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不可以(9 她的身份

“你在发呆。”突然的声音吓了白雨昔一跳,还以为是宋皓凌又回来了,心又提了起来,转头却看到木子宸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

白雨昔吃惊:“你怎么在这里?快出去,一会儿被发现了你就惨了,这可是一屋子的阴阳师。”

“你在关心我?”

“说什么啊你,你这时候不应该是去拿玉佩吗,现在是最好时机,之后被放到哪里连我都不知道了,快去啊。”

木子宸缓缓站起身,走到坐在床边脸色不太好的白雨昔身边,抬了抬她下巴:“你爱他吗?”

“他是我的未婚夫。”

“你爱他吗?”木子宸单手插着兜,看白雨昔一脸的茫然,还是继续问。“这么说吧。你是愿意走还是继续呆在这里?”

白雨昔终于肯抬头看他,见他一脸的痞气,不过和自家的哥哥不同的是,他的痞气带着一股霸道的气质,却让人觉得自然。

白雨昔朝他轻轻一笑:“谢谢你的好意。”

木子宸点点头,拉开窗帘,出了阳台。白雨昔叹了口气。其实她不是不想走,但是她想……这一天始终会到来的,而且,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宋皓凌一定要用强的话,自己的格斗术虽然不一定可以打得过他,但是不一定会占下风。

她以极快的速度洗好了澡迅速地滚到了床上,随后她就听到了宋皓凌的脚步声,心开始一点点的被提了起来。

“小雨,睡了吗?”宋皓凌一贯温柔的声音传来,让白雨昔安心不少,她想装作睡着了,宋皓凌却始终耐心的唤她,白雨昔没法装,只好从被窝里露出个头,“怎么了?”

“别睡了,我想……”宋皓凌一脸的神秘。

白雨昔绷着表情,听着他继续讲。宋皓凌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看着白雨昔的表情有点好笑,“小雨,你在紧张什么。”

宋皓凌在她额头留下一吻:“我最近的热情吓到你了?小昔,那天的订婚戒指我都还没有给你带上呢。”说完,他打开了手上小巧的盒子,把里面的铂金钻戒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上。“小雨,晚安,今晚你睡我房间,我在隔壁。”

说完他出了房门。白雨昔有些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宋皓凌突然改变主意的感觉。宋皓凌替她调好灯,迅速出去了,不过他没有走向隔壁房间,而是迅速地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跑去。

“皓凌怎么了?”在楼上宋皓凌的大哥见宋皓凌神情严肃,也追了出来。

宋皓凌脸色不善:“没什么。”不过他还是朝着地下室的方向去了。

宋祁脸有些臭,低声嘀咕:“不就是得宠知道得多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宋皓凌来到地下室放玉佩的地方,此刻宋老爷子神色严肃的站在大开的柜门前,宋皓凌皱着眉头看着宋老爷子:“这次你怀疑不了雨昔,她还好好的在楼上,不是她。”

宋老爷子杵了杵拐杖,神情非同以往的严肃:“皓凌,这下看来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跟我来。”

说着老爷子带着宋皓凌,开启了地下室旁边一个尘封着的大门。

……

“主人,主人,你还不走吗?这里到处都是阴阳师,很危险很危险哦。”

“不怕,这里正牌的阴阳师只有那个人。”木子宸淡淡的看着房间里的白雨昔,白雨昔此刻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人,你说那个人就是当年和你一起陨落的神吗?”巴蒂站在木子宸的肩上。

木子宸没有说话,静静地靠在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

白雨昔转头便看到一个暗黑的影子在阳台上,她定定的看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白雨昔早起,依旧没有看到宋皓凌的身影,同宋家人一一道了早安后,白雨昔回到了自己家的别墅里,收到了调查到的杨蓝沁的资料,看到资料的那一刻,白雨昔愣住了。

杨蓝沁的出身几乎是一片空白。同时,收到的其他资料显示,在这之前不同的好多年里,出现过一个叫做蓝心的女人,这人和杨蓝沁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的都是以前的身份一片空白。白雨昔因为之前听到她说的那句自我表白,所以才试探着查了蓝心相关的人物,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她又往后翻了翻,这样的人物在不同的时间段里都有出现,一样的只有名字与照片,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每隔一样的都只出现十年左右。

白雨昔咬牙骂木子宸:“混蛋,居然让我偷一个千年老妖婆!”

