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桃离不言 (逛庙会

    等离渊醒来的时候,发现即墨早已经出门巡街去了。离渊满意地点点头,看来即墨还是挺赞同他昨天的提议的。简单的洗簌后,刚走出门外便听到了隔壁桃夭和那个丫头的对话,大意是桃夭想去哪儿,但是因为那地方人多,晴儿觉得吃一堑长一智不能让她乱跑了。

离渊往低墙的那边望了一眼,正巧,桃夭也看了过来,眼睛一亮,朝离渊招了招手。离渊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步子过去了,想到自己脑子都没转她只动了动手指头,自己便唯命是从了,离渊有点无奈地摸了摸脖子。

“哦,摸的脖子哦?”桃夭笑眯眯地歪着头看他,明显起的比较早,精气神不错的样子。

离渊挑眉,对她的话有些不理解。

“通常呢,你满意的话就会摸鼻子哦,摸脖子的话就是不自在了。”桃夭总结,一脸很笃定的样子,离渊忍不住微笑--的确是她说的这个样子,看来这小姑娘对自己观察也是满仔细,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呢...

“你想去哪里吗?”离渊问桃夭。

“想去庙里拜拜哦,最近心神不宁的。但是晴儿不让,说人多危险。”桃夭仰起头看他,猫儿眼睛在日光下亮亮的,那眼睛里的一圈金色就更明显了,离渊眯了眯眼睛。

“那我也去不就好了。”离渊若无其事的说了句,不出意料的看到那只小兔子的仰月唇又勾上去了许多,果然是打的这个主意啊,便听到桃夭转身对着晴儿道:“看吧,有离渊公子在的,不会出事。再说了墨鱼今天说哦,要让我帮忙看着离渊公子的,我去哪儿,离渊公子也去哪儿了。”

离渊轻轻笑着,认同地点头。晴儿惊讶,离渊公子现在看起来好和气好好说话的样子哦,便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桃夭挑起嘴角,拉着离渊的手腕子便往门口跑:“事不宜迟那我们就走啦,去迟了可是抽不到好签的。”

晴儿在后面这才反应过来,跳着脚:“小姐你慢点...不是,小姐你怎么能扔下我,我也好想去的呀......”

桃夭拉着离渊跑得气喘吁吁的,直到跑出了大街才停下来。离渊倒还是那样淡定自持的样子,斜着眼睛看她:“想出去玩叫上我不就好了,为什么要甩开你的丫头。”

桃夭扁嘴:“晴儿可啰嗦啦,这也不准那也不让烦死了,就我们俩清净!”

离渊一琢磨,嗯,不但被主动抓了手腕子,而且,这似乎是他们俩唯一一次这么单独的相处啊,不由得便认同了桃夭的做法。

“你想去什么庙?承御寺么?”离渊有些好奇,看着他们去的方向,倒的确是的。

桃夭走路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十分的雀跃,不过却摇了摇头:“不是哦。”桃夭俏皮地朝离渊吐了吐舌头,带着些神秘的压低声音:“我想去花神庙。”

离渊幽幽地:“花神庙的话,可是很多女子求姻缘的地方哦,确定要去?”

桃夭不知道为什么耳根子有些红,还有些支支吾吾地:“我只是好奇,想...想去看看娘亲的塑像嘛,谁,谁去求姻缘了。”

离渊只是笑,没再多说什么。两人晃晃悠悠转了些小巷子,便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庙宇,不算金碧辉煌,可是也挺美,写着花神庙几个字,正如离渊所说,这庙宇里面很多女香客,大多都是来求姻缘的。

进了大门,小庭院内树不少,可是都挂满了红色的绸子,似乎写满了期许,有一棵大树还挂满了木牌,看起来这庙不大,但是香火倒是旺得很。

一路走进去,旁边的小贩倒是挺多,不过就一个老头摊前门可罗雀,他面前摆着慢慢的两个竹筒,似乎是抽签的。

离渊看着那个老头,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的发出了一声简单的嗯,桃夭本来东张西望的便停了下来,看了看那些木牌,香火之类的东西,又看了好些个竹筒,之后扭头看离渊。

离渊失笑:“想买还是想抽?”

桃夭歪头:“都想......”

离渊打趣她:“之前不是说只看看么?”

桃夭正准备拿几根香烛,另一只好看的手伸了过来,桃夭便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道:“老板,取十根。”

桃夭一时有些怔愣,倒是那人似乎先看到了离渊,道:“少主。”

离渊看着桃夭发愣本是轻轻皱了下眉头,却还是不着痕迹的抬起了头,抬眉毛:“柒公子,挺巧。”不过,既然是他出现在这地方那么......

“少,少主...”果不其然,离渊略低下头,便看到紧挨着柒寒背后脸上有几分羞怯之色的柒颜。

“柒姑娘,你也来求姻缘?”离渊看似简单的一句话让柒颜不安起来,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的。”说完又看了桃夭一眼,眼里有些羡慕。

嗯...离渊又发出这个音节,看着柒颜拉着柒寒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了摸下巴。耳边还有柒寒有些无奈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要他多看你一眼吗,怎么又跑了?”

