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重生第一章

正文
在分不清是不是梦境的那个场景里,火花满天,尖叫声和哀嚎声充斥在耳边,在四散逃离的人群中,有几人逆着人流朝着楼上走来,那几人都蒙着黑布露出半张脸,领头的顶着个大背头,眉毛旁一道伤疤,洛伊一本来想跟着人群跑出去,意识到情况不对,她赶紧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可是,还是有些头晕的,是自己很久没喝酒了吗?洛伊一觉得不对劲,门口却响起了枪声。 “老鹰...交代的事情都完成了,我们撤。” 迷迷糊糊中洛伊一觉得自己的身上很疼,是梦境吗?可是梦境那么真实,火苗最后烧上来却没有力气逃脱的痛感真实得可怕...... 

真的好痛,不是做梦,洛伊一睁开眼看到的是昏暗的打着暧昧灯光的逼仄房间,和一个在她身上爬来爬去的男人。 

男人?她一脚踢中那男人裆部,然后爬了起来。她检查了一下自己,衣衫不整,裙子褪了一半,洛伊一忍不住又补了一脚,男人痛喝一声,退到了墙角,恶狠狠地看着她。 洛伊一觉得自己头昏昏的,似乎刚才是撞到了,虽然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好像刚才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还好,只是一场噩梦。

 “臭娘们儿装什么清纯,还不是一样的货色。”那男人呸了一声,冲上来掐住了她的脖子。 洛伊一身体素质向来良好,眼前这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空有一身蛮力的男人对她来说本不在话下,可是今天,她觉得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男人掐着她将她抵在了床边,低着声音问她:“怎么的,激烈的你要装晕倒,温柔的又要踢老子?活腻了?”

 洛伊一被掐的说不出话来,在胡乱抓的过程中她摸到了一个熟悉的坚硬的东西---床上掉了一个匕首,很可能是这男人的。 洛伊一抓起匕首朝着男人锁骨处狠狠地扎了一刀,男人吃痛放开了她。洛伊一想跑,那男人忍着痛抓住了她的脚腕。"臭娘们,老子还没吃到呢就想跑。"
洛伊一转身朝着他受伤的肩膀狠狠地踢了一脚,因为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所以那男人又低哼了一声,没动了,八成是痛晕了。
洛伊一也来不及细看,胡乱捡了件外套披着,强自镇定的往外走,门口没有人。洛伊一走出去就被嗨翻天的音乐刺激的一皱眉。
她环视四周,发现这个地方有几分眼熟,凭着记忆她记得走廊的尽头处有一个厕所的,不管怎样,她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她小心的走着,偶尔借着余光瞟着那房间的动静,看到有人走上去敲房门,然后进去之后,她加快了脚步。
厕所门口反而有几个男人,这让她加深了警惕,这种地方,这样的场景,她明白里面大概在干什么。
可是那个唯一的逃生出口就在厕所最里间,她藏了藏自己带血的那只手,然后低着头就往里撞。
大概是门口的人在分神,洛伊一推开房门看到了香艳的一幕---一个打扮妖娆画着浓妆的女人整个身体都挂在一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身上,她似乎是在吻他有些衣冠不整,不过男人倒是还是衣冠禽兽的样子,衣服只有一些凌乱。
互相打了一个照面,那个男人朝她挑了半边眉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怒气。
洛伊一赶紧退开半步,低着头:"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
那女人似乎也有些意外:"依依?你怎么?"说着就要去拉她。
洛伊一吓了一跳,赶忙甩开,纪云凡瞥了她袖子一眼,没有说话。
外面男人发觉闯进了一个女人打搅了他们老大的好事,准备进来捉她,纪云凡一个眼神过去那些人就不动了,连同在纪云凡身上的女人也乖乖的站在了旁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看看出了什么事,女人,受了伤,跑不远的。"

