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白日梦游记

1.

事情的起因她也记不清了,她的世界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但是哪里特别她也一丁点想不起来。

她只记得,她在那栋大楼里的时候,在和其他人的追逐奔跑之间,她看到,这栋大楼的另一面。巨大落地窗的另一边,有一群年轻人在械斗,有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男生,看起来很年轻,可是明显处于劣势的一边。

看着看着,她忘记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这时,自己这边眼看就要被人追上了,空荡的大楼莫名响起声音:离大门关闭还剩十秒,九层通道离开。

她抬头,只看到了偌大的9楼字样,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两栋楼的交界处,跨过的那一瞬间,她听到啪嗒一声,身后的门合上了。

那一刻她来不及分析是自己跑错了位置,还是别人进错了地方,总之她被那群械斗的往下忘我奔跑的年轻人挤在一起,混乱中她握住了一只手。

跑到楼下的时候,她发现那个黑衣的青年正站在她背后,微微对她皱着眉头。

“孙小清,你怎么会在这里?”

2.

她记得自己不叫这个名字。

可是她也记不清她叫什么名字。

难道换了一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就不存在了吗?

她呆了几秒。

男生已经往前走了。

她回头,看到后面的年轻人们依旧在大楼中,大门也关上了。

这栋玻璃状的大楼,另一侧根本就没有另一栋大楼,而自己来的地方,像是虚空。

她咬咬牙,跟上了前面脸上身上带着伤痕的黑衣年轻人。

她觉得,他认识她。

少年并不领情,甚至都不愿意处理自己的伤口。

她一直追着他,走过了大街,又穿过了小巷。

直到气喘吁吁。直到又碰上了一个瘦瘦的小小的男生叫着她的名字。

“孙小清,你干嘛追着他?”

3.

她觉得自己追的好累,于是坐到了一个长椅上。那个小个子男生一直跟着自己,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一句话也没说。

坐着坐着,暖洋洋的太阳照在自己身上。她睡着了。
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已经跑了很久很久,似乎那是她的工作。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缓缓上升,好像要飞走。
她看到,夕阳缓缓下落,原来这里快要天黑。

她看到,旁边的那个小个子男生始终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不敢打扰。

 她看到,那个黑衣服的男生一直沿着小路往上走,留下一个挺拔的黑色背影。
她看到,自己的样子是一个年轻的少女模样,那个人并不是自己。
她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孙小清。她看到她坐在椅子上穿着可爱的长长的红色外套,脸色白净。
她看到,那个黑衣服的少年终于回头,有些担心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很快的从上面跑下来,蹲到了她的身边。
"走,孙小清,我们回家。"
然后,她醒了。

4.

直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这个男生的名字,可是她不敢问。

她怕露馅。

不过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生会知道自己家在哪里。

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个小胖子,在他的滔滔不绝中,她明白了这个黑色衣服的男生就住在自己的隔壁。

他们几个算是青梅竹马。

难怪,他知道。

回家的孙小清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妹妹,孙小清的父母在孙小清回家就就劝说她转学或是留级。

孙小清很生气,她说自己留学到高一再读上去那么她就快三十岁了。

孙爸爸说她气疯了。

她忽地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大概也才十六七吧。

她心情复杂的回房间想要静静。

外面的黑色衣服男生却敲开房门说他们晚上要回去上晚自修。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她走。

因为到了校门口,黑色衣服的男生却说自己不去上课了。

事实上,他已经好久都没正常去学校上课了。

孙小清在街对面思考了许久,最后决定横穿马路。

却立马被黑衣服的男生骂了。

“孙小清,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横穿马路?”

5.

已经穿到对面准备上车的男生,忽然回头叫住了她。

吓得她一个激灵。

可是,他明明自己横穿了马路,却偏偏要教育她。

一个小声的男生在身边响起。

“孙小清,我陪你过马路吧。”

是那个小个子男生。

孙小清目测了一下男生,鉴定这是一个弟弟。

本着姐姐应该带着弟弟的原则。

孙小清点头同意了。

她拉起身边男生的手,安全的过了马路。

往教室的方向轻车熟路的走过去。

孙小清自己都惊讶。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的,却像是恢复了记忆一样。

难道,是自己逐渐已经适应了这个身体吗?

“孙小清!”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她看到本来已经走了的黑衣服男生从校门口跑进来。

身边小个子的男生看这情形已经跑开了。

孙小清莫名想到了第一次见他的场景,看来他很暴力么?

“你怎么允许其他男生牵你的手!”

孙小清想解释,可是转念一想,不可能说自己把他当弟弟吧。

她发现他跟着她上了教学楼,微微有些惊讶。

教室里,同学们显然对他俩的出现都很惊讶。

不过没一个人敢出声。

6.

