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拐个竹马来恋爱

我叫林微白,万恶的总是躺着中枪的处女座。

我要讲的是我跟我的舌毒腹黑有时候却又意外的戳住我萌点的邻居小十四有关的故事。

你看我对他的描述之前很多的前缀都是无比美好的吧,可是事实上,在很久很久以前,十四君的名字---李卓远这三个字一度成为我挥之不去的阴影。原因是,那小子太过优秀,他的老爸和我的老爸是铁哥们儿,交情能感天动地的那种,而且因为我们小时候也是邻居,住一个大院子的那种,然后我就悲剧了。

从小大到,那小子都是老师口中的优等生,学生们学习的楷模,以及我老爸口中的我的榜样。有段时间甚至他成了我噩梦的一个主角,在梦里他邪笑着拿着他满是A+的红色本本在我面前晃荡,那充满不屑的小眼神总是不断的出现梦里,而梦里还有我老爸催命似的声音无限循环,你看人家李卓远如何如何优秀,成绩如何如何的好,仿佛我不是亲生的似的。

即便那个时候,小学里他还只是我隔壁的隔壁班同学,每天只是遥遥的打过照面,互相鄙夷的擦肩路过。当然这个鄙夷也许是我的自行想象,毕竟,每天受这样噩梦的污染,我能有鄙夷的底气也算是惊为天人。而人家作为一个优等生,压根儿估计没时间对我这样的小草产生鄙夷。

那么,神一般的转折就这样华丽丽的发生在了那个高一的暑假,首先是我家新买了两套房,因为我爸挺喜欢郊区那环境,便买了两套,旁边那套是准备到时候卖给我二叔的。毕竟亲戚什么的住在一起,倒也是和乐融融。

不过很可惜,我二叔最后来看了房子后表示郊区实在是偏远上班麻烦什么的,便委婉地拒绝了。不久后十四他爹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这个小道消息后愉快的表示,这套房子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以及他家刚卖了房子正巧想买。于是一拍即合,我们两家成了邻居。

本来吧,李卓远这小子自从小学成了我人生的阴影再阴影后,在我天真烂漫的那个年纪里,每当我被爸爸说的钻进被子屈辱的哭鼻子后,是会狠狠地诅咒那小子越长越丑越长越矮什么的,毕竟矮穷矬什么的才符合很落败的形象嘛。

可是现实总是骨感的,自初中不在一个区后,我们已经许久未见,于是当这小子成了我邻居后我才惊然发觉,上天总是不公的……比如在给了一个人如此好的成绩之后,就不该再眷顾他之类的。起码也该让它长得符合优等生的形象一点,四眼厚平底什么的。

可是并不,几年不见,这小子不但还是一副桃花眼阳光向上的样子,连身高都狠狠地高了我一大截。本来这几年本小姐狠狠的长了个子后在学校很是嚣张跋扈,不过在看到他后就果断蔫了……果然,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小子就是生来克我的吧……

当然,随着他们的入住,两家倒是果然迅速合拍形成了其乐融融的一番景象。当然,快乐是他们的,悲伤……是我一个人的。因为随着李卓远同学一家的成功入住,他被我老爹拿来做榜样的几率又攀升了……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咳,叫李卓远这个名字着实有些不太习惯,那么还是让我叫他十四吧,听起来让我觉得在叫一只狗狗,这样的话,我能更有成就一点点,嗯……请原谅我的恶趣味,毕竟能在精神上找点这样的安慰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已经实属不易。

至于他为什么会叫十四呢……这我着实有些记不清了,似乎是因为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跟他一起混迹于各种网游中的时候,他便叫这个名字了,于是叫着叫着便形成了习惯。他也会很得瑟的经常以这样的句式开头……比如我十四君怎样怎样……我十四君如此如此。

如此说来,他对这个名字也是很满意的。

其实成了邻居倒也不是什么特别戏剧的事情。而真正让我们更加加深了彼此仇恨的羁绊的是,在高中毕业以后,我俩在成绩如此落差之大的情况下,考进了同一所大学。真是,让我不禁感慨万千……

不过在我把这个神奇的羁绊巴拉巴拉讲给十四之后,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告诉了一个他的小学同学和另一个女生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都在一个学校,甚至一个班的传奇经历,我就心态平和了。

