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 17 异变

十七章异变

 

第二天,白雨昔三人在吃了早饭后,便出发了。开动车子前,木子宸响亮的打了一个口哨。

白雨昔正在疑惑,耳边响起了一个无奈的声音:“说了召唤我要用符咒啊。”白雨昔这才看到,苍冥打着呵欠蹲在车顶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不过也就是抱怨了一句,他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上车了。白雨昔坐的副座,透过后视镜,看到冷秋和苍冥两人安静的坐在后面,不时的斗两句嘴,蓦地觉得,两人对木子宸似乎很是服气。

“到时候路会不好走,你带上冷秋。”木子宸淡淡的吩咐。苍冥像模像样的应了一声。

冷秋本来就是抱着几本书上车的,此刻正在埋头看,不过在白雨昔看来,她不过是在刷刷刷的翻罢了。

“万寿山那边算是景区,最近天气不错,不会有什么影响么?”冷秋埋着头说话。

“今早看了新闻,那山塌了,所以那地方被封起来了。”白雨昔漫不经心答话,看着车已经驶离了C市到了郊区以外。

“那看来是大动静啊。”苍冥挽挽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今天苍冥穿了皮衣皮裤,十足的朋克打扮了,白雨昔有些担心他一会儿无法伸展拳脚。

苍冥对白雨昔眨眼:“这套衣服是我的设计师专门做的,很酷吧。”

“酷是酷,一会儿别撕破了裤裆。”冷秋吐槽他。白雨昔忍不住“噗”。

到了一个很崎岖的山路前,木子宸停了下来,木子宸抱住白雨昔,苍冥弯起嘴角,抱起了冷秋,四人飞快的往深山中而去。

白雨昔受了一惊,倒是没怕,还游刃有余的拍拍他的肩膀:“行动前好歹先说声啊。”木子宸微笑:“看来你的适应力很是惊人啊。”

两人很快到了一块平坦的地上,不远处,白雨昔看到对面的山似乎被什么利器狠狠地削了一截,十分平整的切口。

“哦~惊动了死神?那出来的还真是恶心的家伙啊,我都闻到臭味了。”跟来的苍冥不悦的皱起眉毛,似乎对闻到的味道很不满。

木子宸也微微皱起眉毛点头。

“有味道么?”白雨昔学着他们的样子仰起头动动鼻子:“什么都没有啊。”

冷秋似乎对这个味道很敏感,一脸不爽的表情,往白雨昔身边凑了凑,顿时脸色好看了许多。

白雨昔有些担忧的看着那半截被削掉的山:“我哥他们不会有事吧。”

“你打个电话试试呗。”冷秋若无其事的开口。

“从昨天就打不通了。”白雨昔摇摇头。

有悦耳的铃声响起来,白雨昔摇摇手机,有些惊讶:“没什么信号都能打进来!”

再一看,是顾倾城。

“…昔,今天…皓凌…手…的日子,…来吗?”信信号断断续续的不过白雨昔还是一惊,她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上次宋老爷子说的七天后也就是今天了。

“额,我现在有事…”白雨昔有些无奈。

“啊,…去顾溪哥哥…了吗?为…带上我。”顾倾城在那边嚷嚷,听起来很吵。

“阿城别担心,你就呆在那边,我和木子宸他们一起来的。”白雨昔在这边安慰她。

木子宸戳戳她手臂,白雨昔意外抬头看他,只见他对她做口型---“预言”…

白雨昔心领神会,握住电话,对顾倾城道:“阿城,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对你哥哥…”

“…昔,…什么啊…”

尽管没听清楚,但是白雨昔知道她误会了,有些无语。木子宸终于不耐烦的拿过电话:“你感受一下,你的哥哥有没有什么异常。”

听了这话后,那边安静了。木子宸皱起眉头,把手机扔回白雨昔手里:“你感受一下,她的心情。”

白雨昔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手机:“这个怎么感受?”

“就算她是才刚觉醒的预言师,这点能力都办不到的确令人意外。不过没关系,你可以,闭上眼睛。”

白雨昔还是不理解。

冷秋在一旁淡淡的:“天使的感知力是极强的,你大概还不会运用,这点距离完全没关系。那个预言师无法言说她的预言,看起来也不是遗传出了问题,而是血缘。”

白雨昔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不过还是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很快在脑海中那个黑色的空间里,她察觉到顾倾城的情绪一点一点的蔓延过来,从惊讶,到担心最后是放心。起伏不算是大的心情,白雨昔大概懂了,应该是没什么危险。

“挂了吧,她这样长距离使用灵力会很累。”苍冥提醒白雨昔,白雨昔点点头。

冷秋忍不住又多看了苍冥一眼,这个幼稚的狼王,很体贴人啊。

另一边,本是盛装的顾倾城突然脸色苍白电话滑落手边,倒向一旁,多亏旁边的工作人员反应快,将她扶住了,送到一边休息。

站在演讲台上的宋皓凌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白雨昔没有和她一起来,她是忘了么?最近他们俩人的关系,随着订婚之后,竟然是更加疏离,见面的机会也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

