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大人不可以(5 晚宴

白雨昔接了一通电话,是顾倾城打来的,说是今晚的宋家晚宴要和她一块去。白雨昔叹了口气,看着面前吃得慢条斯理的木子宸,忽地想起了那一方丝帕,应了声。

“一会儿你载我去买车的地方吧。”木子宸认真对她说。

白雨昔倒是有些意外了,这人还真是对车感兴趣了。“送过去倒是没问题哦~但你有钱买么?”白雨昔轻蔑的看着他,一脸嘲笑的神情。

木子宸挑眉:“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

白雨昔也没有再说话,爽快的结了帐,启动了她的跑车。木子宸撑在车门口,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白雨昔……”

白雨昔挑眉:“怎么的,后悔了?”

木子宸淡笑着摇头:“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付钱开车,总不是光彩的事情。”

“哦~?那你大男子主义还有些严重了。”

木子宸坐上车,微偏着头看着车窗外。白雨昔还是忍不住瞄他,这人的侧面很硬朗,沉默不说话的时候更显男人了有木有!!!

木子宸只是笑,不说话。

“今晚……如果顺利的话,那张手帕就会被顾家人拿到,到时候会不会认可阿城的任务就靠它了,希望你给我的是有价值的。”

木子宸不置可否。很快地方到了,木子宸也不拖泥带水,大概是近中午了,木子宸脱了那身黑色西装提在手上,白色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领口微敞。

啧,该死的性感啊。白雨昔忍不住感叹。木子宸关上车门,往前走去,头都没有回。似乎是知道白雨昔还一直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他抬起手来,双指动了动。

白雨昔打住了继续看向他的目光,开车走了。

木子宸看起来一副清闲的样子,手指随意的在空中划出蓝色的符咒,他低沉的声音轻轻吐出几个字:“巴蒂,出来。”

又走了几步,草丛耸动,一个小小的看起来像是兔子的小东西跳了出来,见四周没人,它一下跳到了木子宸肩上,亲昵的叫了声:“主人!巴蒂来啦。”

“带我去最好的跑车店,我要一辆跑车。”

“好的哟,主人。主人你不能一直呆在白小姐家的哦,她的未婚夫是你的敌人哦敌人哦。”

木子宸冷笑:“反正不久他们就都会知道我回来了,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

“主人主人,你现在最好先找到蓝心哦,你的恶魔之石在她那里,主人你现在的魔力微弱很容易被对手盯上哦。”

木子宸眼神阴冷了些许,转着戒指打量着店里的车不说话。

“那个白雨昔可靠吗?我看她家族好像是天使,对头啊……”

“主人主人,白小姐很厉害哟,就是昨晚她偷到了主人的玉佩主人才得以复活哟复活哟。”

木子宸想起她的脸,微微笑了:“是么,那还真要感谢她了。”

“是呀是呀,昨夜那个好时机主人您墓室的地道开了,您才有机会出来呀出来呀。”

木子宸看着殷勤服务的小姐,时不时低声和肩上的巴蒂说话,看起来满眼的温柔,那些小姐被迷得神魂颠倒。木子宸围着那辆漂亮的黑色SK8全球限量跑车看了良久,突然低声问肩上的巴蒂:“你带够钱了么?”

巴蒂差点对它的主人翻白眼,不过还是低声的重复着它那个可爱的萌萌声音:“刷卡刷卡呀。”

……

白雨昔回了画廊,在画廊呆了一会儿,觉得百无聊赖又有些烦闷,叮铃铃门口有人来了。白雨昔抬头一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顾倾城穿着香槟色的晚礼服,外面套着小西装走了进来。

“阿城,这么快就换好了?离晚宴还有一会儿呢。”

“小昔,你怎么还不急啊,今晚的晚宴对你来说至关重要啊。”

白雨昔转了转手上的白色手机:“礼服在路上了,应该快到了。阿城,我得告诉你个事。”

顾倾城还是那个天然呆的样子,一脸的好奇:“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我把宋老爷子要求的那块玉佩,弄丢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不是没偷到而是弄丢了?完了完了,小昔你说不清楚了啊。”

