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和阎王sama 的日常

3. 阎王的书屋

第三个月的最后一天,季雨成功将阎王的书房以自己强迫症的习惯分门别类,整齐划一。当然,因为大多古字都看不懂,所以季雨把字体类似的都放到了一块儿。

她暗自打着小算盘,这么大一间书房,这么厚的灰尘,想来阎王是不爱看书的吧。那么自己这么归类也是没问题的。

惯例般地,在这个时候,远天响起一声长啸。季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背脊发麻,总有种猛兽降临,自己会被生吞活剥的感觉。

不过听多了也渐渐习惯了,就当是每天夜晚准时七点的钟声,提醒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这也是季雨能够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三个月的原因。

毕竟她所待的这块区域是常年灯火通明的,而更远的地方她还没有来得及去。

窸窸窣窣。她听到声响回头,发现阎王身穿一身玄色长袍站在不远处的书架旁,一脸的神色凝重,但是一言未发。

这是季雨第二次见阎王,而且距离算近,所以她终于看清了阎王的长相---真的过于英俊了。身姿挺拔,长相极品,这是作为一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对于男性的极致评价了,至少季雨这么认为。

“查水表,你完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拉回了季雨评价阎王长相的思绪,扭头果不其然看到如牛皮糖黏在一起的黑白无常二人组站在身后。
季雨退后两步凑到白无常身边,撇开了拿她开涮的黑无常。她觉得黑无常蔫坏的,肯定是经常混现世,活脱脱一个网瘾少年。
“小白,阎王这屋子灰尘这么厚,他应该不爱看书吧。”
白无常点点头,季雨心中一喜。不料白无常补了一句:“可是王他很珍惜这个屋子的。”
季雨咽了咽口水,抬头发现阎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虽然和刚才没什么变化,但是季雨些微发现,的确脸色不好看。
盯了一会儿后,阎王长袖一挥,季雨眼见她整理了三个月的屋子倏然变回了原样,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改变过。“算了,本王很失望,带她去地狱吧。”
季雨忍不住跳脚。“喂,不至于吧,你又没说该怎么整理,你不高兴了挥一挥衣袖就无视了别人劳动成果,动动嘴皮就让人下地狱,那让我去投胎啊,你这个暴君!草菅人命。”
白无常扯扯她的袖子,她根本听不进去,一骨碌说了个痛快。阎王又盯了她一会儿,嘴角扯了扯。“黑羽,带她去给听听玩。”说完走了。
黑无常微微弯了弯身子:“是,吾主。”一本正经,完全没了开涮季雨的戏谑。
这是季雨第一次听到黑无常的名字,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开了,因为她发现黑无常已经换成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耳边是白无常的絮絮叨叨。
“小雨噢,王啊他很重视这间屋子的。因为啊,里面都是回忆呢。”
“王的性格很孤僻的,你不要跟他置气。”
“还有噢,他那是面瘫,不是生气。”
“他真的生气起来十八层地狱都要鬼哭狼嚎呢。”
“小白,言多必失,今天你的话太多了。”黑无常在旁说了句,换来季雨一个白眼---白无常口中那个阎王…让季雨对他又多了一点点好奇呢。
“我们去看听听吧。”白无常翘起薄薄的嘴角。
季雨忍不住嘟囔:“所以听听到底是谁啊?”
黑无常长指敲敲她脑袋:“主的宠物,一般可不给人看的。不过,他吃人的。”
4.阎王的宠物
季雨觉得自己大概是终于要死了。不是打入十八层地狱,而是被一只叫做听听的宠物吃掉,估计永世是别想再做人了。
阎王真狠。
要是不斗那句嘴,兴许还混个六道轮回什么的,总好过死无全尸。
想到这里季雨就有些丧气。
她瞟瞟黑无常身后一直背着的长柄大刀,心说还不如拿这个灭了她,好过被吃。
脑内了无数个血腥的场景,耳边飘过白无常兴奋的对于地狱分布的介绍,配合黑无常万年黑脸。季雨只觉得,世态炎凉,鬼果然是没有半点人情味的,鬼使也不例外。
一个袅娜的女子端着一碗汤路过,见到季雨风情万分的朝她笑了笑,问她渴不渴。
季雨心说死前好歹有口水喝,也没犹豫便喝了递了空碗回去,没有注意黑白无常互相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眼神……
季雨继续开始自己的精神折磨。
走了许久,在光线明与暗的交界处,枝杈横生的歪脖大树下,一个大殿出现在眼前。
“宠物都用殿养着啊,啧。”
季雨走进去发现殿内空无一人,别说宠物了,连个伺候的小鬼都没。
季雨正纳闷,却发现一直在后边的黑白无常都不见了。
季雨吓得退了一步,在地狱撞鬼可也行?
她四下看了看想跑,却见角落里钻出一个小狮子样的动物,颇有些像古式建筑门前的石狮。
那小狮子凑到季雨面前,狐疑的闻了闻。季雨忍不住就想去摸,却被躲开了,似乎还有些不高兴的倪了他一眼,亮了亮牙齿。
可是季雨觉得的是,这么小只,气呼呼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好萌!!这就是那只听听?那只黑鱼果然诓她的。
“加餐了。”
门外响起黑无常的声音,那小狮子似乎听到了,仰起头长啸了一声,季雨呆了一下,原来每天叫的那个,是它……
随着叫声悠远回荡在地府,那只小狮子忽地变大了无数倍,几乎和空荡的大殿一般大小。季雨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仰起头看他,变大的他却又像条龙了,头部有角,颜色赤红,眼神凌厉,低头看着她。
季雨吓得直哆嗦,忍了很久还是结结巴巴的问出口:“你…你真的要吃人么?我…我不好吃的,都不够塞牙……”
谁知他一挑眉张嘴:“谁稀罕吃人,人肉可苦了。”
就在季雨几乎要哇的一声哭出来时,黑无常和白无常一人抬着一筐东西进来了,伴着黑无常嘲笑的笑。
季雨擦擦眼泪爬起来,黑无常指给它看:“听,主让过来和你玩的,这姑娘有趣不?”
它还是刚才那样,在她身上嗅了嗅,随后若无其事的用爪子笨拙的专心掀开筐子吃东西。“主的眼光一向不错。”
季雨满头黑线,凑到了专心从筐子里挖果子出来递给那条吃相并不好看的龙的白无常身边,问他:“什么情况?”
白无常笑眯眯:“大家真的很需要一个助理啊助理。”没头没脑的,让季雨挠头。
白无常递给季雨一个果子,示意她递给听听,一边说:“听听不吃人的啦,小黑逗你玩的。”
季雨对黑无常的腹黑又刷新了新的认知,随后又听白无常补了一句:“刚刚你喝的汤噢。孟婆给的。”
“什么?啊---”
是夜了,地府的长明灯渐渐微弱。
阎王站在地听前低声问它:“听听,这个人的心,你听到了吗?”
5.关于孟婆的汤与前世今生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