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恶魔大人不可以(4 你要对我负责

白雨昔洗澡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木子宸静静地望着那幅画,脸上的表情平和无比。白雨昔看着他的神情愣了愣,这个男人一声不响站在这里,神情肃穆,偏偏引人注目的不行。

白雨昔咳了声嗽,让自己缓过神来,嫌恶地看着他一身长袍,还是忍不住从另一个大柜子翻出一套黑色的西装衬衫来。她有些不自在的扔给他,摸摸鼻子:“这是大哥的衣服,看你那一身也脏了,还是换了吧。”

木子宸挑了下眉,接过衣物反而是扫了白雨昔一眼,白雨昔脸一红,急道:“乱看什么,快去洗漱吧,别折腾了。”

木子宸轻轻笑着进了浴室,白雨昔扑向她梦寐许久的床,正美美的闭上眼睛,却听隔壁传来一声低骂,白雨昔愣了愣,敲了敲房门:“怎么了?”

那边没有回答,白雨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转开了房门,入眼的情景让白雨昔差点笑喷了,木子宸那一身看起来华贵无比的黑色长袍此刻正在滴着水,大概他不知道怎么碰到了开关,所以淋了个彻底。

白雨昔捂着嘴偷笑,木子宸硬朗的脸此刻有些难看,一头黑色的长发也淋湿了,看起来狼狈不已。白雨昔笑归笑,还是耐心的将操作步骤一一教了他,出房门,倒下睡觉。

迷迷糊糊中,白雨昔才听到隔壁房门打开的声音,喃喃说了句真慢,白雨昔又翻了个身。

木子宸居高临下看了白雨昔一眼,冷笑,这姑娘防备心真弱,想着手便往她的脸蛋凑了过去。谁知道还没碰上去,白雨昔美目一睁,双手已经准确的捏住了木子宸的手,眼看就要跳起来。

木子宸有些意外,倒是没动:“反应还不错。”

白雨昔怒:“你!咦,你头发怎么剪短了?”

木子宸抽出手:“你反应挺快。头发么,嫌长,剪了。”

白雨昔忍不住啧啧出声了,这男人此刻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明明是最简单的装扮偏偏被他穿得性感无比,此刻头发又被他自行剪短了,些微凌乱,更显凌厉。如果这人此刻手中还拿着支烟的话,那真是没救了,白雨昔相信自己肯定会被立马分分钟秒杀,缴枪投降。

白雨昔还在发呆,木子宸继续道:“据我观察,现在这个世界的男人普遍短发,我也要入伍才行。”

白雨昔又盯了他几秒,忽地盖上了被子,道:“快睡快睡,别瞎折腾了。”

木子宸一愣,自己哪里折腾了?

……

半夜,白雨昔习惯性滚来滚去,却蓦地贴到了一个暖暖的热源。白雨昔不习惯的蹭蹭,半梦半醒之间忽地觉得有些不太对,一睁开眼,却见木子宸斜靠在大床上睡在自己身边,白雨昔腾地一下便想翻坐起来,被木子宸轻轻按住了。“嘘。”木子宸对她眨眨眼,白雨昔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他看着不远处的落地窗外的阳台,漫不经心地:“刚刚有个人翻进隔壁了。”

白雨昔一时心中警铃大作,却又转念一想,不对,自己家作为神偷世家,防盗系统可是顶级的。既然什么都没触动只能说明一个原因---自己那个不爱走正门的大哥回来了。

等了一会儿,果然见一个矫健的身影在阳台一晃,又出去了。白雨昔沉默半晌,忽地问身边的人:“你丫的什么时候上来的?”

木子宸眨眨眼睛,一脸的无辜:“就刚才啊,我见有人翻进来了。”

白雨昔气得牙齿咯咯响:“那!你!也不用!爬到我的床上来!”

木子宸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道:“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

白雨昔一愣,随后才答道:“我查过你的资料,如果你是玉佩的主人。”

木子宸轻笑了声,翻身下床乖乖回了位置。一晚上再没有什么异样。

清晨,白雨昔睁开眼,看到的是木子宸正优雅的坐在阳台外的长椅上,手中拿着一本自己书架上的二十一世纪的进步与发展,另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

白雨昔几乎要疯掉了:“我的玛歌堡!!!又一瓶珍藏!你这个败家子,我自己都不舍得喝……”

木子宸沐浴着阳光,遥遥的向她扬了扬酒杯:“味道不错,珍品不就是拿来享用的么?”

“你给我滚出去,我和你的交易已经完成,请你立马消失在我眼前。”

木子宸摇摇头,显得很无奈:“真绝情。”

白雨昔不想理他,独自快速的换了身干练的职业装洗漱完毕后,她指着花园的方向,那里停着一辆银色的跑车。“在那里等我,我送你走,从此两不相欠。”

木子宸还是微笑的样子,喝光了手上的葡萄酒,他点了点头,随后一眨眼又消失了。白雨昔发着愣站在阳台上,却见不远处的木子宸已经愉快的向她招了个手。白雨昔忍不住眯眼睛,这男人站在跑车面前,一身漆黑西装,还真是惹眼啊。

白雨昔赶快挥走脑中的胡思乱想,开始往外走,一边又有些苦恼,今晚宋家有宴会,目的就是要她交上昨晚偷到的东西的,那个任务就是承认自己入宋家的门票。现在看起来,并不顺利啊。

她叹了口气,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跑车。好在苏管家此刻并不在身边,白雨昔赶着木子宸上了车,想要趁着苏管家看不到的时候赶快将他带走。

“你要去哪里?”白雨昔问他。

木子宸看她,耸耸肩:“不知道。”

白雨昔发动车子,朝着自己的画廊方向开去,一边扭开了早间新闻的收音机。“你不是有小鬼么?”

