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大人不可以(7 第二次交易

“唔,小昔,这女的是个演员啊。”顾倾城看着那穿旗袍的女人,脸上并没有因为她出价200万有多高兴。“她经常来学校缠着皓凌哥哥的,口口声声说是他上辈子的情人,皓凌哥哥都被他烦死了。”

因为宋皓凌是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是搞研究的,偶尔也会上上课,本科生的课是比较少的,不过因为顾倾城的大学就在那所学校,所以她可帮着白雨昔好好的盯着宋皓凌。

白雨昔也知道这件事,宋皓凌跟她提起过,有个很奇怪的女人跑到学校告诉他是他上辈子的情人,宋皓凌当时还开玩笑说,这女的是个演员,可能太入戏了。不过过了好久了,所以没想起来。

“演员啊,皓凌认识她么?”白雨昔看着那女的,的确是美艳动人,很有吸引男人的资本,不过此刻那女的像见了鬼似的,惨白着一张脸,目瞪口呆的盯着木子宸的方向。

“我也问过皓凌哥哥了,他说不认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小昔啊,你可要盯紧了啊,皓凌哥哥在学校可多追求者了,经常有人守在实验室门口给他送花呢。”顾倾城一脸担忧的神情,“不过别怕,小昔,我可都给你盯着呢,皓凌哥哥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

顾溪有些宠溺的揉揉顾倾城的脑袋,一脸的吃醋:“别整天盯着人家的未婚夫,惹些闲话。”

白雨昔在旁边看得酸倒牙,这个恋妹成癖的家伙。

“你说的那女人我也认识,叫杨蓝沁,最近傍了个大款吧,喏,就是她旁边那个快谢顶的老头,所以才有钱来这里这么放肆吧。”顾溪瞧着那个远处的女人,低声跟顾倾城白雨昔讲。

“那块丝帕有什么好抢的嘛。”顾倾城低声嘀咕,似乎很不高兴她抢走。

“不高兴了?那我300万抢回来?”顾溪简直要把顾倾城宠上天,见她不高兴了,连忙想哄回笑脸。

白雨昔翻白眼,啧,这个一掷千金的主儿啊,放在古代那就是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尽管是自家妹妹,这个宠法也真的是天上有地下无。

顾倾城立马急了:“算啦算啦,不用啦,300万,大伯又要说你乱撒钱了。”

顾溪在一旁笑得腻歪。

白雨昔见木子宸一脸完事要走的样子,双手插兜,已经晃荡着要出去了,想到昨天宋家老爷子半威胁半生气的谈话,白雨昔咬咬牙,跟顾倾城兄妹俩道了别,说自己有急事,之后就跟着跑了出去。

“咦,”顾倾城在身后疑惑:“刚刚拍二十万那个帅哥我好像见过耶。”

顾溪不爽的拉过顾倾城,一副只能看我看我的神情:“妹子,你的眼里什么时候有其他帅哥了,那哥哥呢?”

顾倾城被顾溪孩子气的样子弄得好笑:“哥呀,妹妹总有一天要找男朋友的,哥哥你也该想想自己了吧,天天把心挂在妹妹身上,大伯该生气了诶。”

顾溪望着顾倾城没心没肺的眼神始终追随着远处门口消失的那个男人,微微抿了抿唇。

……

白雨昔紧紧地跟着木子宸,想在人少的时候叫住他,谁知道他到处晃不说,走得又是非常的快,白雨昔有些急,转了一个弯后,发现,人不见了。

白雨昔跺了跺脚,有些懊恼,早知道叫住他就好了。

“喂,白雨昔,你跟踪我?”是带着调笑的语气,木子宸在她背后拍了她肩一把。

白雨昔转身,木子宸高大的身影就笼罩住了她,她抬起头,有些不满:“哪里跟踪你了,我是想……”

木子宸本来带着些暖意的眼神蓦地一收,有些警觉的朝着白雨昔的身后望去,白雨昔见他动作奇怪,也跟着扭头,转角处,杨蓝沁有些尴尬的走了出来,一脸的不好意思:“抱歉,我迷路了。”

白雨昔站着没动,这女人脑子秀逗了吧,在这个小巷子迷路?刚不还在拍卖场么,明显是跟来的。编个借口都这么蹩脚。

“迷路了躲墙角听什么?”木子宸带着冷笑看她,白雨昔第一次发现,木子宸这时候态度好恶劣啊,虽然没怎么见过他对别人,但是木子宸给她的感觉是绅士,此刻面对另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冷酷?

“我…”杨蓝沁看着木子宸眼中似乎有眼泪在闪动,随后,白雨昔听到了一句令她差点喷出来的话:“我是蓝心,你过去的情人,你还,记得吗?”

白雨昔被吓住了,这女人是疯了还是怎么的?见个男人都说自己是他情人?还有,刚才顾溪不还说这女的叫杨蓝沁吗…怎么又变成蓝心了?不过这个奇怪的名字倒令她联想起了那张手帕,水蓝色的丝帕,深蓝色的心形繁复图案,难道这帕子是她的,那她的身份?

