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许你一世清浅 楔子

楔子

   许墨坐在餐厅里,百无聊赖的用刀割下一小块披萨送到嘴里。。

  楚惜何那个人忙里偷闲,看着今天公司事情不多,借口要去相亲溜了。最近这家伙被家里母亲大人催得急了,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只好老老实实的按安排去相亲。至于结果嘛,从他每次满嘴怨言回来就看得出,似乎并不是太满意。

  但楚惜何还是相亲相得不亦乐乎。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母亲大人给我机会阅尽人间美色,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可是这却苦了吃不惯公司员工餐的许墨,以前他一直是搭伙跟同样嘴挑的楚惜何吃饭。而今天落单的他没了那个心思,就在公司附近随便找了个地方草草解决。

  许墨垂眸,想到相亲无奈起来。最近自己家的母亲大人也有些急了,每次电话打来总是绕着弯子打听自己是否有女朋友。可不是楚惜何这个人害的么?他们两家是世交,住的地方也隔得不远,哪一家的风吹草动对方不知道?兴是看楚家那小子成天忙着相亲,自己家的母亲大人也不甘落后。可是方式毕竟委婉些,只是采用“迂回战术”。

  “叮铃铃”是门口的铃铛声音,提示着有新的顾客光临。许墨坐得离门有些近,所以听见声音他不经意间抬起了头。只见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长发女子正站在门口,她手握着门把手,却并不急着进来,反而是转过头在对身侧说着什么。

  他的目光移向她身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牵着个小不点正在对她说些什么。她推开门,向后面两位示意她们先进,那妇女似乎有些没想到,不好意思的朝她点点头,拉着迷迷瞪瞪的小不点走了进去。那妇女低头对那孩子说了什么,小不点点点头,转过身奶声奶气的叫了声:“谢谢姐姐~”

  紧跟在她们身后,她走了进来。许墨这才看清,是一个眉眼很温润的女子,此刻她勾起嘴角带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脸颊旁的酒窝若隐若现。她略略扫了整个大厅一眼,便迅速点了餐安静的站在了队伍后。

  许墨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突然想起来很久前读过文章中的一句话:From the moment, I saw you smile, as you opened the door for that young mother and her newborn baby. I knew that I want to share the rest of my life with you.(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那一刻你正为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小宝宝开门,那一刻当看到你的盈盈笑靥,我就明白我只愿与你执手携老,共度今生。 )他被自己突然萌生出的文艺情怀吓住了,低头扯起嘴角笑了笑,把目光投向窗外,窗外是来来往往神色漠然的人群。

  正在出神,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你好,请问你对面有人吗?”

  许墨回过神,只见那个穿风衣的女子正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等着他回话。她的头发真的是很长,随着她低头,他看见她头发从肩头滑下,打了个旋荡在了他眼前。他收起心思,环顾四周,此刻正值中午时分,餐厅里几乎没什么空位。“没有,你坐吧。”

  “谢谢。”她又弯了弯眉眼。高高兴兴的落了座。她点的很少,只是一杯果汁和一份牛排套餐。他想,现在的女孩子都在节食吗?怎么都不好好吃东西。

  苏清浅并没注意到许墨不自觉皱起的眉毛。开了空调的餐厅因为拥挤显得有点热,苏清浅脱掉外面的米色风衣,里面是一件淡青色的七分袖T恤。她揉了揉那一头黑发,觉得舒服了许多,坐定后,挽了散在外面的头发在耳后,又不自觉露出了唇边的酒窝。

  大概是牛排味道并不如她的意,她只吃了两口,便捧了果汁后再不撒手,眼神一跳一跳的,游离在四周。

  许墨再一次打住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些诧异今日自己的反常。心中再一次暗骂楚惜何这个臭小子,都是他害得自己今天发神经!


评论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