由此看来,艺术总是源于生活,而生活又是多么的跌宕起伏,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

啊,我忘了说了。

李卓远同学,是十二星座中那个闷能闷死人,工作起来能吓死人,但是生活中愣是能冻死女友气死同事的,摩羯座。

其实我觉得还好拉,并没有那么恐怖的。

十四其实除了能特别冷场,特别的不爱说话一说话就能戳死人,舌毒腹黑之外,也还是挺萌的。特别是身高185+的一个桃花眼男生突然向你撒娇的模样,也是萌的我一脸血。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有些萌点怪异,不然我怎么能和十四这样的人才厮混到一起,关系还死的不能再死。



“小白啊,去扔个垃圾。”妈妈同李妈妈在小花园挥斥方遒,顺便扔给了我一大袋生活垃圾。我家楼房是两层复式的,两套房子中间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在两家的共同努力下,它成为了大家一个共同的休息场所,以及双方总是通过这个回廊互赠东西什么的。同时,这里还成为了两个无证植物学家的实践基地。

于是,无辜中枪的我拖着一大袋垃圾,穿着大大的体恤过膝的牛仔裤,踏着拖鞋,很爷们儿的出门了。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隔壁的门打开了,十四君同时也提着一袋子不小的垃圾和我懒洋洋的对视。随后,一个华丽丽的抛物线,他把垃圾抛向我了。

我愣在了那里,便看到他掏钥匙开车,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喂,十四,要出门?”本来只是礼节性的开口,毕竟我拖着两袋垃圾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谁知道那厮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两眼后,懒懒的问我:“要不要出去?”

“嗯。”我正好呆在家很闲,在家也被老妈念来念去,说什么也老大不小了,你看人家十四都开始相亲了巴拉巴拉,我也该去试试了。

我当然抵死不从。于是我迅速的扔了两袋垃圾,屁颠屁颠的坐上了车,还狗腿的问他:“去哪儿玩那?”

他只是看了我两眼,答得文不对题:“你就这么出去?”

我看看白衣翩翩,不,白衬衣穿的闪亮亮的十四君,再看看我一副大剌剌的形象,心里自我检讨---他是不是嫌弃我拉低了他的品味?

不过不容我多想,他像是自我放弃了一样,说了句“算了。”就发动了车子。

到了我才发现,我特么就是来当灯泡的不是么,我勒个去……后来这次的事件发展诡异到简直令人发指,所以说十四就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偏差,不过也可以说是我自作自受。毕竟,是我自己嘴贱贱的又巴巴的上了贼船。

十四的相亲对象是个美女,报社编辑,长得也是小巧玲珑长发披肩风情万种的模样,总之,很符合十四爸爸妈妈对儿媳的想象。但是十四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现,不过这也很可能是因为他的面瘫,导致他干什么看起来都是一副睥睨众生的模样,据说这样子很讨打。

不过,根据外人的描述,十四跟她女友上街就像是他拖着一个会移动的布袋子一样,所以可以想象十四君的面瘫已经到了一个多么人神共愤的地步ORZ……

于是,每当擦肩而过时,我都会给与他一个可怜的眼神,而十四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哦,那女生名字还很文艺,叫沐晨。沐晨大概也是觉得被男友冷落十分的不好受,于是乎她采取了曲线救国的办法,要求十四带上他的好友,于是在一番斟酌之下,十四带上了我,于是就悲剧了。

这个悲剧是这样发生的。当我下车后,十四就面无表情地把我带到了B市某西餐厅某排某座,而在那座位上,就是十四的新进相亲对象,沐晨小姐。

而此时,沐晨的旁边也坐着以为看起来文质彬彬,实则口若悬河的男生,他是沐晨报社的记者,简称小诺。

用沐晨的话讲,这个男生很优秀比十四懂情趣,讲话比十四有趣,比十四懂得跟女孩子交往,很受女生喜欢。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直有意无意瞟着十四,下巴朝他一点一点的,我明白,这是刺激法。

但是面无表情的十四还是没有任何波澜,甚至平静的喝完了一杯茶后,还心平气和的叫来了服务员另添一杯……

于是,那女生把矛头对象了我。她吃了一口饭,擦了擦嘴边后,问我:“小白,你有男朋友没有?”