“桃夭,你在发什么呆?”离渊看着两人离开,看着身旁已经呆掉的兔子,有些不理解。

桃夭这才缓过神来,根本没注意到离渊对她的称呼已经去掉了姑娘两个字,脸色有些难看,又有些无措,抿了抿下巴,她抬起头:“那个人,是他。”

离渊盯着桃夭的神情看了一会儿,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新月:“幸好是他不是么?”

桃夭想了想,本来心里头梗梗地,听了离渊的话,反而觉得没什么了,便也跟着他笑:“嗯,幸好是他。”说完也拿了十支香,对离渊吐舌头:“不好意思哦,我没带钱。”

离渊扔了一锭银子过去:“没关系。”一副爷有的是钱的模样,桃夭着急地拉住要往前走的离渊抓狂:“十支香需要一锭银子吗?”

离渊回头对她眨眨眼:“不够吗?”说完准备继续掏钱。桃夭连忙按住,无语...这个败家子...

“要不要抽抽?”离渊在那个门可罗雀的老头面前停了下来,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那老头本来无精打采的模样,看了离渊一眼后忽地一蹦三尺高,便准备收东西跑,离渊瞥了那老头一眼,那老头便蔫了,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

离渊压低声音,见桃夭还没走近,便对那老头道:“别怕,又不抓你,听说你给人卜卦倒是挺灵的,改抽签了?”

那老头唯唯诺诺的点头:“是,是,少主过奖。”

离渊撇嘴,指了指走过来的桃夭:“别让她知道你认识我。”

那老头立马点头。

桃夭这才走过来,满脸的疑惑和好奇,倒不是对着那签筒:“离渊公子哎,刚刚你确定知道我说的那个人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想不通呀想不通。”说完还是被那签筒吸引了,也不做声了,就凑近了看。

离渊声音慢悠悠的:“那个人,就是当日在地窖里戴面具的人吧。”

桃夭抽气:“你真的知道,没理由啊,我都没有提起过。”

离渊也拿起了一筒竹签看,一边道:“因为我能看透你的心。”

“哇,厉害也,谁都可以么?那能看看白泽那个妖孽在想什么吗,他老是捉弄我。”桃夭一脸好崇拜的神情。

离渊偏头,抬手捏起桃夭下巴:“不可以,只是对你而已。”

“只是对我?为什么?”桃夭歪头,一脸的不理解。

不远处,柒颜看着他们的方向,绞衣带子,咕哝着:“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少主真喜欢她。”

柒寒拿着木牌无奈看她:“所以让你别喜欢离渊了,换个吧,喏,木牌还是干净的,换名字还来得及。”

柒颜瞪他一眼:“讨厌!”

再不远处,惊风对上窜下跳一直想跑过去掺合的龙又又拱了拱手,道:“小祖宗,别再乱来了,少主真会生气的。”

龙又又不满:“少主哥哥被那姑娘吃定了也,是吃定了也!那姑娘都不懂的样子,真气人,我怎么能有那种嫂子!还是我嫁好了。”

惊风无奈扶额:“我说小主子,玩游戏该适可而止了吧。”

龙又又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满:“虽然主上是干爹,少主是哥哥,但我还是可以嫁的啊,又没说不可以。”

离渊看了良久,终于抬起了头,看着老头:“难怪你生意不好了,这样谁敢抽。”

老头脸色难看。桃夭也很赞同的样子:“就是哦,里面很多很多的签都是不好的哟,什么妻离子散啊,家破人亡啊,像诅咒喂。”

那老头也很无奈:“这是命运筒,机缘巧合走过来随机拿起的,不是我强求要抽的啊。而且,”那老头咕哝:“普通人哪看得到。”

桃夭歪头:“什么意思也?”

老头在离渊的逼视下解释:“就是,普通人拿起的签是白色的,不是你们看到的有字的,一般人看不到。而且,要是抽中了破的,我也不会说实话。”

“哦~”桃夭一脸的恍然大悟。老头本以为她会鄙视他,谁知桃夭挑了个大拇指:“你还算有良心也。”随后便压低了声音,笑眯眯地:“老爷爷你不是凡人吧。”

老头偷瞄了离渊一眼,见离渊一脸赞许的神情看着桃夭,根本没想瞟他,叹了口气,点头。

“厉害的妖哦。”桃夭继续笑眯眯。那老头惊骇地看着离渊,离渊倒没什么反应,也没生气,只是拍了拍她的头:“小丫头挺聪明啊。”

桃夭得瑟。那老头好奇:“你怎么看出来的,老夫隐藏的不够好?”

桃夭一指离渊:“你看到他的样子就像老鼠见猫,好多妖都这态度对他。”

离渊无奈,这形容......

