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和阎王的日常

1.下地府

季雨没想过自己会在最好的年纪就死了。她有时也想过那么一小下,在这短短人世二十多年里,扶老奶奶过马路,公交车让座等红领巾该做的事她是一样都没落下,那么怎么说自己也该是天堂里的一个小天使吧。

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是差那么大一截的。

她自然醒来的时候,首先是照例看了下闹钟,很好,并没有迟到。

她舒口气开始换衣服,忽地觉得有那么几道不自然的目光看着自己。

抬眼一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就在自己床前。

两人目光很复杂的看着自己,然后肆无忌惮的开始讨论。

白色衣服的那位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摸着下巴:“小黑,就这个吧。”

那黑色衣服那位看起来要沉稳些,想了大概一分钟:“这地方太复杂了,大地方对就好了,也不会有多大差错。”

“恩,小黑说的对。”白色衣服那位在资料上写了个什么,然后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拍拍听了半天也没明白说什么的季雨,清了清嗓子:“季雨,正式通知你,你死啦。”

后来季雨才知道,这一黑一白的两位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再后来,在她的威逼利诱下,她拿到了白无常手中那叠资料中属于自己的那张,只见上面写着:

死者:季语

性别:女

所在地:A市XX区

年龄:30

死因:过劳死

啊呸-------,季雨当时就一个白眼翻过去,怎么看这死的都不是自己吧!!!

可是这也是很后来的事情了。

于是,她的地狱生涯就此拉开帷幕。

2. 传说中的阎王SAMA

算算日子,她来了也有两三个月了。按照从小到大电视上看到的套路来说,她死后应该是以最快的速度清算前世今生,然后一碗孟婆汤下肚,迅速奔往下一站的。

但她基于自己死后听到黑白无常的对话判断,自己是被误伤的。

在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下,那个看起来略有些中二的白无常终于对着手指承认,自己在寻找真正的死者季语路上迷路了,然后拐了个弯找到了自己交差。

而那个黑无常却始终不承认,一直黑着一张脸(或许因为本身就黑)好像陈述事实:“季语,三十岁,过劳死,哪一条不是的吗?”

季雨一口老血想吐他脸上……她想跑去那条冥河照照自己:真的二十多岁的人长着一张三十岁的脸吗?

这是对她的侮辱!

虽然她的死既成事实,可是大概由于她哭闹方式太过清奇-----比如第一天来时她强烈表示自己不可能死,随后指着牛鬼蛇神一顿痛批,说他们服装落伍而且长相还算过得去,和想象中的地狱鬼神们根本相差太大,说黑白无常cos化妆太烂,气势上也不够恐怖……大概是还没有接受自己猝死的事实。

第二天清算前世今生时,因为没有资料记录,她又痛批了地狱制度,说管理落后,人员冗杂却不干实事,资料记录死板,更新不及时……

第三天她被送到了冥河,望乡台旁的奈何桥上站着一个拄着黄花梨木拐杖的老婆婆,季雨一看就秒懂了:孟婆嘛。

她先是站在桥上观望了下不远处火红一片的彼岸花,然后感叹: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然后她一步凑上去,闻了闻孟婆手里的碗,随后质疑:闻起来成分也没什么特别嘛,难怪效果不好,好多新闻上说有人能记起来前世今生呢。还有婆婆你不知道吧,我们那里有句话叫做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足以见得喝了汤也没什么用嘛。

黑白无常站在季雨身后,清晰地看到这三天来第一百零七个人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白无常忍不住也按了按自己的心口,胳膊肘戳戳黑无常:“你说这里堵堵的感觉是什么?”

黑无常破天荒的翻了个白眼:“没听面前那姑娘说吗?叫心塞。”

于是乎,过奈何桥也没能成功。

季雨还站在桥上头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不远处一个高大的灰色身影,是一袭长袍,距离太远,她又是近视眼,所以看不清长相。

不过,比起这几天里她见过的那些神神鬼鬼的装束起码高大上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她踮起脚尖,有一点点好奇:咦,看这气场,像是boss大大哦。

出于好奇,她放开了眼前捂着胸口觉得胸闷的孟婆,紧追了几步,近了她忽地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还以为传说中的阎王大人和电视上一样英明神武虎背熊腰的,果然理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

再一次地,黑白无常清晰地看到阎王一个趔趄,然后手扶住了心口的位置。

他俩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阎王大人也心塞了……

之后季雨被通知她暂时不用六道轮回了,但根据她提出的相关意见,阎王决定留她在身边做助理,帮他打理地府。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阎王,虽然还只是一个高大的灰色身影。

不过她始终很介意的就是,那背影看起来真的很瘦……哪有一点阎王的样子…….