洛伊一跑出了那家娱乐城后,觉得高跟鞋实在费劲。踢掉了两只鞋子,开始往小巷子里钻。追她的人挺多的,洛伊一还真没看出来那个小混混样的男人竟然值得这么多人跑出来追她,心里有些纳闷。
不过速度还是不敢减,拐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洛伊一莫名被一只手拉了一把,条件反射下,洛伊一反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依依是我,罗卿。”
洛伊一冷冷的看着刚才还挂在那男人身上的这个女人,刚才她还想拉住自己。“我不认识你。”
罗卿有点着急,一把拉住她,告诉她:“你惹事了,装作不认识我也没用,快跟我走,他们都在找你,要是被抓到你就死定了。”
洛伊一手并没有松开,还是恶狠狠地:“你凭什么要帮我?”
“别多说了,先跟我走。”
罗卿手劲也不小,她不由分说拉着她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僻静的巷子,然后带她往一个逼仄的楼梯上爬。
“这是哪?”洛伊一满腹狐疑,从她做了个噩梦起来就发生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去细想,又转眼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你是烧糊涂了?我看今天静姐也是糊涂了,不是说你身体不好不能接客吗今天怎么文哥也不做声。”
见洛伊一没做声,罗卿四下看了看四周摸出钥匙打开门,拉她进去后,迅速从床下拉出一个小小的急救箱给她包扎。
“你说那纪总也是心细,怎么就发现你受了伤呢?”
洛伊一回过神来,问她:“你说谁?”
“就刚在厕所碰见那个男人啊,我们之前不老讨论来着,来过好几次了,哪个姑娘不想被他睡啊…我今天好不容易逮着机会…”
说着她小心的看了洛伊一一眼,似乎怕她疼,可是洛伊一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手上划出的伤口,应该是刚才给那男人一刀的时候划到的,没想到自己身手已经这么差了。
见洛伊一没有喊疼,罗卿还有些意外的,她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换来了洛伊一一个带着些防备的眼神。“依依,你今天有点奇怪。”
洛伊一没有理她,她反而觉得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有些神经,叫着她的名字,又不像在叫她,看起来跟她很熟悉的样子,可是她根本不可能认识一个娱乐城的女人。而她自己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一觉醒来会在新天地娱乐城,他老爹的娱乐城里。还被一个男人在身上爬来爬去,想想觉得有些厌恶。干脆就不再想了。
她扯扯手上的纱布,包扎得十分严实,看这女人还看着她,似乎想从她嘴里知道些什么,洛伊一张嘴:“浴室在哪,我想洗个澡。”
“依依,你知不知道你惹事了,别在这里待太久了,会被发现了,你收拾收拾快跑吧。平时你挺文静柔弱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像变了一样。”
“我收拾完就走,不连累你。”洛伊一自顾自从她衣柜里挖出一套衣服往厕所走,心里觉得这女人真啰嗦,跟她小妈一样啰嗦。
进了厕所打开莲蓬头,水淋到身上的时候她才觉得浑身有些痛,她以最快速度清理干净自己,不经意间往镜子里看了一眼,然后她愣住了,忍不住骂了句:“艹。”
镜子里的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轻轻瘦瘦的,的确如罗卿所言,文静柔弱。没有化什么妆,如果不是从新天地跑出来,她不会相信这样的姑娘会去娱乐城。这姑娘长相还算漂亮,仔细一点看过去竟然还有几分像自己。
可是毕竟不是自己。不论从身材还是身体素质,或是长相,洛伊一明白了,面前这个姑娘根本就不是自己。
那自己呢?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脑海里只有那个真实的噩梦,难道…那些都是真实的吗?那现在的自己是怎么回事?“依依,我必须先回新天地,你要照顾好自己,记得尽快走。”
“罗卿。”洛伊一叫了她一声:“我叫什么名字?”
“楚依你真的是脑子坏了?尽快走,我钱放桌上,迟了可走不了了。”
洛伊一定了定情绪,穿好衣服走出去,罗卿已经走了,桌上放了几百块钱。
洛伊一抓起几百块钱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她发现这里楼与楼之间挨得挺近,她顺着阳台很快翻到了对面的楼上,楼上似乎废弃了挺久了,没人居住。她靠在窗边,这才放松了些。
这一大阵子实在是折腾,她想走可是想想却也无处可去。她能去哪呢,用什么身份走出去?现在看起来自己这身份的主人不过就是那些坐台妹。
不一会儿,她听到对面有些混乱,她透过窗户看过去,刚刚救过她的罗卿被押着带到了刚才的那间屋子,洛伊一眼里划过一丝不忍。“虽然自己并不认识她,可是,好像还是连累她了。”