白雨昔苦笑了一笑,拍了拍顾倾城一脸哭丧的脸:“别那个表情,我都没慌呢。只是好苦恼。对了,阿城,给你看个东西。”白雨昔掏出了那块丝帕,但是又不敢告诉她这是那个恶魔给的,作为交换,只好编借口:“那天你跑走后我在那个墓主人身上抢到的,你拿去给你家主事的看看,能过关不。”

“小昔。”顾倾城眼泪花花的收了东西,也没仔细看,眼看就要哭了:“那天我抛下你,你还这么对我,对了,后来那个诈尸了没咬你吧。”

“额,没有……后来我跌跌撞撞就跑出来了。”

“啊,小昔,快看,礼服送来了。”顾倾城跑出去拿了盒子,抑制不住兴奋打开了:“小昔,你可真是爱白色啊,好像婚纱,你说你穿这个过去,皓凌哥哥不会当场就求婚了吧。”

白雨昔也有些脸红:“小丫头,别乱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进去换了衣服就过去吧。”

顾倾城点头。

白雨昔出来的时候,顾倾城嘴都要合不上了。白雨昔本来皮肤就白,她给自己化了淡淡的妆,又给自己盘了一个极好看的发,梳起一边的长发放到一边,看起来柔婉得就像是一朵静静立在水里绽放的睡莲。“小昔,你好美啊,皓凌哥哥应该等不及想要娶你进门了啊。”

白雨昔微微一笑,有些失神。

晚宴来的人都是些上层名流,顾家白家宋家三家是世交,分别坐在了盗墓界,大盗界和阴阳师界的顶端。而三家明面上都是些C市有头有脸的实业家,也算是人物了。

白雨昔缓缓走进会场,一直挽着她的顾倾城此刻看着食物就坐不住了,两眼放光的就奔过去了。白雨昔无奈,正四周搜寻着,一双手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腰,宋皓凌的声音低低的响在了她的耳边:“小雨,你今晚真的好美……”

白雨昔抬头,对上了宋皓凌满含着爱意的眼神,低着头微微一笑。

两人一番交谈,在外人看来这对璧人分外的相配。

“下面我要宣布一件事情。”席上一个年迈的老人握住话筒,下面的人就安静了下来。“今夜是我儿宋皓凌和白家白雨昔小姐的订婚宴,谢谢大家的光临。”

白雨昔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宋皓凌,她并不知道是这么回事。不是仅仅是一个惯例的聚会吗?况且……自己并没有把东西交上去,宋老爷子怎么就这么认同了?带着发蒙的神情,白雨昔在宋皓凌的带领下登上了讲台。

众人把目光都聚在了他俩身上,在旁人看来这对璧人郎才女貌,真真是相称得不得了。白雨昔挡了挡眼前太过白亮的光,不妨宋皓凌低下头来在白雨昔额前深深一吻:“雨昔,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宋皓凌的未婚妻了。”

白雨昔有些怔愣,抬眼的瞬间,她看到台下的木子宸举着酒杯,隔空向她扬了扬。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皓凌拉着她下台,白雨昔脑子有些不清醒,等她反应过来,她才发现自己被带到了外面的阳台。此刻冷风嗖嗖,她觉得有些凉,却发现宋皓凌的眼神始终胶在她身上,不松开。

“皓凌,你告诉了宋老爷子我把玉佩弄丢的事情吗,今晚怎么会……”白雨昔话还未讲完,不查宋皓凌扣住了她的纤腰,他的唇便凑了上来,他的声音也低低的,带着沉醉:“小雨,别怕,有我在,我会说服老爷子的。”说完,不由分说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是冰凉的,带着些外室的冷,而他的是火热的,是室内的热情。白雨昔微眯的眼睛余光扫到有人正轻轻地靠在阳台不远处的墙边,不自禁睁大了些眼睛。

不远处的木子宸微微偏着头靠着墙,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白雨昔蓦地有些不自在,情不自禁推了推宋皓凌。

宋皓凌却觉得白雨昔是欲拒还迎,搂住她的手也有些不安分了,白雨昔也察觉今晚他有些热情,不解,不过有个人在不远处看着的感觉也不太好,白雨昔用了些力,才终于推开了他。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