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大人不可以(8 送还计划

自木子宸像掏零食一样掏出玉佩扔给白雨昔后,已经两天不见了。白雨昔除了每天认真查阅找人搜集来的杨蓝沁的资料为几天后的下手做准备以外,其余的活动就是和顾倾城逛逛街,和宋皓凌吃过一次晚餐,但是宋皓凌看起来心情不是太好。

以往的时候,他俩也是偶尔出去吃个饭,毕竟并不是什么热恋期,白雨昔一直认为是订婚后的必要,所以若有若无的总会和宋皓凌保持些联系。但是她自己却开始觉得有些别扭。

感觉订婚后,本来自然的两人有些尴尬了。虽然宋皓凌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不过比以往表现得更热情些了,吃晚饭了他还试着拉着她往外逛,让白雨昔觉得两人像是青涩年头才刚陷入的两人一般。

虽然,白雨昔从未谈过恋爱,家族的训练充斥着她的整个青春岁月,正常的学习因为成绩的优异也是不断的跳级,所以快19岁的时候,就已经光荣毕业了。也没再继续往下念书,用自己的小钱凭着自己的天赋开了一个小画廊,经营的竟然也还不错。

但宋皓凌她是知道的,比她年长五岁的他,这不会是他的初恋,但是他还是一直温和有礼的对待着她,无论是小的时候,还是现在订婚的状态。

但今天他真的有些热情过头,两人吃了晚饭,在外晃荡了一圈,宋皓凌拖着她的手晃荡了好久,最后竟然意外的要她到自家去。要知道,宋皓凌从来在晚上的时候,都是绅士的送她回家。

白雨昔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想想她的计划,眼看七天约定也过去了三天,本打算拖到最后交给宋家的,但是…要利用今晚吗?

她正在犹豫,宋皓凌已经打开了车门,白雨昔只好坐进去,远处的车灯晃了一下,白雨昔抬起手挡,便听到宋皓凌低骂了一声。白雨昔极少听到宋皓凌骂人,于是有些意外,却听宋皓凌声音忽地变得有些冷淡:“小雨,开SK8的男人,你认识么?”

白雨昔一下僵在那里,不过还是立马摇头:“不认识啊,怎么了?对了,我后来又去了一趟墓地,找到了玉佩,今晚就直接拿过去交给宋老爷子吧。”

宋皓凌脸色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很难看,他点点头:“那我们走吧,我马上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小雨,你先听我说。你别乱想,我想跟你说件事。”宋皓凌打完电话后恢复了温和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不快已经烟消云散。

“恩?怎么了?”白雨昔还沉浸在宋皓凌说的SK8事件中,脑中一直在高速运转,他怎么知道SK8?是指的木子宸吗?

“昨天有人看到你坐在一辆SK8中和车主相谈甚欢,额,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想知道。”宋皓凌真诚的看着白雨昔。

白雨昔被他真诚的态度吓了一跳,不过心中还是有些疑惑,谁看到了自己坐在SK8里?明明她选的地方很远,就是怕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不过还是认真解释:“哦,这件事啊。他是我的客户,你知道吧,这个要保密的。”白雨昔俏皮的朝他眨眨眼,因为互相家族的原因,宋皓凌也知道白雨昔的身份,所以白雨昔这样说也算是情有可原。

不过…他在白雨昔放松了神色开始东张西望后皱起眉头,客户需要跟到自己的订婚宴上来参观自己和未婚妻亲热吗?

虽然后来跟踪他很快就跟丢了,但是跟踪的人告诉他,这个男人开着一辆全球限量的黑色SK8,目前C市还没有第二辆。

白雨昔到了宋家,宋家的人显然都对她熟识。因为宋皓凌已经告知了白雨昔要还玉佩的事情,早已经有人等着她了。于是,她一到门口,就有专人带着她往内室走,她知道,那是宋家宗主的房间,老爷子就在那里。

宋皓凌目送着白雨昔消失在走廊,宋爸爸和宋皓凌的二叔和伯父便出现在他面前。几人到了议事的书房。

“皓凌,你对白家那丫头是认真的?”

“大伯,你怎么这么说?这是两家早已经商量好的,和白家联姻,我们宋家获利是最大的。而且,雨昔我的确喜欢了很多年。”

“可是我觉得,白家是不是有二心啊。那丫头拿了东西没有第一时间交上来,偏偏说什么丢了,我看她是想独吞吧。”

“她一个小姑娘,要这东西干嘛?大伯,二叔,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

“怎么的,老爷子没告诉你?你可是我宋家的希望啊,这东西是阻止魔王重生的。你是研究历史的你应该知道,那个恶魔,并没有真正被杀死,而现在正是预言他重生的日子。”

“魔王…是真的有?”

“嗬,你这小子。都杀过妖祭过刀了怎么突然天真了?你是被选中的人,在这一代,如果恶魔重生,你的任务是,把刀插进他的心脏,让他永远不得重生……”

书房的阳台外,一个一身黑西装的男人斜靠在墙边,微微低着头,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似乎是嘲讽。良久,他动动手指朝着暗黑的夜空化了一个复杂的符咒,然后轻轻叹了一声:“巴蒂,去吧。”

白雨昔才走出房门,便被宋皓凌一把揽在怀里,他凑到她耳边吻了吻她的耳垂,低声道:“今晚去我那里。”

白雨昔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他。

宋皓凌将她圈在走廊边,背靠着墙壁,声音喃喃的:“小雨,上次你穿着那白色的晚礼服我就忍不住了,你真的好美好美,我的小雨不知不觉就长大了,长成了大姑娘。”

白雨昔有些惊慌,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因为她知道,终有这一天的不是吗,只是,现在会不会有些早了,而且,实在宋家这样一个地方…宋家家族庞大,如果今晚自己没有回去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她相信,第二天全世界都会知道,她已经把宋家媳妇的位置坐实了。

虽然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宋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加入名门望族是多少人的梦。可是当白雨昔真正面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渴望。

见白雨昔没有拒绝,宋皓凌只当是她也默认了,便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

关门,进房。奢华的室内装潢让白雨昔更紧张,宋皓凌贴心的进浴室放了水,说是要让白雨昔放松。“皓凌,老爷子让你下来一趟。”外面是宋皓凌大伯的声音。

宋皓凌知道,白雨昔还了东西回来,按宗族习俗来说,自己这个接班人是要跟随一道存放的。于是,他低声安慰白雨昔说自己去去就来,就关上门出去了。白雨昔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环顾四周,她从未来过宋皓凌的房间,这里奢华,弥漫着一股有钱人的味道,不过不是她喜欢的,她喜欢简单,一如她纯白的房间。

她看着热腾腾的浴室,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不是她乱想,可是她又忍不住乱想。其实,她不是思想保守的人,宋皓凌更不是,时常的交流交往白雨昔就发现,这人思想很开放,所以婚前婚后其实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在他看来,他们始终会是在一起的。

不过,真是这样吗?白雨昔问自己却得不到答案。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