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你好,恶魔大人 (2 恶魔

“你是谁?”那墓主人直起身,撕掉贴在他额头的鬼画符,眼睛直直地盯着白雨昔,黑而深沉的眼睛闪烁着怀疑。

白雨昔震惊之余也啧啧称奇了,诈尸就算了,僵尸还能说话?她可不信,那说明这人没有死掉么?被活埋了?

白雨昔试着想挣开,却发现那人却始终紧紧地抓着自己,白雨昔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回答:“白家老二白雨昔。”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候?”那男子一脸冷漠的样子,上下打量着白雨昔,似乎很警惕,但是语气中又不由自主的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气质。

白雨昔被这语气唬得一愣一愣的,按捺住心中的好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是进来打酱油的,真正盗墓的,刚,已经跑掉了……现在么……”她摇了摇手电:“晚上咯。”

明显的看到那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样子,白雨昔想往后躲,无奈棺椁再大空间也比较狭小,她只好缩在了角落里。

墓主人凑近了抬起白雨昔的手腕,另一只手在白雨昔面前晃了晃:“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白雨昔这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大惊失色,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哪还见那东西的影子。“我的玉佩!那东西是我的,怎么到了你那里?喂,你诈尸就诈尸,为什么还拿我东西?”白雨昔想拿回来,却见那人五指一收,玉佩被他收了起来。

他挑着嘴角,眼神很是玩味:“你说东西是你的?这东西从古至今,它,都是我的。”

“你的?”白雨昔愣住了,不过还是轻蔑的笑了:“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告诉你,这块玉佩可是有来头的,虽然这种东西身上的什么传奇故事都是瞎掰的,但好歹人家的主人可是恶魔呢,你不要以为你脸长得好看了点就可以冒充恶魔哦。”

墓主人掸了掸身上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挑起了眉:“你是说我不像?”他晃晃手中的环形玉璧,因长久的呆在阴暗处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唇凑到了白雨昔耳边,声音优雅而又低沉:“多亏了你,我现在,重生了。”

白雨昔愣在原地,他看白雨昔还愣愣地,捏了捏他的脸蛋,轻轻一笑:“脸蛋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就是打扮太烂了。再会。”

白雨昔在听清他的评价后,额头不自禁皱起了一个十字:说什么打扮太烂?!还评判自己的身材,这人算哪根葱?况且一副趾气高昂的样子说自己是什么大恶魔,还不是被关在黑漆漆的墓穴里,恩哼!白雨昔气哼哼的想着,忽然环顾四周,人呢?!

想起耳边那个轻飘飘的再会,白雨昔算是懂了,这人跑掉了。看着空荡荡的棺椁,白雨昔无奈叹了口气,看来今晚是无功而返啊。顾倾城那个死丫头,没义气的丢下自己跑了,偏偏自己今晚还是看她可怜来帮她。

白雨昔收拾好她的黑色大包,打着高亮的手电往墓口走去,墓外的空地此刻亮如白昼,闪电划过漆黑的天空,将天空点得无比亮堂。

墓外,一个一身休闲装的男子正拿着长剑同一群红色细线状的东西缠斗,顾倾城在不远处小心的张望。

白雨昔眉头一皱,他怎么来了?看来顾倾城才刚是搬救兵去了。

“小昔,你终于出来了,呜呜。”走近了白雨昔才看到顾倾城脸上妆都花了,眼泪汪汪的,明显哭过了。

“我叫来了皓凌哥哥,外面东西太多了,我怕,我怕迟点就救不到你了。呜呜呜,都是我不好。”顾倾城哭得淅沥哗啦,白雨昔安慰着她,一边将包拿给顾倾城抱好,一边要来了顾倾城跑车的钥匙。

她对着远处应战的宋皓凌打了个手势,宋皓凌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白雨昔便转身往远处的跑车跑去,她的身后同时牵引出一大片黑色或红色的团状物质,宋皓凌从大腿处拔出三道小巧的银箭,银箭擦着白雨昔的耳边飞过,正巧挡开了涌向她的黑色物质,她朝着宋皓凌做了个ok的动作,继续全速向前跑。

到了跑车附近,她熟练地按开开关,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发动车子,整个过程流畅无比。随后车灯大开,她朝着顾倾城的方向开过去,稳稳地停在了顾倾城附近,打开两边的车门,喊道:“这里不要停留太久,奇怪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应付不来的。阿城,上车。皓凌,你也别勉强,我在前面五十米处接应你,你甩掉他们过来。”

宋皓凌继续和那些东西缠斗,虽然很多声音听起来也是凄厉无比,不过好在那些东西完全近不了他的身。白雨昔心中稍微稳了些,还是立马调转方向朝着约定的点停过去。

宋皓凌见白雨昔还算镇定,也并不拖延,赶忙跑了过来,上车落锁,三人才终于逃离了那片诡异的区域。

呼。眼看他们远离了是非地,白雨昔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宋皓凌关心的看着她:“小雨,幸亏倾城及时通知我,我在不远的地方才这么快过来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们两个女孩子家,怎么贸然就到这片凶地来了。倾城说墓里诈尸了,你还好吧?”