木子宸态度还是那样恶劣:“ 跟着我是要干什么,又想偷东西?”

杨蓝沁脸一阵青一阵白,支吾着:“恶魔大人,我,不是的…你怎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白雨昔指了指自己,关自己什么事?

杨蓝沁讽刺的笑了笑:“你看到的永远都是她,哪可能看得到我,呵呵。我等了这么多年……”

木子宸皱眉打断她:“东西呢,在哪?”

“不,不在我这里。我,我只是确定看是不是,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复活?你以为你已经埋了我,我再也不复存在了是吧?真可惜,我又回来了。”

“…你回来了…”她有些深思恍惚的重复。

“对,我回来了。”木子宸坏笑着挑着嘴角看着一脸惊惶的杨蓝沁,而杨蓝沁歪歪斜斜的就往外跑。

白雨昔皱着眉头,有些不解:“这女的,认识?”

木子宸不以为意,不太想回答,只是低头看她:“你跟着我做什么?要感谢我?200万一晚上,够了么?”

白雨昔脸一红,“好好说话!你这样让人听了会误会。”

木子宸还是坏笑,一脸的无辜:“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啊。”

白雨昔轻拍了他一下,啧了声:“短短时间,挺适应现在生活的么。”

木子宸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嗯了一声。晃悠悠的他又开始往外走:“去喝一杯?”

白雨昔跟上他,开始不自在了:“那个,我是想跟你商量个事。”

“恩?”拖着长长的尾音,木子宸远远的走在前面,白雨昔跟在后面。

木子宸停在了一辆车前,开了车门。白雨昔愣住了:“SK8?你哪来的钱?不对,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上来。”木子宸已经稳稳的坐进了车里,白雨昔这才发现,这人已经换了一套合身的西装,虽然也是一身黑。

白雨昔愣在车前,不知道在想什么。木子宸握着方向盘,姿势娴熟:“要谈事情就上车。”

白雨昔无奈,上了车。“我想…”

“嗯?”木子宸没有转头,认真开车。

“喂,我说你有驾照吗?短短一天不见,怎么开上车了?今早你又到我房间偷酒了?你怎么能这么随意就进我房间。”白雨昔忍不住抱怨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个淡淡的态度让白雨昔不由得火大。

木子宸轻笑:“啧,对我挺关心么…”

白雨昔拍他:“别学我说话!”

木子宸微微动了动肩,语气幽幽:“还没有哪个部下敢这么跟我动手动脚。”

“喂,你一副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黑道老大吗?我可不是你的什么部下。”

“OK,你讲吧。”木子宸还是一脸闲适。

白雨昔恨恨地下车了,两人到了一处咖啡厅。

“是关于玉佩的事情。”白雨昔小心开口。

木子宸抬眉,示意继续。

呸,怎么时时刻刻这么大的气场。白雨昔忍不住在肚子里吐槽。

“在骂我?”木子宸一脸好奇的样子,撑着头看她。

白雨昔吐舌头,还是继续说:“是这样的,恶魔大人。”白雨昔先抬举他,果然见木子宸有些满意的认真倾听。

“我知道玉佩是你的东西,虽然不明白宋家人为何执着于这个东西,但是,因为这是我的一个任务的原因,可不可以借我交了它,之后我再给你偷出来?”白雨昔详细的叙述着自己的计划,时不时瞄一眼木子宸。

木子宸撑着头没动,听得很认真的模样。

“没有异议?”白雨昔惊讶。

木子宸眨眨眼睛:“你觉得我会同意么?”

白雨昔咬牙,她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对付。

“有条件的!你可以尽管提条件的!”白雨昔强调。

“任何都可以么?”木子宸上下扫了她一眼,白雨昔瞪了回去,木子宸笑。

“神偷世家?恩…”木子宸想了想:“可以借给你,到时候…我自己想办法解决。”

白雨昔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宋家很复杂的…你自己去偷,会很危险…”

木子宸挑眉:“之后可能会麻烦你,不过,作为交换,我想让你帮我偷个东西。”

“好啊好啊。”说到偷东西,白雨昔和她哥一样两眼放光。

木子宸神色严肃了一些:“刚刚那女的看到了吧,我要你偷到她藏起来的东西。”

“唔,什么东西,描述一下。”白雨昔果然立刻进入工作状态。

木子宸忍住笑,这姑娘突然认真起来的样子很有意思。

“一颗珠子,血红色,手掌大小。”

“什么东西?能告诉我是干什么的吗?”

“魔石,我的能量石。有了它我才能恢复力量,否则我现在很容易被对手干掉。”

白雨昔呆呆看着他:“为什么告诉我?不怕我…告诉别人么?”

“告诉你未婚夫?”木子宸挑挑眉:“阴阳师也算是对手。”

白雨昔连忙解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要死了。”白雨昔拍拍脸,一脸的无语:“你干嘛告诉我秘密。”

木子宸一脸认真:“因为我是客人啊。”

白雨昔彻底无奈了。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