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6关于孟婆汤的前世今生②

今天是一个阴雨天。

这是季雨到地府后第一次见到有天气变化,黑无常看到下雨就窝着不愿出来了。

据说今天恰巧不是他巡视地府。

黑白无常不出入现世的时候,日常的工作就是巡地府。

所以是白无常拉着季雨去给听听喂食,一来二去也混熟了,不过听听还是喜欢在季雨身上闻来闻去。

一度让季雨觉得自己肯定是洗澡不够身上有异味。

不过说起来,地府待遇还是不错的,季雨作为一个入地府的人已经免去了尘世间需要吃喝拉撒的痛苦了。平日里那些不过算作是消遣,好在洗澡这项永远都可以进行,就是烧起水来稍有些费劲罢了。

白无常说,每个下雨的日子小黑都会躲起来不出门,因为他说下雨天就是倒霉日子。

季雨倒是挺喜欢下雨天的,她就是雨天出生的。

季雨还在门廊前发呆的时候,看到了负着单手在背后穿着玄色袍子走来的阎王。

虽然还是板着个脸,但凭着近来阎王要求季雨到他案几前观摩及帮助他批阅地府章卷表情的经验来说,此刻的阎王有些低沉。

他走到季雨身边,看了眼房檐下飞速掉落的雨滴,一把拉住她,道:“陪我去趟阿修罗道。”凭着这股力道,季雨感觉阎王挺急,虽然不知道让自己去干嘛。

耳旁传来白无常有些担忧的话:“小雨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去修罗道可会经过八寒地狱啊。”

阎王别了白无常一眼,声音冷淡:“白羽,你担忧的是否过多?”

白无常扁了扁嘴,扭头跑了,方向是小黑的住所,估计是撒气去了。

季雨心里有些疑惑,但阎王本身话极少,冷冰冰的样子。季雨想着,兴许自己算半个鬼,虽然没有正职,但好歹也算有个差事的,应该不会让她出什么差池。

便也没心没肺了。谁知阎王拐了个弯,还是进了阎王大殿取了他灰白色的鹤羽大麾扔给了她。

季雨一愣神的时候,突然看到阎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尽管这个表情转瞬即逝,但季雨莫名的就开始想象,阎王真正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想必地府的枯树也会开起花来吧。

“来地府这么久了,你为何一点也不留恋人世?”

季雨想想也笑了:“有时候觉得,或许这里更适合自己也不一定。”

阎王似乎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极少见的拍了拍她的肩。“走吧。”

远天传来一声咆哮,她知道那是听听。

可是近处她也听到伴随着那声咆哮有建筑物轰然倒塌的声音,阎王却恍若未闻。

季雨有些在意的往后看,阎王却并未回头。

隐约间季雨听到阎王低声说了句:“预言果然成真了。”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