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5关于孟婆汤的前世今生 ①

    季雨最近经常在她所经过的任何地方瞧见孟婆支着一口花纹古朴的锅,熬汤。

    她一定是一个敬业的孟婆,季雨这样想着的时候,孟婆笑吟吟的看着她,舀起一勺朝着她招手。

    季雨无奈摇头,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尝一口。

    黑无常说都是季雨自己作的,不作不死。

    当初因为季雨的一句疗效不好,孟婆夜以继日的反复研究孟婆汤配方。

    据说...锅都熬坏了好几口。

    过路上下,季雨经常接收到各路鬼神幽怨的眼神,估计是给熬汤的烟熏的。

    一开始的季雨是抱着大不了喝了直接转世投胎的想法喝的。

    喝完还砸了砸嘴,觉得孟婆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平平常常一锅不知加了什么料的汤,竟然隐隐的有家的味道。

    白无常有些着急的想拦,但被一旁静静看着的黑无常拉住了。

    自季雨飘乎乎的给了句评价还不错后,孟婆似乎就更加勤奋的熬汤了。而季雨也从觉得不错开始渐渐感到喝的想吐之后,永久的拒绝了孟婆的邀请。

    孟婆却也是个锲而不舍的孟婆,当发现季雨并不吃这一套只后,便开始幻化成其他姑娘时不时让季雨喝上那么一口。

    季雨也不知道这算是对她这个新人的恶趣味还是报复。

    所以还是应了黑无常经常不咸不淡的那句:“女人就是作。”

    而最近小白经常不在,也不像是以前那样两个人时长黏在一起了,搞得季雨一直觉得是CP的他俩最近被强拆了,所以她也没法向小白八卦求证。

    “小白干嘛去了?黑白无常不是一起去现世带人的吗?”季雨被黑无常涮的气不过的时候就会想念很温暖的小白,她也疑惑为什么感觉地府挺忙,而只有黑无常整天在她身边闲晃,噢,不对,还有那个阎王的。虽然阎王一直生人勿近的模样,但季雨偶尔就会发现阎王在不远的地方,季雨就会像领导临检被抽查到了似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确实很闲啊。

    除了整理屋子,她几乎都是在黑无常的带领下熟悉地府环境。

    “他去解决家事去了。”

     家事?恩...季雨觉得自己对这地府的好奇真是越来越浓了。

    在季雨想从黑无常的嘴里撬出点什么来的时候,白无常哒哒哒的回来了,脚步轻快,感觉事情办得不错。

    季雨挥挥手,正待问点什么。黑无常已经冷冷的开口:“小雨想问你事情办得怎样了。”

    季雨点点头。白无常却有点尴尬,岔开了话题:“小雨,孟婆又给你喝汤了?”

    季雨无奈点头。“还真是认准了啊,看来她是等到了。”白无常自言自语。

    “等到什么?”

    “最近地府老在八卦,说孟婆等到她等的那个人了。”

    “地府是有多无聊,还要八卦......”季雨分外无语。

    “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八卦。”白无常拿出一个小本子勾勾画画,有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季雨无奈的想,要是成立个八卦协会什么的,估计小白还得是会长,瞧这劲头。

    “你知道孟婆的故事么?”白无常问她,也没想要她的回答,继续说:“每一个孟婆是来到地府执念最深的人,她身世清白入十八层地狱而不受煎熬,喝孟婆汤也忘却不了前世今生,所有的鬼怪都说,每一个孟婆都在等一个几乎等不到的人。”

    “等到的时候她会开始抓紧熬汤,积极寻找下一个取代她位置的人。”

    黑无常适时的拍拍季雨的肩:“很明显,孟婆看好你。”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