3.死神来访的消息

据消息说,今天死神会来参观地府,所以地府分外忙碌,开始装点打扫。平时里本来很忙的季雨突然就闲了。

她首先是被派去整理那些死去的人前世今生档案的,望着占据了整整十个小套房大小的资料室,她抽了口冷气,但望着前不久还被自己批得一无是处的资料库小高层领导西离一脸热切的望着自己,她转转自己不太灵活的脑子,向他引进了罗马数字和阿拉伯数字,然后唾沫横飞的讲了一大通过去的自己在百度上查到的档案整理办法。

看到西离拿着小本子一笔一划记得认真无比的样子,季雨自己都觉得很心虚。

好在作为一个小高层,该有的理解力,行动力,想象力是一个都不差的。

一个月下来,季雨满意的看到了阎王殿里的资料库已初具规模。

她掰着指头算了算,自自己成为传说中的阎王助理以来已经一个月有余了,但她竟然一次也没见过阎王真容。

不过好多事情是经不起想的,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个经常看起来无所事事,总是在迷路与到底有没有迷路之间纠结的白无常远远地对她招了招手。

想来,她来这里也算是不短的时间了,她想着毕竟在这里当差,也是该要跟这里的员工搞好关系的。可是每当她一抬手打招呼,不论是鬼还是神,就连黑白无常也是,总是以最快速度退后,隔着她一米左右的距离,挂着有些尴尬的笑,然后战战兢兢的捂着胸口看着自己。

简直破天荒!她略有些挫败的想:怎么着自己活着的时候是人见人爱的吧,怎么死了反而混的这么衰了……

唯有季雨打过交道的,她思维里的资料库管理员没有这样对她,可是她同样受不了。因为那个西离也太好学了,谁乐意一个人每天星星眼对着自己,然后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不停的表达着他的求知精神?反正她季雨不乐意。

幸亏资料库已经整理完毕,她也算是脱离了苦海。

她对着不远处的白无常勾勾手指,在她看来这白无常除了无缘无故冤死了自己这点比较可恨之外,其他还是蛮招人喜欢的。就比如现在,他躲在假山旁边露出半张脸,加上皮肤很白,长相清秀,眼睛很大很水灵,简直是狗狗眼,萌得季雨不得了,恨不能一个箭步冲上去一通狠揉。

白无常走近了一点点,他歪着头看她的样子再一次戳中了季雨的萌点:白发少年水灵大眼什么的,二次元美少年无疑!!!

“阎王大人说,死神要来参观阎罗殿,问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死神?哈迪斯还是撒旦?”

白无常一脸的惊讶:“你果然知道!阎王大人说来问问你,说不定你又能冒出些惊人的理论,你居然未卜先知!”

说起来季雨还是很喜欢白无常这样的傻白甜的,和那个总是一副闷骚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的黑无常站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赞他俩是绝配!两人绝对的耽美文主角!“那么到底是哈迪斯还是撒旦?原来两个世界的神是可以有交集的吗?太神奇!”

早已经习惯了季雨的自言自语,白无常捡重点回答:“据说是叫哈迪斯的死神哦。”

季雨腾地一下站起来,握拳,继续自言自语:“涨姿势啊涨姿势!”

白无常忍不住戳戳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季雨:“所以阎王大人说让你去他大殿商谈一下。”

季雨点点头,就要走。

白无常拉住季雨的袖口,好心提醒她:“阎王大人说让你不要多说话。”

季雨:“……?”

白无常做了个捂心口的姿势:“阎王大人说,总心塞对心脏不好!”

