尸体还堆在地上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总之是让人不太舒服。就准备上前按刚才的阵势帮忙,顾溪轻轻地碰碰白然,示意让他看。

远处背光的森林里缓缓走出一些摇摇晃晃的,似乎是人类?白然皱眉,这恶心的味道,虽然站在白雨昔身边并不明显,可是他明白,这是血族的味道,而且还都是些新生儿。

顾溪也是一挑眉:“哦,血族啊。这个种族还没死干净么?”

白然看了一会儿,倒是看出了些眉目,也不打算过去帮忙了,他伸展一下了纯黑色的翅膀,就准备飞过去。顾溪拍拍他:“带上我。”

白然一挑眉。顾溪笑着指了指西斜的日头:“该我表现的时候了啊。”

说罢,白然微微一笑,带上了顾溪。

白雨昔自然是听到了他俩的对话,也看到了木子宸和远处苍冥不寻常的举动。她微微不解,那边有什么吗?

白雨昔戳戳旁边的冷秋,看她是否发现了不同。毕竟,她可不是一般的人么。可是旁边的冷秋不知什么时候呆掉了,正望着天空出神,口中喃喃念着一个字:“王...”

白雨昔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白然和顾溪缓缓消失的地方,白雨昔皱眉:“王”么?是谁呀......

白雨昔正暗自琢磨,毕竟她现在也不能做什么,视线撤回来的时候,在天即将黑透的远处,那山被削掉一半的地方有一团什么东西正挂在树上荡来荡去看起来有些诡异。

白雨昔脸色刷的一白,虽然自己干的一行还是比较刺激的,但是自从认识了木子宸好像就...没有最刺激只有更刺激了......

看那形状,像是个死人啊......

白雨昔又戳了戳还发着呆的冷秋让她看,冷秋好容易缓过来了些,脸上的神色也恢复了,歪着头看着那地方,良久:“那玩意儿是个啥?”

白雨昔崩溃。随后,她又定睛看了看,那黑色的东西似乎在动!因此那棵树和它才是一荡一荡的。活的么?

冷秋也发现了,眯着眼睛:“咦?活的诶?”

白雨昔觉得这人肯定是附近的误入的游客或是路人什么的,看来还好,也许只是受伤了。她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便当先冲了过去。

“哎。”冷秋挺意外的,这姑娘一看是活的就急了么,果然是人类啊。

冷秋也飘了过去,速度可比白雨昔用跑的快。白雨昔咬牙,速度更快了,冷秋呼了口气,这姑娘给自己的要求相当高啊。

木子宸此刻正站在空地上,看着远处行动迟缓的人,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危险,随后他手指在那华丽的刀尖上一抹,有血渗到了刀上随后刀开始嗡嗡作响似乎是有些激动了。

木子宸微微一笑:“现在才是真正的盛宴。”

一阵血红色的光芒划过,一具具尸体在他的身后倒下。苍冥蹲在树梢,很感兴趣的看着这一场景。他没有打算下去帮忙,因为明显的木子宸脸上正写着生人勿近,此刻他可是要开杀戒了呢。苍冥决定好好观望一下,那个属于传说中嗜血的魔王的战役。

木子宸杀得正兴起,余光中瞥见了白雨昔异常的举动。因为白雨昔今天一身白色的风衣,在渐渐黑下去的天色中十分明显。这姑娘还真是喜欢白色啊。想到这里的时候,木子宸的嘴角轻轻的翘起,和刚才嗜杀时血的神情不同,此刻他的笑犹如清风拂面。

苍冥摸摸下巴,这个神情...嗯,很微妙呀。

木子宸左手腾出空在空中划了一个复杂的蓝色符咒:“巴蒂,过去看看。”

本来出现的应该是一个兔子状的小宠物可是符咒消散,出现在空中的是一个有着黑色小翅膀耳朵尖尖有手有脚不知道应该被称为什么的生物。它似乎也发现了,在空中短暂的呆了呆,随后带着哭腔:“主人,你为什么要划现身咒。”

“快些过去。”木子宸短短的吩咐后,便又往另一边去了,随后就是一阵惨叫。巴蒂无奈的扁扁嘴,看着木子宸才刚指着的方向---白雨昔。主人竟然不惜让自己现真身也要自己以最快速度过去,有些不寻常啊......

此刻冷秋已经先白雨昔一步到了那个挂着的黑色人性状树上,她刚在绳子处站定,便叫了一声,似乎很痛苦。

白雨昔见她摇摇晃晃的,担心她掉下来,便扑过去准备给她当垫背。冷秋飘悠悠的落下来,虽然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嫌弃白雨昔的表情,不过语气还是有些别扭:“那么紧张干什么。”

白雨昔见她没事,抬起头来笑了一下,冷秋被白雨昔的笑容一晃,愣了一个神。

白雨昔关心的问她:“你刚刚怎么了?”

