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你好,恶魔大人 (1 诈尸

天地灰黑一片,远天闪电交加,天气有些诡异得可怕,一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叮叮叮,一串轻快的铃声在空旷的野地里响起来,“吓,居然没调成震动,差点死了。”白雨昔连忙喘着气接通手机:“死丫头,差点被你吓死。”

那边,顾倾城亮亮的嗓门在空旷的地里尤其清晰:“小昔啊,快来啊,我在路边的车里,外面风好烈呢,好恐怖啊。”

白雨昔啧了声,四下看了看,果然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白色跑车,她挂掉电话,走到窗户边,敲了敲窗子。

“啊。”顾倾城明显正疑惑白雨昔怎么突地挂掉了,正盯着手机,被吓了一跳。

雨昔熟手熟脚的拉开车门,探进身子:“我说你胆子小怎么盗墓啊,今晚还去不去了?”

顾倾城咬咬唇,眼神有点闪烁。白雨昔揉了揉她的头,歪着头瞧她:“不是说好了陪你吗,别怕。”

顾倾城点点头:“大哥说了,这个地方风水特别好,也不会出来特别吓人的东西,今晚也是盗墓的好日子,最适合我这样的新手了,而且,墓里应该会有好东西的。”

白雨昔挑挑眉:“大哥倒是挺照顾你的哦,别辜负大哥期望,那走吧。”

“小昔。”顾倾城还是有些犹豫,然后见她一身紧身黑衣,长发紧扎着,看起来干练无比,才想起来,白雨昔今晚也是有任务的,但是因为对家族外的人要保密的原因,所以白雨昔只告诉了她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你东西拿到了吗,还顺利?”

白雨昔拍了拍紧贴着的裤子口袋:“拿到了,挺不轻松的,不过还好。”白雨昔刮了刮顾倾城的鼻子,“我可不是新手了哦。”

顾倾城高兴地笑了起来,对白雨昔的洋洋得意也是理所当然的模样,打趣她:“那是,白家天使怪盗的名声可不是白得的。”

白雨昔微微一笑,俏丽的脸上也有些满意。她手搭凉棚在眉间往远天处黑沉沉的夜色看了看,轻轻皱起了秀气的眉,“阿城,我们快走吧,迟了天气该变了。”

顾倾城点点头,从后备箱里拖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背包,自己也是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白雨昔一身轻装,看着顾倾城的阵仗着实有些冒汗,摇了摇头,还是不自禁感叹:“顾家大哥很向着顾小妹儿啊。”

顾倾城扯了扯白雨昔的袖子,两个身材绝佳的姑娘趁着夜色向着一块空旷的墓地而去……

“虽然我不懂盗墓,但是,这片荒地真是什么风水宝地吗?”跑了半天,白雨昔有些气喘吁吁,终于忍不住吐槽了。

顾倾城拿着罗盘捣鼓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认真道:“顾家最好的阴阳师大叔给我指的这个墓呢,肯定是好的,看方向,我们快到了。”

白雨昔翻翻白眼:“该不会是大叔记恨顾家,把仇恨的火焰发到你身上来了吧。”

顾倾城还是一脸单纯的模样:“不会呀,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好挖的样子。”

白雨昔环顾四周,啧啧感叹,一片荒地,寸草不生,不知道顾小妞从哪里看出了很好挖的样子……

“就在这附近的啊。”顾倾城喃喃自语着,白雨昔则是小心的摸着地上感觉有些奇怪。这块地荒着应该有些年头了,这附近不远就是近郊,地皮算不上便宜,但是偏偏是空着。而这土摸起来,怎么说呢,硬硬的像是水泥,又不是水泥。白雨昔因为是神偷家族,所以对顾倾城的盗墓家族的常识并不算清楚,不过……白雨昔片头看了看埋头苦干的顾倾城,说不定,这姑娘还真会撞上大运呢。

啪。“哎哟。”正沉思的白雨昔听到顾倾城一声闷哼,就见顾小妞已经华丽丽的摔到了地上。而她的脚边一堆乱石。

白雨昔扶起她,帮她拍身上的泥土,低下的瞬间,白雨昔发现了一丝不寻常。她拉住顾倾城蹲下,指着前方乱石堆中出现的一个奇怪的洞,问她:“刚刚这里就有一个洞吗?”

顾倾城也不顾身上的痛了,揉揉眼睛突然一脸欣喜:“姐姐,就是这里!”