4.阎王的高定

这是季雨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一直神秘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阎王。而且距离掌握在她刚好能看清,季雨十分满意,决定将这一刻载入死后经历的史册。

因为之前白无常的提醒,季雨坐在离阎王一米半远的椅子上正襟危坐,闭口不言。不得不承认,阎王的颜值超过了她对阎王这个词的认知。而且,她后悔她痛批阎罗殿里牛鬼蛇神服装落伍了,阎王大人的长袍一点也不落伍,深灰色罗云纹滚边,金线暗纹简直不能更大气!

而且瘦哪里不好了?虽然和电视里阎王的长相相差十万八千里,可是正是这个精瘦的身材,才配得上阎王的华美长袍和高颜值!

是的,季雨毫不违心的承认,自己花痴病犯了……

她收回之前被阎王无情丢她去整理资料库时吐的槽,狗腿的决定正视自己的位置,效忠自己的boss大大,也就是眼前的阎王。

“你说,本王的服装是不是很寒碜,需要让人去做一套你说的高定吗?”

季雨头甩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

阎王露出想听下文的神情,可是手又不自觉的往胸口位置抬,似乎随时准备着。季雨对着动作有些无语,联想到之前白无常提到的太经常心塞不好,季雨算是明白了那些避着自己犹恐不及的人了,大概都是害怕心塞吧。

季雨想了想:“高定是现世界才有的,在冥界,阎王大人的服饰很得体。”

阎王单手撑在案几上,几乎没有什么情绪变化:“现世界是你说的21世纪么?”

季雨点头。

“如果需要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去的。”

季雨星星眼:“真的?!那想必阎王您还是需要一套高定的!”

阎王低声笑了一下:“你忘了你是怎么来的?”

季雨噎了一下,自告奋勇:“我是极其熟悉现世界的,不如让我去吧。”

阎王挑了下眉:“这种事交给黑白无常就好了。”

季雨觉得自己的心也塞了,忍不住嗫嚅:“要是小白再迷路一次指不定带回来的是什么呢。”

阎王深邃的眸子看了她一会儿,眼角带起了些笑意:“你想去可以,不过你现在资历还不够。”

季雨握拳,第一次生出了努力工作升职加薪的愿想。

后来黑白无常居然破天荒的带回来了一套高级定制的纯黑色西装,只可惜据说阎王试过一次就以不合体统为由,将它束之了高阁。

因为季雨没有机会看到,所以这也成了她想要知道的阎罗殿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5.死神来了

死神来了,据小鬼甲说,死神大人是乘着飞机从云层中降落至地面然后被专人带入地府的。

死神来了,据小鬼乙说,死神大人高鼻窄脸眸色和传说中的异兽无异,而且身后背着一把刻着繁复花纹的镰刀。

死神来了,据八卦的傻白甜白无常说,死神大人的游历路线第一站就是奈何桥,据可靠消息,奈何桥在死神的那个世界里是十大必访景点之首位。

季雨瞧着莫名就取消了见自己就捂心口动作的地府各鬼神,同之前完全相反的是,这些人换上了狗狗眼,人手拿着一个小笔记本,见着她就开始写写画画,或者开始漫天扯八卦,末了都会来一句,是的哦?让季雨有些哭笑不得。

白无常告诉她:“阎王大人说以后对你要尊敬一点哦。”季雨还未来得及消化,白无常又补充了一句:“阎王大人说你见多识广,让你现在跟他一起去接待一下!”

季雨在去奈何桥的路上就开始纠结了:这个哈迪斯是外国人吧,外国人岂不是要讲英文?!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几句口语都忍不住为自己捏汗。

可是她转念又一想,不对啊,哈迪斯不是希腊的吗,甚至连英语都不是吧……

走到奈何桥的时候季雨才知道自己纠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余了。

因为人家几乎全程手舞足蹈,蹦的字也是中文,瞧着阎王气定神闲的样子,季雨觉得该担忧的似乎也不是自己……

季雨于是乐得闲忍不住多瞟了死神两眼:果然是纯欧洲血统,标准的外国帅哥模样,穿西装黑裤的模样简直不要太帅!