木子宸笑:“小鬼不住在房子里,你想我睡大街?”

白雨昔翻了个白眼,表示难以沟通,专心听广播。“今日新闻,昨夜大成博物馆失窃,具有神秘色彩的恶魔玉佩失踪,博物馆内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现场只留下天使怪盗的一张卡片。第二条,西郊一废弃荒地发现地道,疑为某名人墓穴,此事件已移交省考古研究院,第三条,昨夜市内发生多起车祸,车主均表示见鬼了。”

白雨昔嗤笑一声,却见木子宸听得专心,忍不住道:“你说世道真奇怪,说什么见鬼。”

木子宸淡淡看她一眼,没有言语。白雨昔立马顿住话头,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就跟着个传说中的大恶魔在说话吗?这么说起来,见鬼没准还真就是真的。白雨昔额头见汗。

木子宸摸了摸车窗,脸上并没有好奇,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刚才那最后一条新闻,恩……可能是我造成的。”

白雨昔讶然的看着他,木子宸摸摸下巴,一脸淡定,“昨晚我以为那些是异兽,就把它们撂倒了。”白雨昔下巴掉到了地上。

“刚才我看了你们发展史,这玩意叫汽车?”木子宸明显一脸欣赏。

白雨昔愣愣的点头,木子宸还是平视着前方:“昨夜是我没搞清状况,今早我已经了解了你们的古今和发展史,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不过我饿了。”

白雨昔感觉眼前有一片乌鸦飞过:“你是怎么自然的过渡到了你饿了这件事的啊,还有,你今早就把我们上下几千年了解清楚了?!你看了些什么书?”

木子宸想了想:“你书架上的,除了脑残的言情小说,其他的书我都看完了。”

白雨昔咬牙,很好,看来学得不错,连脑残这个词都学会了。

“你到底要在哪里下,我上班的地方快到了。”

木子宸眼神望着远处人拥挤的地方,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语气还是淡淡的:“你要是不想载了,随时可以放下我。”

白雨昔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过也觉得自己放下他有些不人道,只好开着车继续向前,路过拥挤的大成博物馆,馆外用黄线围着,到处都是警察,白雨昔嗤笑了一声。只听木子宸不确定的开口:“这是我家。”

白雨昔一个急刹:“啥?”

木子宸一脸的笃定:“这地方过去是我的府邸,听明白了?”

白雨昔失笑:“可是这地方现在是大成博物馆。”

木子宸一脸的了然:“对啊,所以我说回不去了。”白雨昔ORZ。

随后,白雨昔忍不住笑了:“我说,恶魔大人,你的这块玉佩也是我从这里偷出去的,你说世事是不是弄人?”

木子宸倒是没多意外,只是又打量了白雨昔良久,“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天使怪盗。”

白雨昔挑眉:“要告发我吗?”

木子宸轻笑出声,只是低低道:“带我去你上班的地方吧,我不会打扰你。”

白雨昔微微抿了抿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拒绝你。”

木子宸打开了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我知道你是神偷世家,你有一个阴阳师的未婚夫,你有一间画廊,你画画不错,身手也见识过,也不错。你昨天那个大呼小叫的朋友是个掘墓的。”

白雨昔突地觉得牙疼,她皱着眉头看他:“你调查我?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做到的?”

白雨昔停了车,木子宸优雅的下车,关车门,然后到另一边替她打开她的,动作绅士极了。他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她的:“巴蒂告诉了我你的信息,我说了我的房子没法住,他说待在你身边比较划算。”

白雨昔挑眉:“划算?”

木子宸见她拧起眉毛,十分不爽的神情,一把拉起她,轻笑:“他的意思是,我在你身边,安全有保障,不愁吃穿。”

白雨昔要气死!

白雨昔自顾自进了画廊,她的画廊仅一个字,等。木子宸站在门口,端着下巴认真观察。身边不断有女生经过看着他低声尖叫,木子宸却不以为意。

随后,他走进画廊,一幅一幅欣赏起来。良久,他翘起好看的嘴角,这姑娘每一个方面都很有趣,尤其是审美,真是贴合了他的刁钻口味。

“等,你在等什么?”木子宸飘到她身边。

白雨昔翻了个白眼,扔了一袋三明治给他,淡淡笑:“当然是等客人。”

木子宸摇摇三明治口袋:“白小姐,吃快餐可是没有任何营养可言的。”

四周的店员看着他低声尖叫。

白雨昔挑眉:“木子宸,我想你是不是忘了之前你说的话了?”

木子宸双手摊开,耸了耸肩:“我可没有影响你,可是其他人,我就很难控制了,所以你还是带我出去走走,呼吸点新鲜空气,顺便吃个正餐。”

白雨昔快被他气疯了,无奈带他出门到附近的餐厅,她终于忍无可忍,压低声音问他:“恶魔大人,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木子宸拿着叉子好整以暇:“救人么,当然要救到底了,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白雨昔简直要吐血!


评论
热度(1)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