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许你一世清浅 之 相逢何必曾相识

“浅浅,你的花~”下班后,赵岚捧着一把三色堇回来了,嘴上还在抱怨:“你说这人是谁啊,脑袋发抽吧。送什么三色堇。”

  苏清浅有些怔忡的拨了拨手上的花瓣,自己最喜欢的花就是三色堇。虽然这花并不算好看,可是她偏偏很喜欢。

  “不会是有什么奇怪的花语吧。”赵岚还在疑惑。

  “是想念。”苏清浅轻轻道。没想到,终有一天,他还是会告诉她,想念。不过,是不是真的太迟了呢。

  “哦,明白了。易水那个混蛋吧。”赵岚眯起眼睛:“浅浅别理他。”

  苏清浅接过花,分了一半给赵岚。“给,花是无辜的。岚姐,你把他电话给我吧。”

  见赵岚一本正经要发怒的样子,苏清浅叹口气:“我想通了,要想有个新开始,不论跟谁,都是要跟过去说再见的。我想去,郑重跟过去道别。”

  “没见过你这么执拗的。”赵岚没好气:“对了,几天后有一次远足,去吗?”

  “远足,我不太感兴趣诶。”苏清浅摇摇头,懒懒的样子,插好花后,抱起那只一直在她身边转圈的momo,准备进房间了。因为对一家网络公司的新游戏场景很感兴趣,所以现在申请了游戏人物正玩着呢。

  只是无奈没那天分,每次都搞得手忙脚乱,苏清浅就差拍键盘了。

  “投的哪些公司,靠谱吗?其实就程总旗下的网络公司就不错,你可以投投看。”

  “唔。”苏清浅扁了扁嘴,易水是那公司的,苏清浅心中计较。

  “滕洋,还有星宇。程氏企业没投。不过下一个游戏开发,就看花落谁家吧。”

  赵岚点点头。苏清浅又忙活去了,新的游戏是之前所存在的游戏的扩展延伸,所以她要先了解整个游戏的设置。

  这游戏其实故事很完整,也很吸引人,本身玩家挺多。但是苏清浅去试了一下,虽然场景看到的不多,只看到了人物。可是渐渐也有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这游戏的人物设置比较单一,尤其是服装,动作设计等。

  其次是精细程度,其实很多玩家追求的就是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游戏明显做的不够。

  而目前正在做游戏的这几家公司,其实苏清浅最看好的是星宇。因为这家公司虽然起步得算是这几家最晚的,但是做得却很细心。所以她才选择了投这家。

  赵岚接了个电话又出去了,说是公司有事情要洽谈。苏清浅就一个人闷在家画画画得昏天黑地。傍晚的时候,衡量许久,才拿出电话,拨通了易水的。

  那边接通后易水很快接起,似乎是在开会,周围有小小的讲话声,苏清浅定了定神。“易水吗?我是苏清浅......”

  挂掉电话,苏清浅忽地有些怅惘,是一个画上句号的时候了,虽然到了这样的时候,结束与否已经不再重要。可她是苏清浅,年少的那个人伴随着自己走过兵荒马乱的青春,就算最后是离散,她也想亲手做个了断。

  这算是对那段时光的告别吧。苏清浅叹口气,从今往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约好了第二天上午,苏清浅没有沉浸太久,画好了计划的画稿后,投进了星宇公司,这才觉得浑身乏力很困。不过,自从MP3没找见后,苏清浅有些无措,睡眠都不是很稳定。知道找回来的几率是微乎其微了,却还是觉得好怅然。

  不知不觉昏昏沉沉睡着了,那只猫喵喵叫了两声,见没有回应,也跳上了床,窝在了她的脸颊旁边。

  赵岚回家的时候苏清浅窝在电脑旁的沙发里,怀里是同样睡得香甜的momo,赵岚摇摇头,叫醒了苏清浅去床上,又替她合上了电脑。

  等到第二天,苏清浅自然醒来的时候,才想起同易水的约,眼看时间就要到了。苏清浅慌忙的拾掇一会儿,拿了手机就跑出去了。

  可是到了约定的地方却没来,苏清浅喝了两大杯果汁后,怒了!想她苏清浅这十多年来对他千依百顺,到头来给个了断都这么不干脆。苏清浅付了钱后,又回了家,欣喜的发现过了星宇公司的初试。面试也在视频上结束过了,最后的就是几轮对画技的考验,这个对她来说不是太难。