白雨昔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脸,脸微微有些红,她和宋皓凌自小青梅竹马,两家也是有婚约的。虽然白雨昔并不喜欢指腹为婚这种封建的想法,可是他们世家都有这样的规定,再加上二人从小玩到大,倒也没有排斥。而且,白雨昔知道,宋皓凌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优秀男人,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

“都是我不好,皓凌哥哥,是我要带着小昔去的,这是我十八岁成人礼的任务么,我害怕,所以叫上了小昔。”顾倾城连忙认错。

白雨昔笑得无奈:“阿城,你看起来被你家的那个什么阴阳师骗了,那地方看起来可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宋皓凌倒是正色了起来:“那地方的确算是风水宝地,不过看起来像是什么大墓穴,这样的墓穴附近不太稳定,挺危险的,你家的阴阳师怎么会让你把这地方作为第一次试水?”

白雨昔也皱起了眉头。

顾倾城还是呆呆的:“不会呀,这是大哥叫来的人,大哥说了,邓家是顾家长久的阴阳师合作伙伴,很靠谱呀。”

“邓…邓先么?”宋皓凌想了想。

“皓凌哥哥你认识?”顾倾城问道。

宋皓凌无奈笑了一下,摇摇头:“倾城,你大概真的被坑了,邓清清前几天可是被你哥拒绝了啊,你哥怎么这么糊涂了?”

白雨昔也失笑,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雨,以后别一个人单独行动了,真危险。”宋皓凌还是认真的嘱咐白雨昔。顾倾城在旁边牙都要酸倒了的样子:“皓凌哥哥好偏心啊,这么担心雨昔,快点娶进门吧。”

白雨昔面上一红,嘴里还是骂着:“阿城,没个正经。”宋皓凌却拉住了白雨昔的一只手,一脸的真诚:“我倒是想立刻娶了小雨,这么漂亮能干的妻子可是好多人惦记着呢。”

白雨昔不忘白他一眼,油嘴滑舌!

 “说起来哦,那墓穴里那个男人气场还真是强诶。长这么大哦,我还没见过这么英气逼人的人哦!”顾倾城天然呆又开始发花痴了。

宋皓凌眯了眯眼睛,仔细地观察着白雨昔的神情,有些吃味:“真的吗?比我还好看?干尸能有我好看?”

白雨昔见他那个小男人神情也是笑开了:“怎么敢跟你比。阿城你个傻丫头,你怎么就抛下我跑了,害我...被吓得半死。”

顾倾城吐吐舌头:“我那不是条件反射么。”

白雨昔无奈:“我说阿城,你这么胆小,干脆你求求顾大哥,让你别走盗墓这条路好了。”

宋皓凌也赞同:“顾大哥这么宠你,应该会同意的。”

顾倾城摇了摇头:“你们都为家族努力了,我却连第一步都跨不出,讲出去多丢脸,不行,我不能给顾家抹黑。”

白雨昔和宋皓凌对视了一眼,笑了。

眼看白雨昔将顾倾城送回了家,宋皓凌同白雨昔换了个位置,白雨昔坐到了副驾驶上。两人独处后,反而话没那么多了。白雨昔也觉得累了一晚上,浓浓的困意袭来,就靠在了座位上。

宋皓凌细心地为她调低了靠垫,轻声询问她:“小雨,今晚的任务还顺利么?”

白雨昔朦朦胧胧的,还是喃喃的回答他的话:“挺顺利的。”

“那老爷子拜托的东西拿到手了?”宋皓凌嘴边挂着轻笑,脱下了外套盖在她身上。

“坏了!”白雨昔突然想起,坐正了,睡意也没有了。

“怎么了?”宋皓凌见她脸刷的一白,也禁不住紧张。

“那东西我没法交差了!”白雨昔苦着脸。

“你不是说很顺利的么?没偷到?”

“不是……”白雨昔有口难言,支吾了半天才道:“东西被我落在墓室了,或许,或许会被谁带走吧。”

宋皓凌面色一变,却还是安慰她:“没事,没事,小雨,今晚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陪你去拿。”

白雨昔摇摇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宋皓凌:“皓凌,如果东西不见了,我们两家关系会恶化么?”

宋皓凌握了握她的手:“别担心小雨,老爷子最多发发脾气,不会有什么的。一切有我在。”

白雨昔低头不语,直到下车前,两人再没做什么交流。

白雨昔筋疲力竭的下了车,目送着宋皓凌远去,这才觉得今晚真是一团糟。年迈的管家迎了出来,白雨昔也未停留,径直上了楼。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白雨昔才关上了房门,背靠着房门久久不语。

第一次有任务在自己手中搞砸了,这感觉还真是……白雨昔叹了口气,却听到房间内传来了声低笑。

白雨昔警觉的抬起头,谁在那里?


评论
热度(1)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