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大人不可以(6 拍卖

宋皓凌微微有些不解,白雨昔一直对他都很温柔,今晚的她表现却很冷淡。宋皓凌见她脸色不是很好,担忧的问她:“小雨,怎么了?”

白雨昔只是摇摇头,宋皓凌不易察觉的皱起了眉头,却还是立马舒展开了,此时正好有人来找白雨昔,说是宋老爷子让她过去,她点点头便走了。

宋皓凌有些不高兴的回头,正好撞上靠在墙边品红酒的木子宸,大概木子宸的眼神太过放肆,宋皓凌有些不悦,低声警告他:“盯着别人亲热你不知道很无礼吗?”

木子宸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这个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强迫一个不情愿的姑娘接吻,那才叫无礼。”

宋皓凌皱眉:“这跟你没关系。”

木子宸轻笑了一声:“上流社会的人也不怎么上流啊。”说完放下了酒杯,朝着出口的方向走了。

宋皓凌警觉的叫来了警卫,想让人跟着他,查查他的底细,可是那警卫出了大门口就跟丢了。

……

白雨昔坐在桌边,对面的是宋老爷子。那沧桑的皱纹爬满了他的脸,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雨昔,你也知道我们家皓凌是宋家的希望,那块玉佩你……”

“宋爷爷,我……对不起,我把它弄丢了。”

宋老爷子如鹰眼一般的眼神在白雨昔身上逡巡,良久:“我知道皓凌很喜欢你,昨天深夜他又出去了一次,回来也没说话。我知道这孩子袒护你,不过我们宋家也不是什么势利的,也不会因为这个不承认你在宋家的地位,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把玉佩拿出来。”

白雨昔见他这样说,倒真是急了:“宋爷爷,我东西真的丢了,我并没有收起来。”

宋老爷子冷冷一笑:“我让人查过了,昨夜你顺利进了大成博物馆偷了东西后在西郊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回来了。

你说落在了墓地,皓凌后脚就去了,并没有发现玉佩。雨昔啊,那玉佩对你来说不值钱,还是交给我们宋家,这样两家也不至于难看。”

白雨昔几乎要勃然大怒,不过看在宋老爷子年事已高,白雨昔压住了怒火,还是无奈的对他表示:“宋爷爷,东西真不在我这里,我并不想撕破我们两家的面皮,东西我真的丢了,要不这样吧,您给我点时间,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好吗?”

宋老爷子这才展现出了温和的笑容:“雨昔,你是我们家看着长大的,也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不然我们也不会舍得把皓凌这孩子交给你,那么,期待你的满意回复,就七天吧,给你七天时间。”

白雨昔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家。其实她一直都很纳闷,这块玉佩对于宋家来说究竟有什么重要而言的。木子宸之前也说了,这东西是他的,跟宋家哪门子扯上关系了?

七天……七天后是宋皓凌正式接手宋家的日子,也就是说,接受宗主的位置非这块玉佩不可吗?为什么。

……

白雨昔踢掉高跟鞋,脱下了长长的晚礼服,洗漱后换上了简单的白色睡衣转身就扑进了她kingsize的大床。模糊中,她感觉眼皮上被什么轻点了一下,但因为太困了,她睁不开眼睛,翻了个身,她又沉沉睡过去了。

第二天她是被清越的铃声吵醒的,她睁眼一看,是顾倾城的电话。“小昔小昔,今天的拍卖会一定要来哦,老爸说那块奇怪的帕子看起来算是古物,也是聊胜于无,勉强算我过关啦。今天和其他的东西一起拍卖呢。”

“唔,”白雨昔翻滚了一下,无意识的睁开眼扫了一圈后,突然定住了。那边顾倾城还在兴奋的讲着:“小昔啊,昨晚没有什么事吧,我看你被叫进里屋老久不出来,皓凌哥哥心情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没事。”白雨昔咬着牙准备挂电话。

顾倾城显然还没有说够:“小昔,告诉你个神奇的事情哦,昨晚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居然看到个帅哥和诈尸帅哥很像哦,吓了我一跳呢,不过这个帅哥看起来更帅哦,一身黑西装被他穿得简直了。”

白雨昔这下确定了,昨晚听墙角看她和她的未婚夫亲热的真是那个什么大恶魔!这个混蛋今早又神不知鬼不觉的顺走了自己的一瓶酒。

“阿城,我立马就过来,先挂了。”白雨昔恨恨地挂上电话,快手快脚换上衣服准备去观摩,她可记着呢,如果那块破帕子拍不起价的话,那大恶魔可就惨了。

正欲出门,眼见自家大哥又从阳台外一跃而进,白雨昔无奈还是走到阳台上,朝着隔壁道:“我说大哥,你大白天的怎么又翻墙进来?”