她正准备转身就走,谁知颈后一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她四下看了看,自己被关在一个空旷的屋子里,看起来像个仓库,手上也没有捆绑的痕迹,不知道那人捉住自己关在这地方是什么意思。
她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发现这幅身体真是柔弱的可以,现在算来也就是没吃一顿晚饭,可是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而且还是感觉特别的头晕。
她把头贴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声响。
“老鹰,那女的已经捉到了,就关在仓库里,怎么解决?”
“查清楚身份没有?”
“和那边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一个被新天地姓文的罩着的小姐,要不要……”
洛伊一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可是现在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要不要怎样?杀了她?
她才莫名的活了过来,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这么稀里糊涂的又死了,她不甘心。
洛伊一往后退了几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这身体平衡性又不太好,她摔下去的时候在想:“自己是有多倒霉摊上了这样一副身体?”
纪云凡让人打开门,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洛伊一直挺挺倒在门口不远的位置,由于头发比较长遮住了半张脸,另外半张脸沾了些灰。
纪云凡转头:“让她起来。”
身边的人走上去探了探她。“她晕过去了。”
纪云凡走上去撩开了她半边脸的头发,看了几秒,似乎在想什么。
旁边的那个手下也未敢做声。
他抱起她,往外走,旁边的手下对纪云凡的行为很不理解:“老大,不处理她吗?这样就留下证据了…万一她是那边派来的…”
“那更好,将计就计。”
纪云凡抱起她扔进了车里,她也没有醒,纪云凡低沉的冷笑了一声,发动了车子。
洛伊一是被自己的肚子叫醒的,她睁开眼看到的是装潢简单宽敞的房间,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刚才经历的那些不过又是梦境,可是她抬起手时看到了自己手上的绷带,她知道,这不是梦。
床头摆了几件颜色各一的服装,应该是属于比较低调的性感那种,可是…认真来讲,她并不觉得自己身体的主人能够驾驭得了这些衣服…虽然以前的自己穿这些可是得心应手的。
她这是在哪里?她记得刚才她还在仓库里的,今天这一天真是格外跳脱。她挑了一件颜色稍微冷一些的换好后走出房间,这是一个独栋型的别墅,装潢低调但是看得出来砸了重金,她家以前也有一个,所以粗略估计来看,这屋里住着一个品味不错的人。
然后她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脱了黑色西装外套现在只穿着烟灰色衬衣手里拿着一本书的纪云凡。
“是你。”洛伊一说着,却不再上前,这男人在她跑进厕所擦肩而过的时候就闻到了他身上的危险气息,这男人绝对不是简单角色,而且之前听罗卿提起来还挺出名。
“是我。没想到吧,杀了我的人还会被我救回来。”
洛伊一听着肚子又咕噜一声,吸了吸鼻子:“他该杀。”她平视着他的眼睛。
纪云凡挑眉:“他到新天地找小姐,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该杀了?”
洛伊一抿抿嘴唇:“那一刀不致命的,养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纪云凡笑了:“可是我的人死了。”
洛伊一一瞪眼:“这不可能。”
啪。纪云凡甩了一叠东西在桌上,示意她看。她狐疑地走上去,看到是一堆照片,是那个男人。的确是死了,除了她插的那一刀,身上还有刀伤。洛伊一不想看下去,平静的看着他:“我说了我没杀他,只有锁骨那处是我捅的,那伤不致命。”
“还有不少人在找你。”纪云凡打断她:“知道吗?”
洛伊一想起那些押着罗卿的人点点头。“为什么救我?如你所言,我杀的是你的人,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杀了我的人可也帮了我,现在新天地是我的了,而且我只花了卖价不到五分之一的钱拿下了它。作为一个有人情味的商人,我当然应该救你。”
洛伊一冷着眼看他:“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纪云凡勾了勾嘴角,冷硬的脸上有了些暖意:“你说呢?”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