  心里好受了一些,摸出电话看时间,因为苏清浅并不习惯带手表,所以只有在想起看时间时才会摸出手机看看。

  这不看不知道,打开电话竟然有好多未接,是来自妹妹李兮的,不知道什么事情让她想找她,拨回去却是无人接听。

  正在纳闷,却接到了赵岚的电话:“浅浅,你快过来,你那妹妹快在我们公司闹翻天了,嚷嚷着要找你。”

  苏清浅皱眉:“到公司闹?怎么了。”

  “说是易水出事了。你快来看看吧,我把她弄到会客厅去了,真是的,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燥。”

  “我马上来。”

  苏清浅气喘吁吁跑到会客厅,本以为李兮会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没想到看到的她却是红了眼圈可怜兮兮的样子。

  “怎么了?”

  “易水哥哥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怎么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上次易水问我要你的电话,我没给。昨天我俩吃饭,今天电话不通,我去公司找他,说是出事了,我去医院,他老叫你。”李兮话也说不清,但苏清浅大概明白了,点点头,便问:“他现在在哪?”

  李兮摊开手上那个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医院和病房。“大概他现在很需要你。”

  苏清浅没有多说,跟赵岚打了招呼。带了李兮点了点头便拦车去了。

  对面的许墨看着匆匆赶来的苏清浅,一会儿又急忙忙的走了,有些疑惑,莫不是出事了?不过最近也真奇怪,最近都不见她上班,远足也说不去,就像躲着他似的,赵岚给的电话被他存在电话里,却一直没舍得拨,他只是想给她时间,让她去习惯。

  莫名有些烦躁,新游戏的开发正在争取,现在是关键阶段,只是滕洋想要和他争取游戏开发权,商量许久却不见松动,这时正忙得焦头烂额。

  “许总,滕洋公司来电,说是愿意退一步,和星宇合作,双方各占五十的股份。”

  许墨挑眉,这滕洋公司总裁说变就变,还真是不可捉摸。“原因是什么?”

  那边是一阵噼里啪啦。“有消息称是因为最近程氏对这个项目的加入,原先程氏是作壁上观,不过最近上任的副总却极力想拿下这块。”

  许墨脑海中人物转了转,有些惊讶,沉声道:“查查程氏副总裁身家。”

  “好的。”那边收了线,许墨觉得有些头疼,索性站起来冲了杯咖啡。这时人力资源部的组长敲门进来了,说是最近看上了一个画风很适合这游戏的人。许墨翻开资料,赫然出现的照片让他不自禁抽了口气,移开眼睛便看到熟悉的三个字---苏清浅。

  她是说过她会画画,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就真的这么去了。许墨笑笑,对着那组长:“把她投递的画稿,资料等全都给我一份。”

  这还是近段时间来许墨第一次舒展了眉头,本身最近的工作压力导致许墨的气场低了不少。那组长微微讶异,心中呼了一口气,忙不迭的点点头,出去了。

  这时内线又响了。“许总,原本定好的今中午同程氏副总的计划取消了,那边说是出了点事情,现在正在中心医院。需要送花去看看么?”

  许墨顿了顿。“那副总叫什么名字?”

  “易水,六年前易滕公司总裁易仲天的公子,不过现在公司叫滕洋,属于滕氏企业。”

  许墨眼眸一沉,易滕,滕洋。这其中必定有一番计较。“再查清楚些。另外,买好花,我过去一趟吧。”

  “许总,其实他是副总,当年易氏已经没在了,可以不必这么费事......”

  “做好你自己分内的就好。”许墨简短的话让那边还想说什么的秘书立马噤了声,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说的太多了,背脊一凉,立马挂了电话。

评论
热度(2)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