白然探了个头,朝着他妹妹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

白雨昔也无奈,她哥什么都好,就这点破毛病,不过估计是平日里练手的机会太少了,嫌不过瘾才天天翻自家阳台来着。眼看就要出门,谁知白然又翻了过来,手里提着东西,一脸坏笑的看着白雨昔,痞痞的样子很欠揍。“小白,我说,你昨夜带男人过夜了啊?”

白雨昔吓了一跳,见大哥一副小妹我懂你的神情,摸不着头脑:“大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带宋皓凌回来过夜?”

白然啧了一声,摸白雨昔的脑袋:“妹子别装了,SK8也不是宋皓凌喜欢的款,那小白脸太弱了,驾不住这车。说吧,是谁?”

“大哥你在说什么呀?”白雨昔推推白然放在她肩上的胳膊。

白然一脸的不高兴:“小妹儿你真不老实,都这份上了还跟哥装什么啊,说吧,车都听到门口了,我瞧着那车挺顺眼的,老早我就想买辆来试试手了,可惜老爷子不准,说不让花那冤枉钱。”

“什么车啊?”

顺着白然指的方向,白雨昔看到自己那辆银色小跑车旁边停了一辆明显看起来比她的车高了不是一两个档次的跑车,她记得这款车,SK8,全球限量十台的,价格高得令人咋舌。“说吧,哪个钻石王老五被我家小妹儿看上了?这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C城人开,我知道昨天这辆车才送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主人了。”

白雨昔摇摇头,一脸迷茫的神情:“或许停在附近吧,我不认识。”

白然看自家妹子的神情也不像是装的,有些遗憾的叹口气:“小妹儿,没关系,努把力,踢掉姓宋的那个小白脸,找个厉害的,比如开外面那辆跑车的家伙。”

白雨昔白了自家不正经的大哥一眼:“大哥,你还是不待见宋皓凌啊?”

“不是不待见宋皓凌那小子,整个宋家我都不待见。小白,你也别信什么指腹为婚的戏码,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嫁了,咱爸妈都是开明的,也不欠那什么宋家人情!”

白雨昔笑笑的挥开白然挂在自己肩上的手,摇头:“大哥啊,人家都是劝和,或者都是说些吉利话,只有你,每次都泼我冷水,硬要看着你妹子嫁不出去。”

白然不以为然:“我可是为小妹儿你好。”

白雨昔推推他也不跟他废话了,提了包包就走,到了门外,那辆SK8却不见了,只有自己的车和白然的哥在那里。毕竟有些好奇,问了看车的人,看车的人却说没注意。真是奇了怪了。

带着疑问,白雨昔驾着车赶到了顾倾城说的那个拍卖场所。远远地,顾倾城就朝着白雨昔挥手,她的身边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的大哥,顾溪。

“顾大哥!阿城,进行得怎么样了?我没来迟吧。”因为两家关系不错,顾溪又和白然年纪相仿,所以白雨昔就随着顾倾城叫大哥了。

顾倾城挽着白雨昔一脸的激动:“快了快了,就要到了哦,下一个就是。”

“下一个物品,水色丝帕,因为它所处时间出处不详,又是本家小姐第一次的战利品,所以,底价2万。”

哗。下面炸开了锅。这价格对很多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毕竟是新手的东西,也不知道真假,2万已经是一个很高的价格了,而且,很明显的,这是顾家大哥给出的价格。如果没有人接手的话,顾大哥估计也会出价买下来,那么顾倾城的第一次任务就真的算是圆满完成了。

不过顾倾城可不这么想,价格一出来,她就很紧张了,生怕所有人都沉默。

短暂的安静后,远远地一个有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我出二十万。”

白雨昔听着声音不算陌生,抬起头来一看,遥遥的,木子宸朝她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白雨昔张口结舌看着他,这人是疯了?前天不还因为没钱在自己那里白吃住了一天,今天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要花二十万买他自己给出来的一块帕子?难道这就是他说的会有人买的?

白雨昔正在思考,另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从另一边响起来:“我出两百万。”

呵,全场再一次抽了一口冷气。

白雨昔顺着声音看过去,那是一个容貌有些媚色的女子,很张扬的长相,打扮成熟性感,叉开到大腿的旗袍紧紧贴在她身上,一分分的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

顾倾城有些不高兴的嘟囔出声:“怎么会是她啊……”

白雨昔问她:“你认识这个女的?”

顾倾城很无奈的瞧她:“小昔,你记性太差了。这人你应该比我记得清楚啊。”

白雨昔茫然了:“谁啊?”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