白然今天意外的居然在家,见白雨昔站在门口看资料,他站在阳台上叫她:“小白,有任务?”

白雨昔抬起头,挡住阳光,将资料扬了扬。白然下了楼,翻看后神色严肃了些:“小白,这样的任务多都是我接的,一般不会越界,为什么这次……”

白雨昔没有透露木子宸的身份,不过还是求助白然:“哥,这个任务我接定了,你能告诉我这样的该准备些什么吗?”

白然一向吊儿郎当的这次看起来分外正经:“别贸然去,还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身份,可能会有危险。而且你看这位置,D街区。行话的话,D街区被称为 DEMON STREET,小妹儿,那地方可不是好地方。”

白然的一席话让白雨昔明白了那个杨蓝沁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可是白家猎奇的血液却喧嚣起来,她一直很向往白然的任务,因为神秘黑暗,透露着莫名的吸引力。而她,大概是父母的庇护,她的任务只限于明面上的交易,也就是像一般的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任务才会落到她手里。

例外的任务就只有两次,一次是宋家的要求,这个事情她并没有告诉自家父母,因为怕他们同宋家生出嫌隙,而且,宋家也是表示要保密的。所以他仅仅只告诉了自家大哥。

而第二次就是这次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

“小妹儿,你一定要自己去?其实你可以把任务移交给我,这也不算违规。”

“大哥,我想自己去做。”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我也不阻止你。”白然带白雨昔到自己房间,从一个隐藏的格子里拿出了一把银亮的短剑。“这个带上吧,也许会有帮助。”

其实白雨昔几乎没有进过白然的房间,和自己房间的格局很相似,不过白然的风格明显是暗黑系和巴洛克风格的结合,看起来有些黑暗贵族的美。

白雨昔抬头注意到了白然墙壁上的壁画,和自己的画很相似,天使。不过截然不同的是,暗黑的翅膀,阴沉的天空,很压抑的感觉。

“哥,这画也是妈妈画的么?”白雨昔抬起手抚了抚,一样的质地,和自己的那副一模一样的笔触。

白然漫不经心的答:“是啊,成年礼,一样的。”

白雨昔讷讷的看着白然还在翻东西,似乎不在意的样子。“哥,你会不会觉得妈妈他们偏心,把担子都交给了你。”

白然抬起头,白雨昔这才发现白然唇是弯着的,在笑。“不会,只是跟你不一样而已。”

“喏,这个也带上。”白然抛给白雨昔一个小巧的银质打火机,歪头看到了白雨昔手上的戒指,挑眉:“宋家小子给的?”

白雨昔抬起手来笑:“是呢。”

白然恢复了酷酷的模样:“最好那小子好好对你,不然我可饶不了他。”

白然的电话响了,一边他看了白雨昔一眼,嘟囔了一句:“宋家那小子干嘛给我打电话?”拿起来接了,白雨昔看看自己的,并没有来电记录,朝着自家哥哥耸耸肩过隔壁去了,她还要仔细研究杨蓝沁所住的建筑结构才行,并且要想办法查到那魔球的正确位置。

正看资料的空当,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陌生号码。白雨昔点击接通,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哈楼。”

白雨昔皱眉:“木子宸?你怎么知道我电话?”

传来木子宸一贯悠闲地声音:“画廊店员告诉我的。”

想到店员们看到木子宸神魂颠倒的表情,白雨昔咬牙切齿,忍不住吐槽:“恶魔大人,你步入现代化的社会速度倒是挺快的,钱是偷的么?”

木子宸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四周安静得很,所以白雨昔听到了他的一声低笑:“白小姐,恶魔的财富可是富可敌国的,怎么,嫉妒了?”

白雨昔正磨着牙准备下一轮的吐槽,却听到木子宸变得正经的声音:“那颗魔球藏在蓝心的房子里,她房间里有暗格,我想这个难不倒你吧。”

白雨昔说到这个就很来气:“木子宸,你给我的什么破交易,偷个千年老妖婆的东西?”

“怎么,后悔了?你可以移交给你哥,毕竟,他是黑天使,对这个很在行。”那边传来他挑衅的声音。

“黑天使?”白雨昔从没听过这个称号,只知道,白然在神偷界的称号是黑JK,至于黑天使么…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木子宸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需不需要帮忙?那里超出了我预料的危险。”

“不要。”白雨昔硬气的挂了电话。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