邻居家的小胖子参加了全校的演讲比赛。

据说有三千人去听。

孙小清也去了,不过没想到声势有那么大。

班上有个高挑的女生是孙小清班的班长。

小胖子的消息就是她告诉孙小清的。

而且,她叫那个黑衣服的男生,寻。

每一次那个女生叫他,孙小清都想听清他的名字。

可是,就如孙小清一直努力想看清男生本来硬朗的眉眼却始终模糊一样。

她始终听不清那个女生叫他的名字。

单单一个寻。是寻,荀,还是循,她都不知道。

小胖子特别的骄傲,逢人便夸。

孙小清很欣赏小胖子的演讲,因为他声情并茂的确讲得很好。

穿黑衣服的男生问她。

“你真的很喜欢听吗?”

7.

孙小清听说他也报了演讲比赛,每天要被班长使唤一百遍去这去那只因为要练习。

孙小清又是好久没见他。

不过中午的时候,孙小清看到了那个黑衣服男生的妹妹,是一个长得像漫画中的美少女的女生,真的非常的漂亮。

她发现自己还有个弟弟,总是喜欢在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给自己讲完全意义不明的笑话。而且,一点点都不好笑。

杜寻。

她终于听清了他的名字,看到他从大门口气喘吁吁跑过来。

手里拿着一个很小很小的苹果递给她。

听他说,是一个伯伯给的,很甜。

她接过来的时候,苹果上还带着他手的温度,很温暖。

班长问她。

“孙小清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她的记忆忽地清晰,她记得在那个世界里,她有一个男朋友的。

甚至,已经谈婚论嫁了。

她拿着苹果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

“是的,有。”

杜寻很深很深的看了她一眼。

“有男朋友也没关系,苹果快吃掉。”

8.

杜寻当然没有在比赛上得奖。

可是孙小清觉得他很认真,比小胖子的演讲要真实许多。

有一刻,她甚至被打动到眼眶湿润。

杜寻剪短了有些长的黑发。

杜寻开始每天按时到校学习。

杜寻每天都会陪孙小清放学回家。

有一天,孙小清开始想。

要不。

就呆在这里不回去了吧。


后记:

孙小清。

从你出现在那栋玻璃房子里那刻起,我有些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倔强的拉着我离开。

从那后我再也没见过我那些同伴。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再见到你。

孙小清。

以往的你从不跟我说话,也不跟我走路,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你每天都盯着书,直到你不再来上课。

我问了孙爸爸,他说你去了很远的地方。

其实我知道,你住院了。

孙小清。

当你健康的站在我面前拉我走的时候,我真的相信你已经不用修学了。

或许你已经能够和正常人一样,上学放学,不再困扰。

你以前都不会一下子跑这么远,你追了我那么久,我以为你会早早的停下。

可是看你停下了,睡在长椅上,我又开始担心了。

我担心在体育课上晕倒后就再也没回来的你,担心从此一睡不醒的你。

孙小清。

除了这样叫你,我不知道叫你什么。

我发现,你变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应该觉察出不对劲。

你说你重读高一,读完了你就快三十了。

我认真算了一下,你说的你,此时已经20左右了。

你从不叫我的名字,从不叫其他同学的名字。

我开始渐渐明白,不是你记不住,而是,你根本就不知道。

因为,你不是我认识的孙小清。

你看到你的弟弟妹妹会无措,但是你认真倾听他们说的所有东西,尽管他们语无伦次毫无逻辑。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从前的你目空一切眼中没有任何人。

我问你。你想当班长吗?

你笑着说,你从来都没有当过班长。

其实你错了,在你离开前,班长都是你。

你比这个班长更尽心,更负责,不过更严格,更骄横。

你会认真的倾听每个人讲话,你会暖心的对每个人微笑,甚至,你会对我笑。

你会对我说谢谢,你会对我讲很多话,你会追着我让我去医院。

这些都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孙小清。

当班长问你男友时,你毫不犹豫的回答更让我坚信。

孙小清,不是你。她从不和男生说多一分的废话,甚至是那个经常悄悄跟着你的小个子成绩优异的男生。

但是。偏偏是这样,我却不忍心揭穿你。

甚至,这样的孙小清,反而更可爱了一些。

虽然这样说起来对孙小清有些不太公平。

我猜,你是从那栋玻璃房子里来的吧。

在楼下,我看到你盯着房子看了许久,像是出神,眼神迷茫。

那边的世界,和这边的一样吗?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

一句我藏了很久的话。

一句自从那房子离开后每日俱增,在我内心中被念了许久的话。


-----孙小清,我喜欢你。那么你呢?



评论
热度(1)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