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你好,恶魔大人 (3 天使

白雨昔四下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在了自己那张king size 的大床上。因为白雨昔喜欢白色的东西,白色在她看来纯美无暇,因此她的床单被子都是白色的,上面点缀着些简单的碎花。

而此刻,她那张洁白的大床上,一个穿着黑色丝质长袍的男子正大方的靠坐在正中央,此刻挑着嘴角看着她,手中还拿着一杯红酒。

白雨昔转脸一看,鼻子几乎气歪了,只见自己酒柜上的那瓶珍爱的贝灵哲被打开了,不用说这人手上端着的正是它。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白雨昔指着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没处可去了,想想,这里我认识的好像就只有你了。”木子宸说得十分轻巧。

“混蛋!我正愁找不到你还我玉佩呢。”白雨昔气哼哼的上前,伸出手想把他从自己的大床上拽下来,自己洁白的大床上突兀的坐着这个长发的一身黑的男子,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

谁料他像是坐定了一样,根本拽不动。白雨昔一愣,继续怒视他,这才发现,这男子虽然打扮很是古典,但是他的长相却有些欧亚混血,脸部轮廓十分突出,看起来的确是英挺,但是不同的是这男子瞳孔黝黑,像是一潭深墨,神秘却又带着邪性。

“要玉佩?你刚不还想着扒了我的衣服?”木子宸反手握住她的手,眉眼带着冷笑。

白雨昔见这人在自己家一副主人的样子,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踢掉鞋子,上了床就想把他甩下去。

木子宸挑眉:“力气挺大。”

白雨昔冷笑,还有你更没见识过的呢。随后她半蹲在他面前,轻轻一笑,木子宸还未来得及反应,被白雨昔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床下,木子宸手中的杯子应声而碎。

“小姐,出什么事了吗?”苏管家在外敲门,白雨昔神色一变,这两天白家老爷老太太出国游玩去了,白大哥又经常在外面晃荡不在家,白雨昔嫌烦,来来去去的佣人也被她遣回家了,也就是说,这个大宅子里只有她和苏管家。苏管家对她来说就像是亲爷爷一般,她可不想他受伤害。

因此白雨昔只好故作镇定的回答:“没事的,苏爷你早点休息吧。”

木子宸眼睛微微一眯,眼看就想开口说话,还是白雨昔动作快立马从床上翻下来扑到他身上,捂住了他的嘴。

木子宸眼中的笑还是一分不差的落进了白雨昔眼里,白雨昔心中不爽。

待到苏管家的脚步远了,白雨昔才放开了他,翻身坐到了地上:“说吧,你是谁,想干嘛?”

木子宸露出欣赏的神色:“爽快。很简单,你救了我,救人救到底,我宅子上多出了奇怪的东西,所以没法住了,就暂时住你这里了。”

“呵,”白雨昔抽了口气,“这嘴皮子上下翻飞的倒是容易,就这样?”

木子宸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不然呢?”说完又低低的凑到了白雨昔耳边:“你可是我救命恩人。”

白雨昔像看白痴一样看他:“这么说还该对你负责了?”

木子宸微微一笑:“也可以这么说。”

白雨昔一巴掌扇了上去:“无耻。”被木子宸一把抓住了,他摇摇头:“别这么粗鲁。我是恶魔,不会让你吃亏的。”

白雨昔咬牙,见这人盘腿坐在自家的地毯上,一脸闲适的表情,都一声不响跑到自己房间来了,还叫不会让自己吃亏?!“我看你不是大恶魔,大流氓还比较适合你。”

木子宸竖起修长的食指放在自己唇边,笑得神秘:“白雨昔是吧,我的臣子们可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白雨昔冷笑:“你还在做什么春秋大梦,臣子?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可没有那些小鬼等着你差遣。”

木子宸倒是没有生气,他皱着眉看着白雨昔似乎在思考:“二十一世纪?”

白雨昔懒得跟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泥土气息的人计较,她觉得困得不行,甩开了他的手,她正色看他:“我不管你是不是那个恶魔,总之,请你离开我家,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木子宸意味不明的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的话,白姑娘我们做笔交易吧。”

白雨昔顿了下,纠正他:“你可以叫我白小姐。”

木子宸从善如流:“白小姐,刚才我听说你那位朋友是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就拿这个作为交易怎么样?”

白雨昔神色不明,不过看着他笃定的神情,心里头真正有些疑惑了,这个看起来阴晴不定的男人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狠栗的恶魔?真是自己复活了他么?“谈谈看。”白雨昔见他一脸认真也认真了起来。

木子宸嘴角浮起一丝笑:“白小姐你是生意人?”

白雨昔打断他:“谈条件吧,我没时间浪费,我累了。”

木子宸表示理解,也不再废话,从怀里掏出了一方水色丝帕,交到白雨昔手上,白雨昔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个银戒,戒面上镶嵌着一块不小的血红色的不知道是钻石还是水晶一样的东西。白雨昔有些诧异:“这戒指你哪来的?刚刚你手上明明没有……”

木子宸弯唇笑:“你不是说二十一世纪没有供我驱使的小鬼么?这东西作为抵押,今晚我睡你家。”

白雨昔拎起那水色的丝帕看了看,只是有些华贵的样子,其他并没有不同,那帕子四周有更深的水蓝色花样繁复的四个心形的图案。歪头:“就算我是古物鉴定专家,我也不觉得这东西有多大价值。”

木子宸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你尽管放出风声去,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白雨昔见他一脸笃定的样子,也不好再说,扁了扁嘴,收下了,一边恶狠狠的:“我的贝灵哲可是全球限量的葡萄酒,就这么被你喝了,到时候要是这笔交易不划算,可有你受的。”

木子宸不以为意,指了指那张kingsize的大床:“那今晚我睡那里?”

白雨昔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从大衣柜中挖出了一床被子铺在沙发上,一边皮笑肉不笑的看他:“你睡这里。”

木子宸挑眉:“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啊。”

白雨昔拿上睡衣,走到隔间打开了花洒,准备洗漱了就睡了,她看着在房间踱来踱去的木子宸,说了声你请便吧,就狠狠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木子宸在房间转悠了一会儿,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墙上的一幅壁画上,那是一幅很简单的画,不知是用什么画的,像是一种层叠效果。一双洁白纤细的翅膀伸展开,而带着翅膀的那个女子只有一个隐约的侧脸,隐匿在深蓝色的似夜空一样的背景中,画中的女子显得纯净,神秘。木子宸尽管只见过白雨昔几面,但他一眼就看出,这画上的女子就是她。

木子宸仰着头,眼神深邃的看着画上微微低垂着下巴的女子,缓缓的转动着手上的戒指,良久,他轻笑出声:“原来是天使。”


评论
热度(2)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