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不可以(10 回报的任务

两天后的夜晚,白雨昔一身黑色紧身衣,外面穿着随意的便装,背着一个随身的小包,开着她的银色小跑车来到了D街区附近。随后,她停了车,慢慢地走了进去。

D街区事实上是高级白领区,很多小洋房,这边的行人也不算太多。白雨昔很轻松的就进了一个小区,按着位置白雨昔找到了地方,这地方在小洋房中算是小的。之前她查过了,这地方是杨蓝沁的祖产,事实上,这地方可能是她的长久根据地,所以东西藏在这里应该不会错。

白雨昔从顶楼的阳台翻了进去,进门的瞬间,白雨昔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传来,这屋子有人!

因为之前调查过杨蓝沁并不经常回这个家,所以她才挑了这个绝对没有危险的时刻出现在这里。

不管如何,白雨昔小心的靠着窗帘现藏起来开始观察四周,屋子不算宽敞,但总有一种凉丝丝的被盯着的感觉。白雨昔开始戴着夜视仪扫视这个屋子,一间一间的。

当她走到了书房的时候,她背后那种凉丝丝的感觉更强烈了。她突地有一种感觉,恶魔街,事实上,也许还有其他东西盯着这个能量球的不是么?以前白然告诉过白雨昔为何神偷家族中他们家会独大,一定程度上,有的任务只有他们家族的人才能做到。

白雨昔有一种敏锐的感觉,这东西就在这房间里。就在她准备开始仔细勘察的时候,有东西从顶上掉了下来,落在了白雨昔的袖子上。进了公寓内,白雨昔就脱了那一身外套,所以感觉尤为敏锐。她抬头一看,差点惊到,一个像蝙蝠一样的巨大物体正道挂在墙角,恶狠狠地盯着她,落在她身上的是口水一样的东西。

白雨昔心中恶寒又有些害怕,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她掏出了随身带着的那把白然给的银刀,却又没打算扔出去,她感觉白然给她刀并不是掷出去的,这样就太轻率了。

她想了想,随身又掏出一支镖掷了出去,那东西动了动,忽地发出了很诡异的叫声。白雨昔吓了一跳,却听到它扑了扑翅膀:“找出来吧。”

白雨昔犹豫了,这些东西是什么,她扭头的一刹那,看到屋子的四角都有这样的东西,而现在他们从顶上落了下来,站在四周,白雨昔看到,他们的翅膀正往后收,这时候的他们看起来像是正常人。

白雨昔抿唇,一对四,自己的胜算有些小。这些是守护的还是想抢夺的?白雨昔决定退出去,这屋子的情况诡异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谁知道屋子里的四个人同时靠向了门和阳台的位置,白雨昔一看,完蛋!

不过她又有些疑惑,之前在墓地她唯一一次见过这些东西,那时候,是线状的,并没有实体的,也就是说这些要厉害得多吗?想到每次白然可能也是遇到的这样的东西们,她替自己的哥哥捏了把汗,她握紧了自己手上的刀,至少,要全身而退。

但这四个东西并没有和她打斗的意思,他们低吼着重复一句话:“天使,找出来!”

白雨昔还是第一次撞到这样的任务,她有些头痛的摘下夜视仪,这才发现这个屋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那么黑暗,她依旧视力没有障碍的。

她只好尽量的不去注意那些人的视线,开始翻找。嘶,不知摸到了哪里,她的手被细线一样的东西一划,手腕竟然有血流出来。白雨昔皱眉,这里有细线一样的东西保护着,传说中的,结界?

她灵机一动,掏出了白然给的打火机,火苗到的地方,细线像是纺织品被燎到了一般,迅速的丝线消失了。

白雨昔凭着专业的手法,在隐秘的书架背后打开了一个藏着的铜质箱子,熟练地撬开后,她抱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

就在白雨昔抱出东西的一刹那,四周一直安定的四个人突地朝着白雨昔扑了过来,白雨昔眼尾一直注意着四人的动向,是以翻滚着避开了,但是手臂还是划伤了,她这才看到几人手上是利爪。

呵。白雨昔倒抽一口气,真的很不好对付啊。

摆出格斗姿势,白雨昔一手紧攥着小盒子,一手掏出了银刀。作为女性的劣势很快就表现出来了,虽然银刀作用不菲,白雨昔发现,被她刺中的似乎都有无止尽的血流出来,现场看起来惨烈无比。而自己也伤的不轻,他们的利爪的确很难对付。

