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黄昏

【匪风】《林无静树》

66666

尼斯湖.燕其:

匪我思存×大风刮过


我爱这对cp!我爱两位太太!


  云觳料子轻薄香软,挨着皮肉触感并不真切,朦胧清凉的似是裹了满身山川云雾,草木气郁郁青青,浓得扑人。
  
  匪我思存懒靠在大风刮过的膝盖上,打了个酒嗝。
  
  “你这什么怪味道。”眉头拧成“川”字,大风刮过本来捋她头发的手猛的一紧,扯的匪我思存倒抽一口凉气。
  
  “唐萋萋祖传佳酿,白白的白酒啊——”她猫似的眯眼,伸手捉住大风刮过细白手腕。
  
  “你昨天不是刚喝过她家稠稠的稀粥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那个黑心饭馆?”她扯了一缕匪我思存乌油油的好头发,环了她颈子一圈,假作使力:“粥再香甜酒再好喝也是掺了假的,更何况谁知道她家那酒是用什么勾兑的,你见谁家白酒真是白颜色?”
  
  匪我思存拱到她怀里蹭了蹭。
  
  她松开手,轻声埋怨:“亏得上次我命大才没吃死,你这个酒鬼要是喝死了,要我找哪个地方来埋?”
  
  “如今天界地价再贵也贵不到买不起地埋我吧?”匪我思存满不在乎地笑笑,“她家假酒害人,怎见得就能要了我的命?更何况——”
  
  她狡黠眨眼,故意拉长音:
  
  “吃过她家饭,喝过她家酒的人啊仙啊鬼啊的,不也好端端活着吗?”
  
  “不过就是疯的疯傻的傻罢了,又没有肠穿肚烂一命呜呼,不妨事不妨事——”
  
  一个懒腰伸的酣畅淋漓,匪我思存勾住大风刮过的脖子偷了个香:“你一个不愿惹事上身的,要是看她不顺眼,——我明儿个替你出口气,把她家店砸了,怎么样?”
  
  “你个黑心短命的!”大风刮过终究狠不下语气去责怪她:“跟那种人对着干,你就不怕她干爹干爷爷的过来扒你的皮抽你的骨?你以为靠她一个狐媚子真能自己撑起一家店来?”
  
  “便是玉皇老儿来了我也不怕,”匪我思存一个翻身坐起来,眉毛一挑:“你忘了那什么骡子...呸,流潋紫了?玉皇那老东西跟她有一腿,我还不是照样敢扯她的面皮撕她的脸?”
  
  “你...你呀!”大风刮过知道她性子执拗,既没办法劝住也只好放任自流,“我前儿个听说那流潋紫抄了你誊写的诗文结果跟你一样错了字,让人笑话的了不得,你到底是故意还是成心?”
  
  她“扑哧”一声笑了:“该让她丢丢人呢。”
  
  “我又不是神仙,啊不对,就算我是神仙也没料到她会抄我的文章,你这样说倒是拿话羞我了——”
  
  “多大的人了还写错字?”大风刮过伸手去扯她脸上软肉,“好端端的‘夹岸桃花蘸水开’,你非得记成‘敷水开’,不怪你怪谁?”
  
  “怪我怪我,怪我写错了害那骡子抄错出了丑,都是我的错——”她一副怠赖相,“嘿嘿”了两声,看着大风仍然不大欢喜的样子,她努努嘴儿,想哄她快活些:
  
  “你这里桃林漂亮的很,我以后天天来你这儿看花讨酒喝,你允不允?”
  
  “唐萋萋那儿新辟了一片桃花林,听说比我这儿更漂亮,还有美人儿倒酒唱歌儿的,我这里冷清清又无趣,有什么好的。”
  
  “她假模假样一脸狐媚相,我看不惯,更何况她那桃林还不是从你这儿窃的种才长起来,没韵味的东西看她作甚。”
  
  “待我明儿喝欢喜了,一把火替你把那桃林烧个干干净净!”
  
  “我看你是酒喝多了说起醉话来。”
  
  “酒是假的,”匪我思存眯起眼看着她笑得甜:
  
  
  
  “可这话——却真的比我对你一颗真心还要真呢。”

评论
热度(598)

有没有一种时候,
当夜凉如水天色微青,
你脑海中的彼世流传着的故事永远和你无关,
你只能选择静静聆听。

© 月黄昏 | Powered by LOFTER