木子宸微微一笑:“有趣,看来这个预言师的哥哥,并不是预言师啊。”

冷秋判断好了地形,就带着三人往万寿山的深处走去,因为外围被封起来了所以里面几乎没有游客,正好方便了他们的行动。

“遭了,这里以前被人类开采过,东西很可能在矿井所在的地方。”冷秋拧起眉毛。

木子宸毫不在意的踢踢石子:“我们又不是来挖东西的。”

伴随着一阵枪声,顺着木子宸看的方向,有两个人朝着他们跑来,而他们的身后,有一大片像蝙蝠一样的东西围着他们飞了出来。

这东西白雨昔认得,是第一次她去杨蓝沁家偷东西时出来的怪物,叫青獠。

冷秋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不慌不忙的掏出了一支粉笔,在地上画了个圈,然后拉着白雨昔站了进去。

不一会儿一阵强劲的风吹过,白雨昔才看到,好大数量!木子宸和苍冥对视一眼,两人一人一边朝着那群黑色的妖魔冲了进去。

白雨昔看到,他们四人终于会合了。似乎木子宸同白然说了什么,白然朝着白雨昔的方向微微一笑,白雨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片刻之后,她看到,四人似乎是瞬间进行了分配,各自选定了一角开始战斗。

白然在跃到白雨昔附近的时候,白雨昔只听到一阵风的声音,仰起头一看,白然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张开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他左手插着兜,右手似爪状在空中一抓,白雨昔明显的感觉,空气似乎产生了些变化,周围的温度蓦地低了,同时她看到白然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冰蓝色的似乎是由冰形成的华丽大刀。

大刀所到的地方,那些双眼通红的青獠瞬间被冻住,然后掉到了地上,碎成了渣滓。

而另一边,顾溪是很正常的人类打法,他手上拿着一把小巧的黑色袖珍手枪,站在空地上,一枪一个,每一个被打到的青獠,都嘶鸣着从上空坠下,摔到地上的时候,却只剩灰黑的灰尘就像是燃烧过的灰烬。

苍冥还是那个野兽打法,坚硬的狼爪似乎可以撕碎任何和它碰上的东西。不过因为不喜欢静等着猎物送上门来,所以他所待的地方是森林茂密的区域。这样适合他腾空起来借助树枝跃上半空撕碎他们。

白雨昔想找木子宸的身影,毕竟他是她见过的赤手空拳打起来最具爆发力却同时兼具美感的人,可是白雨昔四周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她竭力抬起头望着上空,这才隐约看到了他,极好的视力让她发现,木子宸冲着其中一只体型看起来比周围都要大的青獠而去,再仔细看,白雨昔明白了,那只的嘴里似乎衔着东西。

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那个卷轴。看来这个叫做青獠的东西很喜欢坐享其成啊。

随着一阵阵越来越渗人的叫声传来,白雨昔只觉得有东西被扔了下来,侧过身子一躲,一个木盒子摔了下来。盒子摔坏了,里面的一卷古朴的卷轴滚了出来。

白雨昔和冷秋眨眨眼,不约而同凑过去看。而不远处的顾溪不知怎么的看到了,似乎有些恼,吼了一声:“喂!”

冷秋调皮的挑嘴角,拿起卷轴,朝着顾溪招了招手:“不好意思,我可是效忠大王的呀。”

说完她的眼睛缓缓变成了白色,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白雨昔察觉空气中有什么在躁动不安,也多了一丝火热。

正在疑惑中白雨昔抬起头,看到缓缓下落的木子宸面前,有一圈诡异的金黄色光芒正在形成。

随着光芒越来越强,半空中一个红色的刀型东西正在缓缓浮现,空中像是滴血一般的冒着气的滚烫红色液体一滴一滴的滴到刀身上,一个造型古朴的刀正在形成。

木子宸脸上的表情表明了他此刻十分满意,只听他大声的叫着:“翎,你终于回来了!”

随后红色的光芒闪过,一把花纹繁复的刀落到了木子宸手上,伴随着他的哈哈大笑,刀身划过那些青獠,那些青獠连叫都来不及就化作了黑色的灰烬。

自木子宸拿到武器后,那些青獠很迅速的就被消灭了,还剩那只巨大的青獠在嘶鸣。

木子宸手起刀落,将最后一只也砍杀了。

四人或许是一场战役之后拥有了些默契,远远地,几人同时露出了满足的笑。白然也落到了白雨昔身边。

“真他娘的痛快。”顾溪花哨的甩了甩枪,别好走过来,打了个呼哨,显然十分满意。

木子宸静静地站在远处,没动,他紧紧地盯着森林的深处,冷冷的笑:“还没完呢。”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