白雨昔好容易解决了两个人,却听到窗外一声长啸,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空中飞来了。窗户被巨大的声响震碎,白雨昔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斗篷的人从一只巨鸟身上跳下来,朝她走了过来。

“给我。”那人朝她招了招手,同时他手指带着黑色的光芒,于是白雨昔看到,那四个本是恶狠狠围着自己的蝙蝠怪物在黑色的光芒下,变成了一滩灰烬……

“你是?”白雨昔戒备的退后,却忽地发现四周多了很多才刚被灭掉的蝙蝠一类的东西。

“呵,”那人低笑了一声:“我找这东西很久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让天使帮忙呢?”

白雨昔只觉得那黑色的阴影下来,让她心中一凛,这时她才意识到,刚才那种凉凉的感觉,就是这个人的眼神。这个人一直都在周围,伺机而动!

想到这个,她想逃,却觉得四肢很重,眼看着他一步步逼近,一个黑色的身影,极快的从阳台边掠过,最后落在了她身边。待看清来人,白雨昔忍不住低呼出声:“木子宸,你怎么来了?”

木子宸弯起身子抱起她,在她耳边低低叹了口气:“对不起,把你卷进来了。”说完,他抱起她迅速的朝着深沉的夜色中隐去。

后面的东西紧跟不舍,木子宸明显速度很快一刻不停歇,白雨昔觉得自己快散架了,她抬起手上的盒子,示意他:“你不是很弱吗,现在要不要立刻打开它?”

突地空中绽出微蓝色光芒,木子宸肩上多了一个小东西。“主人,你没有必要以身犯险,现在形势对你很不利。”

“巴蒂,别闹。”木子宸微微皱起眉,朝着更远的深山而去。

“那是什么东西?”白雨昔看着那个在木子宸肩上焦急的跳来跳去的像兔子一样的动物,居然还会说话?

“别说话,你失血较多,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木子宸紧绷着脸,速度一点没有慢下来。

“你为什么不躲?”白雨昔看着身后星星点点的东西越来越多,觉得有些恐怖。

“没用,你带着能量球,它会吸引越来越多的魔物,躲不了。”

“那你打开啊,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啊!”

她听到木子宸苦笑了一下,木子宸肩上的东西帮他回答道:“来不及哦,释放能量球需要时间的。”

“为什么不应战?”白雨昔见他额头已经见汗了。

巴蒂在旁边不安的飞舞:“主人的武器还没找到哦。主人,这些魔物很不对劲哦。”

白雨昔看着越来越近的红色光点,感觉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怎么不对劲了?”

巴蒂依旧帮着木子宸的回答:“这些低级的魔物叫青獠,恶鬼系的,是躲在黑暗中的动物,不会这么大肆的出来。而且,他们的瞳变色了,红色是堕魔的颜色,他们已经失去理智被操控了。”

木子宸舔舔嘴唇:“啧,真不想放过他们。”

白雨昔意识都快模糊了,木子宸还是努力在让她放松,白雨昔微弱的笑了:“说了不要学我说话……”

木子宸突然掉转了方向,朝着市区内去了。

“主人,主人,你要把恶魔引向人类居住的地方?”

木子宸没有回答,只是叫住了它:“巴蒂,到我肩上来。”巴蒂听话的照做了。

木子宸看着已经眼睛睁不开的白雨昔,突然嗤笑了一声:“白雨昔,给你未婚夫送份大礼怎么样?”

巴蒂激动地拍拍翅膀,狗腿的拍马屁:“主人英明!”

白雨昔只是微微的皱眉摇了下头,就深沉的睡过去了。

木子宸引着青獠们呼啸着到了宋家上空,不消一会儿,木子宸就看到宋家的警戒全开了,宋皓凌不一会儿就到了自家屋子的顶空。

紫色的光芒划过,宋皓凌不再像上次那样用那个看起来繁重的冷兵器,而是单纯的以指尖的能量战斗。虽然看起来力量不大,而且能量的使用看起来不太顺手。

木子宸在远处观望了一下,微微挑眉:“总算像点样子了。巴蒂,给我找个巫师来。”

巴蒂鼓起脸颊:“主人主人,你魔力太弱,现在召唤巫师很耗费能量的哦。人类只需要进医院就好了呀。”

“医院可以刷卡么?”木子宸讲了个冷笑话。

“主人,不好笑哦~”巴蒂调皮的飞起来。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