当然,这段时间我是空窗期啦,很闲很闲闲的长毛的那种,但是我到没想过找男友。于是我“啊。”了一声。

“那我把小诺介绍给你哦,我觉得你们俩很合适哦。”沐晨笑得花枝乱颤。

于是,从那以后的十四两人行,变成了我们的四人行。当然,无论是在餐厅里还是在那里,特别闹腾欢乐讲的气氛祥和甚至聊得相见恨晚的却是他们两个。

我和十四在这种时候总是静静地坐在旁边,尴尬的对望……当然,觉得尴尬的可能也只有我,毕竟,像十四这样的面瘫,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尴尬两个字。有的也只是,淡定。



其实记者哥哥长相也还过得去,之前也说了,他很爱讲,而我又很喜欢扯淡,于是一来二去我俩也大有相见恨晚之势。不过有点点让我介意的是,记者哥哥身高只有172,当然我并不是嫌弃人家的身高,只是妹子我自己也是170的身高,所以就有点那个啥了……

但是一聊得开后我也就没怎么介意了,我平日里也确实不爱穿高跟鞋,所以也就还过得去。就这样不咸不淡的一个月过去了,我这边倒还好,美女却是跟十四过不下去了,理由是十四实在是太太太冷淡了!简直人神共愤!而且曾一度暗示我,是不是十四其实并不喜欢女生。

那天我出门晃荡,却把手机落在了离家不远的小店里,正巧碰上十四的爸爸回家,他说:“阿远下班开车回家,让他在你去哪吧。”于是我就拜托他开车过来和我一块去取了。

其实平日里我和十四话也不多,而且自从互相交往男女朋友后,这么突然的相处还真是有点尴尬。于是在我俩交流了互相的对象之后,一路沉默了好久。

拿了快到家的时候,基本上天快黑了。我家附近是一个小公园,因为这边是开发区,人很少的,公园很空旷,所以经常有些情侣跑到这边来幽会什么的……而公园的长椅上,就总能看到情侣搂搂抱抱。

然后,汽车一路平稳的路过公园,我俩一路无话。这时,全身上下毫无八卦气息的十四停车了,然后眼神好不闪躲的直视着前方两个搂在一起打得火热的情侣。

而马路对面,那两个情侣正吻得忘我。当时我的脸红透了,但是十四过于正义的那张脸让我简直不敢胡思乱想,只是觉得……十四同学,你也看得太理直气壮了吧……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朝着那两个人望过去,在看清那个女生的脸后,一时大惊失色。这,不是十四的女朋友,沐晨吗?

我战战兢兢的转头,看一脸冷静的十四,小心的问他:“你不是说,你的女友今晚和同事吃饭去了吗?”

十四目不转睛,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有些同情的望着他,觉得像他这样确实也挺不是事儿的,冷冷淡淡的早晚也要出事,可是劈腿也就算了吧,居然劈到了家门口……

对面两人还在忘我的激情中,十四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可怜我,竟然出了一身冷汗。后来看了一会儿后,十四平静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视力5.0的我立马看到对面的美女姐姐一秒从那男的身上弹开了,迅速整理衣服接起电话。我还八卦的想听听那美女讲了些什么,巴巴的凑过去听。

十四淡淡的:“你现在在哪?”

那美女语气还是那样娇嗔,答他:“不是说了在外面吃饭吗?”

十四还是那副死样子,淡淡的问她:“是吃饭还是吃口水?”

我这边已经憋得笑到肚子疼了,我在座位上笑了半天爬起来揉眼睛,看到对面的美女姐姐也是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那男的也是回头往这边看,这时我也笑不出来了,差点一口口水呛在喉咙里。

不远处那个衣冠不整一脸惊慌的男人,不就是我的男友小诺吗……于是,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果然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爸让我从小都向十四学习,期待成为他的翻版,这下可好了,劈腿这样的悲剧也是分毫不差的复制给了我。十四挂了电话,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倒是我在车上一直如坐针毡。毕竟想想十四这样的性格下去理论也不在他的行为范围之内,可是为啥我会有种浓浓的犯罪感呢……

于是,他一路沉默,我一路没话找话。

“咳咳,其实我蛮羡慕你女友的,他跟我男友kiss的时候感觉很好……”刚好赶上一个红灯,十四一个急刹车,我差点飞出去拍在车窗上。我讪讪地看着面无表情扭头看向我的十四,只见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车子重新上路了,他才说:“有什么好羡慕的,又不是没亲过。”

我说:“嗯,但是没踮着脚亲过。”

他大概仰头想了想那个画面,于是他又沉默了……

回到家之后也再也没联系过记者哥哥,大概他单方面的认为我们已经一刀两断。于是我登扣扣登微信抒发我莫名其妙泛滥的感情,甚至最后还慷慨激昂的提到,我们应该因为男人身高的差距而歧视他吗,NO!

半小时后,十四叮一声上线回复了我:今天下午用微妙的语言歧视人的难道不是你吗?

在半小时后,我们死党群里一片沸腾,而我俩的失恋被他们最终总结为,因为身高原因引起的kiss角度不佳所以被分手。

然后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这时阿泽冒出来:瞧你俩这欢脱的模样,很难想像你俩是才分手的人吧。

四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