冷秋回过神,有些不高兴的嘟囔:“某个可恶的恶魔在那绳子上下了咒,我打不开。”

“绳子么?”白雨昔半眯着眼睛瞄了一眼,从身后摸出一把光亮的细细尖尖的刀漂亮的一甩,绳子啪嗒一声断掉,那个还在挣动的人掉了下来。

白雨昔有些担心的上前查看,因为这人始终没吭声,白雨昔担心他是被捂住了嘴什么的,伴随着冷秋的一声:“小心!”和空中传来的一声:“巴蒂巴蒂。”

只见那个黑色的本是被绑住的黑色身影忽地扑了上来,本来是朝着白雨昔扑过去的。只是很不巧,此刻巴蒂正扑扇着黑色的小翅膀飞过来,想来一个华丽丽的出场。毕竟这个小东西是很喜欢美女的,作为一个绅士,想在女士们面前留下一个良好的形象。只是,有些悲剧了。

只见两个奇怪的物体扭在一团,不过白雨昔看了一会儿明白了,原来这个被绑着的人穿着黑色的斗篷,斗篷上连着一个大帽子,才刚倒挂着所以看起来就是一团黑色。现在白雨昔才看清,是一个头发很长的人,只是发色有些奇怪,在暗黑的夜里,这人的头发有淡淡的血红色的光泽,看起来有些诡异。

此刻他扑住了不明真相飞过来的巴蒂,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白雨昔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诡异的场景,良久,发问:“这两个东西是什么?”

冷秋倒是很快明白了,声音轻快,撇着嘴角:“看起来像是一个笨蛋死神和传说中魔王的小鬼。”

“哦,小鬼么?”白雨昔一直有听木子宸讲过,不过没见过真的,所以仔细的观察起来。

两个不明生物打得不可开交,最后终于双方累的气喘吁吁,那黑斗篷的人躺倒在地下,叹了口气:“气死我了!”

白雨昔咦了一声---竟然是个女生。

“死神有女的么?”白雨昔疑惑。

冷秋听了声音也是一挑眉,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是个年轻的死神么?”苍冥从树上跳下来,明显也是看到这边的状况跑过来的。他蹲在她面前,拨开了她的长发,那姑娘似乎不喜欢有人碰她,扭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但是似乎精力耗尽了,再没有动作。

“失礼。”苍冥似乎也很意外是个女的,立马退后了一些。

“哦~你就是路西法的女儿么?”木子宸冷淡的声音传来,那边的战事看来已经结束了。只见他甩了甩那把叫做玄翎的刀,一道血线洒在地上,随后那把刀嗡嗡响着变成了一个古铜色的手环到了木子宸的手上,恍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高雅的装饰,或是一块造型古朴的手表。

“唔。”那姑娘看了木子宸一眼,忽地躲在了苍冥的背后。

“哦,胆子看起来相当小么?难怪被一群恶心的吸血鬼欺负。”

“有血哦。”那姑娘在苍冥身后念叨。苍冥有些无奈,作为一个死神怕血么?

随后她认真的继续在苍冥背后念叨:“血魔的骚臭味。”

苍冥点头认同。

“你怎么被困在这里?我是木子宸,和路西法算是好朋友。”木子宸有些好奇,作为一个死神被欺负成这样,还真是...

白雨昔睁大眼睛,死神哎,路西法哎,地狱什么的,听起来好厉害!

那姑娘想了想,似乎信任了木子宸一些,把手掌伸到木子宸面前。白雨昔一看,她手上有淡淡的红色符印,似乎在流动。木子宸挑眉,也伸手,随后手掌心也出现相同的印记。她似乎终于相信了,开始解说,众人这才明白了。她叫希娅,是被一个神秘人骗到这里来的,因为她又被路西法训得离家出走啦,半路遇到个“好心的”大叔,就天真的把自己的一切讯息告诉了他。

白雨昔好奇:“那个人手上也有这个红色的符印么?”

希娅认真点头:“有的。”

木子宸皱眉:“认识路西法的啊。”上次那次抢夺魔球的大战,有一个黑衣服的乘着巨大青鸟的人,最后被他逃脱了,并没有被自己借刀杀人死在宋皓凌那里,是这个人么?

不过那人很快就翻脸了,他挥挥手,招来了一群血魔和青獠,她一时惊慌之下,就削掉了半座山,但是那些东西太多,很明显她是没法赢得过的,不过好在没多久那些失去理智的东西就被那个大叔叫走了,而她也被那个大叔用绳子绑起来吊到了树上。

众人仰天想了想,那个时候么...

白然的声音忽地响在了几人身后:“那时候我和顾溪进矿井了。”

“进矿井?”白雨昔歪头。

“卷轴。”顾溪甩了甩空盒子,看了一眼木子宸:“是埋着的,不过因为这里有矿井,所以很容易就拿到了,不过之后我们就被那群东西攻击了。”

众人这才明白。

“不过这绳子很好解的么。”白雨昔收好自己那把小刀,捡起地上碎掉的绳子:“是很普通的绳子啊。”

冷秋也凑上去摸了摸,皱鼻子,刚才那个什么破咒不见了,原来是碰一下就消失的么?这么说这姑娘根本就没试图去解过?

众人鄙视眼看希娅,希娅翻着白眼望天:“我不会系绳子,更不会解绳子。”

白雨昔帮忙检查了一下,这姑娘身上并没有什么伤,众人就有些好奇:“那个人干嘛接近你?”

“唔,他似乎在找东西哦。”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