白雨昔被她秀逗的话逗笑了,一拍她的脑门儿:“现在知道叫姐姐了,快进去吧。”

两人转亮手里的手电,进入了黑漆漆的地下,地道很深也很空旷,既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也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但是更重要的是,一件陪葬品都没有。白雨昔再次纳闷,这顾傻妞该不会被那个什么劳什子阴阳师骗了吧。

白雨昔敲了敲四壁,对顾倾城道:“妹子,这地方明显有人来过啊,是不是被洗劫一空了,只剩空冢?”

顾倾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怜兮兮的:“不是吧,邓大叔不会骗我的。”

啧。白雨昔继续摇头,傻丫头。不过还是随着她走到了最深处。这里看起来就是主墓室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棺椁,看起来很厚重的样子,棺椁四周镌刻着很复杂的图案,白雨昔借着电筒光仔细的观察着,总觉得这些图案透露着些许邪恶的气息。

“阿城,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看起来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白雨昔心里头觉得不对劲,再加上这个墓室和其他的不一样,显得凉气逼人,就想走。

顾倾城则是傻傻的开始推石棺的盖子,显然不死心,“小昔,打开看看吧。这是我的第一次任务,我不想半途而废。”

白雨昔无奈,只好跟着她一起费力的推。随着石棺盖子的缓缓推开,意料之中的,墓主人的尸骨露了出来。白雨昔正费力的埋头推着,不妨顾倾城呀的叫出了声,随着顾倾城的感叹,整个棺盖后半段像是自动的一般往后缩了进去,白雨昔没有提防,差点栽进棺材里。

她一手撑着棺材内壁,脸几乎蹭到了墓主人,只听一声轻微的哐当声,白雨昔没有更多的在意,而是扭头瞪了咋咋呼呼的顾倾城一眼:“丫头,你这样一惊一乍的,以后还怎么在你们盗墓界立足?”

顾倾城捂住嘴巴,指了指棺椁,示意白雨昔看,白雨昔转头,鼻尖几乎蹭到墓主人的鼻尖。不过毕竟是神偷世家出身,也没有被这阵仗吓到,不过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墓主人好年轻,她之所以会知道他年轻是因为,这个墓主人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竟然完全没有腐烂,因此还保留着绝佳的外貌。

白雨昔皱皱眉,保存这么完好,真的会是古墓么?她上下扫了扫躺在墓中的人,衣着华贵不凡,倒确实不像是现代的产物。

“小昔啊,你帮我摸摸他身上,看有什么值钱的没,我好交差啊。这男的好是好看,但是像活的一样,好可怕啊……”顾倾城扒拉在棺木边,看着半边身子已经探进去的白雨昔。

白雨昔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她又朝她拱了拱手,白雨昔无语:“我说你这个丫头真是……”尽管说是这么说,白雨昔还是动作迅速的翻身进了墓中,一边打量着墓主人,思考着该如何下手。“看起来这人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衣服了,要不扒下来?”

“额,不太好吧……”顾倾城一面拒绝着,一面却用眼神鼓励着白雨昔。白雨昔见她的神情也想笑:“死丫头,你这样也太明显了吧……”

正要从墓主人的领口开始摸,白雨昔却觉得那人的眼睛动了动,她心头一惊,担心自己看错了,一边还在问着:“阿城你说我是不是眼睛花了,我居然看到这人睫毛动了,你说这防腐技术是不是也太……”后面的话白雨昔说不出来了,因为她伸向墓主人的手被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手有些冰凉,却不像顾倾城的手----顾倾城的手没有这么大。

白雨昔还没叫,顾倾城却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诈尸了!!!”

诈尸了?白雨昔看向墓主人,就见他果然是睁开了双眼,直直的望向她,眼神中有些许不悦和警告的意味。

白雨昔愣愣的,明显有些措手不及:“阿城,僵尸也有眼神的?”

没有听到回音,白雨昔扭头看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没义气的丫头已经鬼哭狼嚎地往出口跑去了。

白雨昔的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身为盗墓者把个盗墓知识全无的丢在墓里自己跑了算个怎么回事?她朝着平静看着她的墓主人眨眨眼,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发现他还是盯着自己,终于咽了口口水。

余光中瞥见顾倾城丢下的放在棺木盖子上的黑色大包,白雨昔空着的一只手扯过黑色大包,哗啦啦把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然后啪嗒,白雨昔在墓主人的额头上贴了一个黄色的纸符一样的东西,本以为握着自己手腕的手该松开了,却清晰的看到了那躺着的墓主人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然后霍地坐了起来……


评论
热度(1)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