“那我来抽一根吧。”说罢,拿起了命运那盒签筒。

那老头想阻止,却见离渊挑眉看他,冷冷地:“抽得不好让你掉脑袋。”

那老头一哆嗦,便见桃夭拿过去摇了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离渊见她认真,打趣她:“不怕家破人亡?”

桃夭撇嘴:“试试咯,坏的就不信。”

离渊微笑:“心态倒是不错。”说罢也拿起了一个签筒,跟着来。那老头大惊失色:“少主您?”

离渊笑得有些坏坏的:“如果我的是家破人亡,那么狮驼该国破了吧。”

老头脸都白了,见两个人倒是摇的自在。

“啪嗒。”清脆的一声,两人的签子同时掉了出来,桃夭迅速地捡起自己的,歪过身子要看离渊的。离渊轻轻握住了有字的部分,对她笑:“一起开?”

桃夭迟疑,却还是乖乖的摊手,离渊也摊手,老头紧张得觉得自己都要抽了。

“嗯,你的还不错么。”离渊先开口,桃夭本来捂着眼睛,也敢看了,见自己的是“柳暗花明”有些不解,不过也算是好的。而离渊的则是“倾国倾城”。“噗...”桃夭一时没忍住,笑喷了,这倾国倾城的样子都成命运了,唉,真是祸水的命啊。

离渊倒没有脸色难看,只是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拉起旁边看得腿都快软了的老头,道:“有没有姻缘签?”

那老头都快抽过去了,脸色不是一般的白,但还是点点头,从桌子底下拿了两个红色的竹筒出来。桃夭凑近了看,和刚刚那些很像,数字下面也写了字,不过这些似乎更绝更直接,比如说破镜难圆,一世孤苦什么的,不过她看的那个竹筒似乎都是单号的,而离渊那个应该就是双号的。

“这个单双号有讲究么?”桃夭虚心提问。

老头好不容易在板凳上坐定了,喝了杯茶压压惊,道:“单号为男性签筒,双号为女性,抽到的人可以保留签,不过如果抽到不好的,以后可一定不要和自己相对签的人在一起,因为是一样的。”

桃夭目瞪口呆:“也就是说这个十一是一世孤苦,那么如果有姑娘是十二以后就要绕道走?为什么?”

“因为两人命运相同,那么这签便可能成真。”老头认真解释。

桃夭继续问:“不对哦,一世孤苦的话,既然有个一样的人,在一起那就不孤苦了呀,命格不就被破了?”

那老头摸摸胡子:“所以说,命运也是会变的呀。”

桃夭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抬眸看一直看着她的离渊:“敢不敢抽?”

离渊笑,今天他似乎是他笑得最多的一天,他没回答,而是反问桃夭:“如果我俩抽到了一样不好的,你以后会不会绕着我走?”

桃夭这次也不歪头想了,而是已经开始摇了起来:“命运是我的,如果很坏,那碰上和我一样坏的,也许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变好了呢?所以为何要逃避。”

离渊赞同,也开始摇。那老头此时看着桃夭的脸上多了一层赞许,而两人看起来说不出的相配,他这时也不慌了,镇定的喝了口茶。今日见了狮驼的少主,果真传言不可信啊,的确是冷面杀神,不过么,倒是有趣,也不像是只会舞刀弄枪的人。

“啪嗒。”又是同样的一声,两块签子掉了出来,撞到了一起。离渊故意捡起了桃夭那块,桃夭不服,也不甘示弱的捡起了离渊的那块,还顺便偷瞄了一眼,惊讶道:“离渊公子,你的是天作之合哦,上上签诶。”

离渊几乎是下意识地便看了桃夭的签子一眼,明显的很震惊。“我的是什么?不会是很惨的吧。”桃夭想扒开看。

离渊倒是大方的拿出去了,也是天作之合。桃夭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老头在一侧意味深长的摸了摸胡子。

桃夭瞟了那老头的神情一眼,道:“喂,该不会是你做了手脚吧!怎么这么容易抽到一模一样的?”

老头无奈。“我要再试一次。”桃夭似乎气鼓鼓的,不过脸却是悄悄红了,离渊没说话,看她又开始摇,他想了想,也跟着摇。

“天造地设。”两个人同时出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桃夭的脸更红了。

桃夭不甘心,还想摇,那老头护住签筒:“我说,我这里面总共三对顶好的上上签都被你俩抽走了两对,给别人留留福气诶,后面还有人想抽呢。”

大概是两人长相好看,佳人才子站在一起是挺打眼,再加上离渊的身份,周围早就有姑娘看了许多遍了,不光有凡人,应该连妖都有,再加上桃夭咋咋呼呼的,那些人也想跟着抽抽,只是可惜,大概是抽不到跟离渊一样的了。

桃夭扁扁嘴,转身就走,离渊一把拉住她,顺便把钱袋扔了过去:“赏你的。”

桃夭有些害羞,便往人群钻,离渊觉得好笑,跟着追了进去。


评论
热度(1)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