大概是季雨眼神在死神身上留恋过长,不多言阎王上前一步挡在了季雨面前,竟然开始介绍奈何桥的历史……

不过季雨这才注意到阎王今天换了一身纯黑金丝滚边的袍子,加上纯正的东方长相,就是季雨一直喜欢的二次元漫画中的禁欲的美……

季雨被阎王的高颜值刷了一脸,外国帅哥什么的已经忘了,只记得阎王那一双深如黑夜的眸子有意无意的扫了自己一眼,就像跌进了梦里。

耳边听得那鬼神大人操着一口不算熟练的中文,试探的问道:“早听说孟婆汤闻名中外,不知道我,能不能尝上一口?”

随后就是一众鬼神忙得人仰马翻,因为:鬼神大人在喝了孟婆汤后突然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决定常住在阎罗殿里。苦了一众鬼神,有忙着寻找死神府邸联系方式的,有忙着和孟婆一起研制孟婆汤解药的,也有忙着安排鬼神大人之后的住宿情况的。

唯有阎王在众鬼神慌神的时候闲闲的对她一偏头,撂下一句话:“你不是说孟婆汤不灵的?”

望着众鬼神瞬间怨念的眼神,季雨唯余心塞……

6.假期 

死神大人一觉醒来,仅会的几句中文消失不见,除了脸上表情变化极其迅速之外,连季雨都听不懂死神大人在说些什么。

阎王大人很头痛,袖子一甩就把送回死神的任务交给了季雨然后自己跑路了。

季雨很无语,季雨很无奈,可是boss的话就是圣旨。

季雨在和死神深情对视一分钟后,突然一笑,指了指死神鼓鼓囊囊的衣服口袋,示意他拿出来。

死神虽然听不懂,不过大概看季雨打扮比起地府里其他人要正常(至少季雨是这么认为的),于是半信半疑的掏出了口袋里的东西。

季雨欣喜的捧在手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的---这不就是她活着的时候几乎寸步不离的手机吗?!死神大人竟然和自己用一样的手机,激动!!!

她仔细整理了一下思路,如果说哈迪斯是死神的话,那么撒旦怎么说也跟死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冲着这个交情,他也该来接接不知是短暂还是长期失忆的死神大人吧……

凭着她几乎退化到高中的英语知识,她终于找到了神似撒旦的电话,然后有些忐忑的拨了过去。

“hello.”

季雨拿开手机,差点泪奔了—她竟然在地府里打通了电话,奇迹!!!而且撒旦声音竟然是磁性的男低音,O!M!G!

于是她结结巴巴的描述了一下目前的状况,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叫了旁边的谁,然后换成了中文。季雨忽地有些心疼鬼神大人了---为了来趟地府参观硬学了几句中文不说……一不小心还把自己给撂这儿了,还遇上阎王这么不靠谱的boss,孤苦伶仃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什么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季雨眼中的疼惜,一直在旁边认真听着的死神眨眨他长的像把刷子的眼睫毛,温和的拍了拍季雨的头……季雨观察了一下姿势,分明和她拍她家大黄姿势一毛一样……

“咳咳……”

季雨听到声音扭头,才看到脸色尴尬的黑白无常站在门口,一人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黑无常还是酷酷的面无表情,白无常对她招了招手,指指警觉地看着黑白无常二人的死神,小心的问道:“死神大人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季雨正打算摇头。黑无常冷冷的来了句:“看这样子还没有完,我们先走吧。”

季雨眨眨眼:“去哪里?”

“现世呀。”白无常还是那副傻白甜的模样:“阎王大人说我俩忙了这么久,可以休息几天,顺便去现世办件事。阎王大人还说……”

黑无常扯了扯白无常:“算了,她去不去也无所谓的,我们俩人更好。”白无常仰起头,黑无常微微勾起了嘴角看着他,白无常明显眼神有些动摇了…..

季雨激动:“我我我,我也可以去吗?”

白无常点点头,又准备说些什么。季雨着急:这黑无常未免占有欲也太强了吧,生气!

电话那头的却还没挂,季雨听到那边温和的交待:您好,鬼神大人就暂时麻烦你们两天了,我们正准备来接他回家,预计两天后到达冥府。

季雨道了谢后啪的按下挂机键:“小白!我处理好了!”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